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三章 背单词
    叮铃铃!!

    上课铃声急促响起,一大群操场上玩得飞起的猫纷纷冲向教学楼,为了赶快回到教室,各猫有各猫的路数。

    有的猫快速冲进教学楼大门,急蹿的身影都带出残影,整只猫跑得脚不沾地,在走廊的墙壁间反弹几下,三蹿两蹿钻进教室。

    有的猫径直冲向教学楼,沿着教学楼的外墙快速攀爬,五六层高的教学楼,也不过多爬两步的事。

    有教室在二层三层的,只见那些猫像是跳水一样,高高跃起,准确的投进其中一扇窗户,立刻在教室里引起一片杂乱的喵喵声。

    “这堂是什么课?”王大橘四爪撑开,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转头问同桌窦甜。

    窦甜是只折耳猫,一对耳朵软趴趴的贴在脑袋上,配上无辜的大眼睛,整只猫一副乖乖的受气包样,总让猫忍不住想要爪她两下。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突然从窗户蹿进来,擦过窦甜脑袋,在王大橘的课桌上一个垫步,轻松跃回自己的座位。

    “喵~~”窦甜被吓了一跳,惊叫一声,脖子上的毛骇得纷纷炸起,两只塌塌的软耳朵都吓得竖起,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立刻充满了水汽。

    “陈克联,你过分了啊!”见同桌被吓到,王大橘为她打抱不平。

    陈克联是只孟买猫,浑身黑毛中一对褐色的眼睛显得又酷又炫,这家伙是体育课代表,平时特爱玩球,练出一身流线型的肌肉,像只小豹子似的。

    “不就踩你下桌子嘛,小气样,跟耗子似的。”

    “踩桌子没啥,我不在乎,可你吓到小乖了。”王大橘说着把窦甜露出来。

    只见窦甜两只无辜的大眼睛里水汽越聚越多,扑闪扑闪开始往下掉眼泪,一边流泪还一边强忍着不哭出声。瞅着那委屈劲,好像受了一万次暴击似的。

    “......”陈克联立刻麻爪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猫流眼泪。

    “陈克联,你又把小乖弄哭了,你太不像话了!”没等陈克联说啥,秦芳先叫嚷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再说我就是从她头上跳了一下,碰都没碰到一下......”陈克联觉得自己也很冤枉啊,可是对上小乖那双泪蒙蒙的大眼睛,总觉得很没底气的样子。

    “是不是你弄哭的?赶快给小乖道歉,男子猫大猫咪,敢作敢当。”

    “......小乖......对不起啊,我没注意,吓到你了......”

    陈克联正道着歉,一个老师走上讲台。“同学们好!今天上课之前,我先抽查一下上节课的内容。”

    开始上课了,窦甜泪眼朦胧的瞅瞅陈克联,抽泣一下,端端正正的坐好。陈克联伸伸舌头,摇摇尾巴,不敢再皮,乖乖的坐好听讲。

    “王大橘,背诵一下我们昨天学习的单词!”

    “......”王大橘没想到上来就被点名,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可惜最近他一直都在忙着吸收前身的记忆,功课落下很多。

    一看他这个样子,老师鼻子就有点津津起来。

    旁边一帮同学给他提醒,窦甜也擦擦眼泪,小声的给同桌帮忙。

    王大橘仔细回想一下,“嗯......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听了王大橘的回答,外教老师点点头,“发音还不够标准,需要加强,并且这句‘这是真的吗?真是太棒了,真令狗难以置信!’表达了兴奋雀跃的心情,所以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要兴奋的摇尾巴,像我这样。”

    说着,罗琼老师示范性的摇起了屁股,罗琼老师是只柯基犬。柯基那肥硕的大屁股如同棕色厚吐司一般,一旦摇动起来,肥臀立刻有节律的颤动起来,如同装了电动马达一样。

    “喵哈哈~~电动马达臀!”

    “尾巴呢?尾巴呢?为什么我只看到一只大肥屁股?”

    “喵哈哈哈哈,没有尾巴,差评!差评!”

    “喵哈哈哈,老师你要笑死我们吗?”

    “帅呆了!劲舞肥臀琼老师!欧耶!”

    “......”

    见学生们笑得张牙舞爪,还是拿自己的尾巴和屁股当笑点,罗琼老师很生气,她背上的毛根根竖起,呲着牙,津津着鼻子,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噜声。

    本来已经笑场的教室,听到罗琼老师发出呼噜声笑得更大声了,因为狗语里的呼噜声是警告和生气,而猫语里恰恰表示高兴。

    “喵哈哈,老师,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很高兴吗?”

    “哈哈,我很生气哦,我正在发火哦,噜噜噜喵~~”

    “喵哈哈哈哈,你们太坏了!”

    王宇骁见同学们把老师给气坏了,赶紧站起来。“笑什么笑!你们不要笑啦!”

    王宇骁大声吼着,“罗琼老师在狗国是少数民族,他们家乡的习俗就是这样,就是要在生下来之后把尾巴截掉,这是猫家那边的风俗,你们不要取笑猫家的风俗,要懂得尊重别猫,你们这样太不像话!太没素质了!”

    听了班长的话,有些自觉的猫同学安静下来,但是还有几只完全无视了班长的劝说,仍然肆无忌惮的大声嘲笑外教老师。

    罗琼真的被这些猫气坏了,不由得冷笑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数千年来,几乎一直是猫国被狗国压着打。”

    嘎!!!

    外教老师的话如同休止符一样,立刻让教室里所有嘲笑的声音都消失了,一只只猫学生眼神诡异的看着外教老师,教室里陷入了奇怪的宁静。

    “知道吗?我在狗国当老师的时候,根本不用怎么维持课堂纪律,狗国的学生们非常遵守纪律,而我在猫国工作过的几个学校里,基本就从来没有安安静静的上完一堂课过。没有一个例外,据我所知,我认识的所有外教老师与我的遭遇基本都差不多。”

    罗琼望着那一双双充满仇恨和迷茫的猫眼,心中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虽然狗国一直努力推广狗文化,但两个种族的仇恨延续了数千年,即使发展到今天,互相之间已经充分的和解和包容,这种仇恨仍然潜藏着新一代猫仔的心底。

    对猫来说,被摁在地上摩擦数千年,这种耻辱和仇恨是刻骨铭心,从未被真正忘却过的,只是被压在心底,一旦被勾起,新仇旧恨就会重新翻涌上来。

    “一个故事流传了数千年,看看你们的表现我就知道,它还要继续流传下去。一只猫和一只狗相遇,基本上狗打不过猫;十只猫遇到十只狗,猫基本打不过狗;一百只猫遇到一百只狗,就会溃不成军。”

    “为什么?因为纪律,狗天生就惯于服从,喜欢遵守纪律;而猫天生就个性鲜明,不喜被约束,喜欢我行我素,这就是猫国数千年来一直被狗国压制的根本原因。”

    刚嘲笑完外教老师,立刻就被老师拿猫国的屈辱史啪啪啪打脸,偏偏还是令猫无从反驳的铁一般的事实,在座众猫的行为刚好成为这番说辞的有力例证——简直了!要多窝火有多窝火,偏偏还发作不得。

    就像一个穷矮丑偷懒时被高帅富抓住,被指着鼻子一顿数落,“你这么穷就是因为你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