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五章 你是谁?
    干家务活什么的,对养不起猫奴的穷猫来说,真是非常‘费神’的一件事情。

    比如王大橘,他就正在‘费神’,他努力调动精神力,艰难的驱动锅碗瓢盆为自己做晚饭。

    控物术!

    这是所有猫从幼儿园开始,就要学习的必备巫术,熟练掌握这个巫术甚至比识字还重要。这个技能不过关,在猫国那真是寸步难行,毕竟对于只有四只爪子的动物来说,有太多事情是爪子无法完成的。

    王大橘作为一只穿越猫,虽然有前身记忆的便利,很多事情还是需要重新掌握,比如这个控物术,就是完全未知的新事物,需要他跟着前身的记忆,重新学习一遍。

    此时的厨房像是发生了空难事故一样,到处都是碰撞的痕迹,铲子炒菜的时候,时不时从锅里甩出一两条小河虾。在油花飞溅中,几只河虾在空中转个圈,幸运的再次落回锅里,有些则义无反顾的撞向墙壁地面以及天花板,留下一滩滩油渍......

    炒个菜好难喵!

    不是猫不知道猫的痛苦,肉肉的小爪子看着超可爱,可用途真是不太广泛啊......

    王大橘突然有点怀念自己的双手了,虽然那双手手指不够修长,皮肤不够白皙细腻,指甲也不漂亮,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肥壮,但终归是自己的手,可以灵活的做很多事情,比如打个游戏啊,看个*****啊,看片时还可以做很多动作啊......

    简直是太方便了有木有!

    曾经拥有时不懂得珍惜,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哪像现在,炒个菜还得算好力臂力矩,食材的重量,摩擦力、阻力、惯性......

    这哪是炒菜,这明明是一道复杂的力学题!

    现在虽然很困难,道路是曲折艰难的,但前途是光明充满希望的!

    只要想想,只要联想,只要充分联想一下,一旦控物术到了专家级——那可比手指什么的灵活多了......

    王大橘一边努力练习炒菜,一边想象着富猫们的生活,怪不得有钱猫都争先恐后的养猫奴,感情这是刚需啊!

    有个猫奴真的是太方便了,至少炒菜做饭收拾家务什么的,完全不必动用巫术了。拿点东西,穿衣脱衣什么的,喊一声就行了,超方便超省事的。

    话说猫的精神力也是很有限的,每天上班也是要用巫术的,下班回来也很累的,有只猫奴在家,那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啊!

    考好大学!赚钱!养猫奴!

    养漂亮的大胸长腿猫奴!

    王大橘突然有种我不再是一只懒猫馋猫而是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有理想有目标的好猫的感觉!

    。。。。。。。。

    躺在床上,王大橘默默回想这一天经历的事情,从中寻找值得吸收和总结的知识经验,同时参照前身的记忆,寻找其中的不足。

    他首先得扮演好前身这个角色,不要出纰漏,然后才能逐步改变它在周围猫心目中的印象,慢慢再做回自己。

    已经穿越五天了,好在没出现什么大问题,经过最初的惊骇慌乱,王大橘逐渐进入角色,扮演得越发惟妙惟肖。相信再经过几天的磨合,就是猫爹猫娘回来,也很难发现他们的猫儿子被掉包了。

    如果说他与前身有什么不同......

    那就只有它了!

    王大橘举起一片金灿灿的树叶,这是与他同时出现在酒神大陆,在前身记忆中绝对没出现过的东西。

    它是从哪来的?

    王大橘努力回忆着,但是他没找到任何线索,他生而为人的那些年里,没有关于这片金叶子的任何记忆。

    他的人生在某天逛夜市的时间点上行就戛然而止,前一刻他还在夜市上打望清凉美女,下一刻一睁眼就来到这这个世界,变成了一只货真价值的猫咪。

    如果说异常......

    王大橘隐约记得,好像他人生最后时刻打望的那个9分美女,貌似有点慌......

    再仔细回想一下......忽略掉美貌,忽略掉窈窕的身段,将当时忽略的一些事清晰起来......

    貌似当时美女正在跑......

    跑的有点慌......

    对!

    应该是慌乱!

    慌乱的逃离什么!

    周围人貌似也不太正常!

    隐约记得,大家都在跑,都在逃跑!

    仔细回想一下,人群逃离的目标貌似......就是他!

    发生了什么???

    王大橘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个疑问,肯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当时周围的人都发现了,只有他全身心投入到打望美女上,没有发现危险。

    然后......

    然后他就穿越猫了!

    是它?!!

    王大橘疑惑的看着爪里的金叶子,真的是它吗?

    它有这么大威力?

    吓走周围所有人,还能让他穿越,还能让他变猫?

    王大橘正疑惑着,就看那金叶子闪了闪。

    它在闪光?

    王大橘眨眨眼睛,确实没错!

    那金叶子上正在闪动着微不可查的金色光芒,如果不是他一直盯着金叶子再看,恐怕也会忽略这种光芒。

    正疑惑着,一只胖乎乎的人参娃娃突然从金叶子里冒出来,它就像一个虚拟影像一样,全身是半透明的,透过身体能看到它身后的东西。

    喵!

    王大橘惊叫一声,整只猫突然弹起,蹦出一米多远,全身绷紧,眼睛瞪圆,胡须伸直,耳朵立起,身体微弓,尾巴停止了无意识的摆动,一对竖立的瞳孔紧紧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

    只见那人参娃娃像是刚睡醒一样,伸个懒腰,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伸展开,上面的肉肉又软又嫩......很可口的样子。

    .......这只米其林哪来的?

    哈~~~欠~~~

    人参娃娃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它的哈欠打得如此投入和旁若无人,让紧盯着它的王大橘也被传染了。

    打哈欠什么的,对于一只猫来说,简直是难以抵挡的诱惑。尤其是有人在面前打,而自己没打,那简直浑身不自在,需要很强意志力才能忍住的。

    忍哈欠很难受的,王大橘总觉得嗓子很痒,嘴很想张开,张得大大的那种张开,他忍来忍去没忍住,也跟着打了个大哈气。

    等他俩都打完哈气,两对圆溜溜的大眼睛终于对上,一个共同的疑问从两张嘴里不约而同的冒出来。

    “你是谁?”

    “你从哪来?”

    “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