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八章 所有猫都是自恋狂
    王大橘被吓坏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时候,这个时期是猫国历史上对猫民控制最严,压制最狠,法律最苛刻的时期。

    此时的法律充满了各种违反猫性的条文,猫们动辄得咎,一旦犯法,不是被拔毛,就是被燎胡须,其残忍血腥程度,简直令猫毛立!

    据说这个时期的大街上,经常看到癞皮猫,身上的毛东一块西一块的,那都是不小心犯错被硬生生从身上拔下去的......

    “你哪里不舒服吗?”梵猫发现王大橘的尾巴尖微微发抖,关切的问道。

    梵猫的声音终于将王大橘从恐怖的回忆当中拉出来,他迅速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是某个城市的一条街道,周围全是老古董的那种建筑,建筑上的古旧痕迹都是原汁原味的,很难是临时加工制作的。

    街上开着几家店铺,行人稀稀落落,周围的那些猫都穿着破旧的土布衣服,与面前这只梵猫的穿着形成鲜明对比,这让王大橘不由得感觉有些熟悉。

    他仔细翻找一下前身的记忆,找到好几部关于这个时期的电影,从电影里可以得知,此时的猫国社会相当的守旧而封闭,面前这只梵猫的衣着明显不符合此时猫民的服饰特点。

    不仅猫民们不会穿这种衣服,甚至那些国族小姐们也不会这么穿,而穿白色长裙打阳伞的基本都只可能是一种猫——乔猫!

    面前这只梵猫,她很可能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或者是外国夫妇养大的,至少也应该是个教民才对。

    而无论她是哪个身份,在此时的猫国都有着特殊的意义——轻易不会有不开眼的猫来惹她,无论那些混混还是衙役,无论官员还是那些国族老爷们,都不敢轻易招惹这种猫。

    “我......可能刚才撞得狠了,头晕晕的,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的样子!”

    装失忆!

    好多桥段不都这样嘛,刚好完美契合他目前的处境。

    “啊......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把你摔得这么重,你可能是得了脑震荡,导致暂时的记忆缺失。”

    这小妞倒是很配合嘛,主动帮忙填坑。

    “啊!我突然好疼!头更疼了喵!”

    王大橘的表演让梵猫慌了神,赶紧喊来路边拉客的两个轿夫,让它们帮忙把王大橘抬进轿子里。

    “我带你看医生吧?”

    “不用不用,我这是阵痛,就疼一会。”

    “那我送你回家吧,你家住哪?”

    “啊!我好疼喵!”

    “你要不要紧啊?”

    “没事,这是阵痛!”

    “好吧......你可能需要休息,你家的住址在哪?”

    “......我......我好像想不起来了喵......一想事情就头疼!啊!好疼!”

    “你......好吧......你好好休息......”

    梵猫没辙了,低声跟轿夫吩咐几句,带着王大橘转向城市的另一个方向。

    在忽忽悠悠的轿子里,王大橘正在怒火冲天的发脾气。

    “七七,你太过分了,是不是你干的!你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直接就把我丢到二百年前?”

    人参娃娃的虚影在轿子里浮现出来,只是他的影子更虚了,原先是半透明,现在明显有奔着全透明方向发展的趋势。

    “大橘......”人参娃娃非常虚弱的样子,有气无力的说着话,“......我快饿死了......赶快帮我弄吃的......”

    “我......怎么帮你?需要我干什么?”王大橘被七七的样子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都行......只要能改变历史......改变越大越好......记住,你只有十天时间......再吃不到东西我就要饿死了......不行,我太饿了,我要去睡会!”

    “改变历史......诶......你先别睡......”

    还不等王大橘把话说完,他面前的人参娃娃咻一下消失不见,唯独剩下一枚金色的叶子挂在他胸前,像是个漂亮的项链轻微晃动着。

    王大橘懵然若失的把爪子放下,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有种坐了黑车上了贼船从此开门接客的赶脚......

    难道他再次穿越时间,就是为了努力改变历史养活人参娃娃?

    话说他变猫就是七七干的吧?一定是它干的吧?肯定是它干的吧?

    虽然猫咪也很可爱,尤其是会巫术的猫咪就更棒了,但王大橘还是要说一句......还我妹子!

    轿子平稳的滑进一个迥异于周围环境的教堂风格建筑,王大橘被送进一个房间安置好,不多时,就见梵猫领进来一只神父打扮的......金毛!

    这金毛一身金色长毛柔顺的披挂在身体两侧,一双黑亮的眼睛宁静而安详,这种坦率真诚,充满安全感,富有感染力的眼神,王大橘只在少数几只生物身上见过。除了面前这只金毛,另外几只都存在于生而为人的那个世界上。

    这是一只得道高......狗!

    “孩子,听仲雪说你撞到头,现在什么也记不起来了?”金毛的猫语说得很溜,比罗琼老师好多了。

    “是的,我现在只要一思考头就疼。”

    “来,让我看看。”金毛神父掏出个听诊器,仔细听了听王大橘的心跳,又查看一下他头上的大包,观察一下他的瞳孔和舌苔。

    “我想你应该没有大碍,要不了几天,你就会再次变成一只爬树上房的活泼猫咪的。”

    “谢谢您神父!”

    “愿酒神与你同在!”

    “愿酒神与你同在!”

    “愿酒神与你同在!”

    屋里的两只猫和一只狗不约而同的说出了祷词,这令金毛身份颇为惊奇,毕竟在此时的猫国,一只对酒神教熟悉的猫绝对是稀有品种。

    “我的孩子,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灵性和自由,你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你与这个国度的猫气质迥异,我能感觉到,你受过良好的教育,难道你是贵族出身吗?”

    “我应该不是贵族,虽然我仍然想不起自己的身份,但我至少能确定这一点。”

    “......哦,我期望你恢复记忆的那一天,我相信你一定来自于一个有趣的家庭。”

    “神父,我很好奇,相信您应该也能感觉到,在猫国传播信仰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因为每只猫都只属于自己,每只猫都是自己心中的神。这不是因为文化或者习俗,这仅仅是因为基因,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罢了。在这种情况下,您来猫国传教的意义何在?”

    据王大橘所知,不仅在这个兔狲王朝传教困难,就是在两百年后那个开放的时代,传教也是异常困难的事情,甚至一直向上追溯,穷尽猫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宗教一直在猫国的土地上水土不服,从来没有哪个宗教能在猫这种生物的心中扎根。

    因为......

    所有猫都是自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