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二章 猫奴
    下课了

    雪菲老师带着全班男生恋恋不舍的目光走出教室,这时就听走廊里传来几声压抑的低呼。

    “看,那就是雪菲老师。”

    “哇!真的好漂亮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别猫家老师,我们班的老师怎么就没有这么漂亮的?”

    “我好恨啊!为什么我不是猫爪班的!”

    “我记得你们班的宋乔老师也很漂亮啊!”

    “不行啊,不比不知道,比了才知道差距有多大,我们宋老师最多算是班花级别的,雪菲老师完全超脱了校花的层次,已经美到另一个境界了,完全不能比啊......”

    王大橘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耳朵转了半圈,避开走廊里的杂音。此时一束温暖的朝阳正好落在身上,从毛尖上传来的暖融融的感觉棒极了,好像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在洗桑拿,舒服松散,让他连一个爪子都不想动。

    走廊里春情激荡的讨论丝毫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不就一只仙女猫嘛,有那么好看?

    这时就听学校的大喇叭响起,“哪位同学把猫奴放在学校门口了?哪位同学把猫奴放在学校门口了?”

    “上学不让带猫奴不知道吗?是谁的?赶紧打发回家去,以后上学别带了,那么大个子杵在学校门口多碍事,进出个车也不方便,是谁的?赶快弄回家去!”

    校长那特有的公鸭嗓子从大喇叭里传来,也不知道它一只猫怎么说话声弄得跟鸭子叫似的。

    “是谁带的猫奴?”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耳边出来。

    王大橘抬起眼皮瞥了一眼,是秦芳,一只狸花猫。班上有一大半同学都是狸花猫,好像整个猫国也是以狸花猫为主,估计这是主体民族吧。

    “是不是韩大帅家的?”银铃般的声音。

    王大橘夹夹眼皮,这是蒋潇,一只波斯猫,被众多猫同学评为班花。真没看出来哪美来,不就是毛长点,毛白点,毛蓬松一点,平时收拾得干净一点,要说长相,真的跟别的猫有区别嘛?

    王大橘觉得,如果大家都剃了毛,没准他长得比蒋潇还漂亮呢?

    呲~~~

    班花什么的都是在荷尔蒙作用下无聊的小猫把戏。

    “我看看,我看看。”秦芳是只好动的猫,说着话就向窗边挤过来,而她要是想达到窗口,就必须经过王大橘的座位。

    一阵毛发摩擦的触感传来,王大橘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小心点,你踩到我的尾巴了。”

    “那你让开一下嘛,我看看到底是谁的猫奴。”

    “猫奴有啥好看的,想看出去看呗。”

    “诶,你这猫怎么这样,猫家就看一眼,你倒是让个地啊。”

    “没看猫家正在晒太阳嘛,不知道挡猫阳光,如杀猫父母吗?”

    “嘁!”秦芳呲呲牙,毫不犹豫的一个小跳,轻松跃起,腾空越过王大橘的课桌,整只猫以一个非常高难度的姿势站上窗台。

    “我看到了,看到了,是韩大帅家的猫奴,不过好像不是上周那个公的,这次好像换了个母猫奴。”秦芳像是一只吃到小米的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叫嚷着。

    王大橘记得,这个韩大帅是学校里有名的高帅富,韩大帅是他的外号,在学校里的地位差不多相当于校园老公。

    “他家总共养了几个猫奴?”班花问道。

    “算上这个,好像是五个了吧?”秦芳掰着爪尖数道。

    “......他家好有钱......”班花感叹道。

    “那天做操的时候,韩大帅瞅了你好几次呢。”

    “切~~他是瞅咱们菲菲老师吧。”

    “真的,真的,那天菲菲老师没在,我看得可清楚了。”

    “......”

    “潇潇,你说要是哪天韩大帅追你,你先拒绝他几次比较好?”

    听着耳边嘀嘀咕咕的声音,王大橘长叹一口气,A1A2压住耳朵,转了个身,把身体蜷成一个猫团,尾巴盘过来挡住直射在眼皮上的光线。

    可惜声音怎么也挡不住,细细碎碎的声音还是直往耳朵里钻,搅人清梦啊!

    “潇潇,你们说什么呢?”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

    这是班长王宇骁的声音,虽然同样姓王,但王大橘非常肯定,他们俩猫五百年前绝对不是一家,因为他是狸花猫,而班长则是一只正宗的暹罗猫。

    “我们没说啥,”秦芳抢答,王宇骁丝毫不在意,他都已经习惯两只闺蜜猫天天腻在一起的状况。“班头,你家的猫奴怎么不见你带来呢?”

    王宇骁立刻明白秦芳这话从哪来的了,估计就是校长的大广播引起的,他往外瞥了一眼,猫奴那巨大的身影已经消失了,见蒋潇正望过来,立刻说道。

    “呲~~真男猫从不用猫奴抱!”

    王宇骁故意说得豪迈,偷眼望去,见蒋潇的尾巴摇得快了一点,好像很赞赏的样子,他立刻心花怒放,好像大热天吃了鳕鱼冰淇淋一样舒服。

    “班头,我听说养猫奴好贵的,你家那个猫奴一个月得花多少钱啊?”秦芳凑过来八卦起来。

    “每个月至少得三万多猫币。”

    “哇塞,这么多?!”秦芳惊呆了,蒋潇也了露出注意的神色。

    班花的反应立刻挠到王宇骁的痒处,他立刻炫耀一般,伸出前爪,弹出趾甲,掰着一个个数起来。

    “你看啊,猫奴比我们能吃,一个猫奴一天的饭量差不多等于十只猫的饭量。这还不算,猫奴不能总给他喂肉,肉和鱼喂多了容易消化不良。猫奴是杂食性动物,更偏食草动物多些,主食得是植物为主,最好定期补充点水果什么的,这样品相才能好。”

    “现在无论大米还是面粉都比肉贵好几倍,再加上还得定期给猫奴买青菜,买水果,就只是一个饲料上,猫奴的费用就顶得上一百只猫。”

    “天呐,这么贵!”秦芳惊呆了。

    “这还不止,猫奴总不能不给他穿衣服吧,不然会被猫笑话买得起猫奴养不起的,那猫奴一身衣服就顶的上我们十身衣服,还必须得是超大幅宽的,要贵好多倍的。”

    “吃穿这都只是小头,你别忘了猫奴比我们高很多,我们的房子猫奴住不了,并且为了方便役使猫奴,普通的公寓根本没法住,必须买别墅。一个只有一层的别墅就相当于差不多六层公寓高,如果是多层别墅,猫奴又不会爬墙,必须给他开门建造楼梯,你算算这里面额外的成本有多少?”

    “养猫奴本来就贵,再加上想养猫奴就得有别墅,别墅更贵,这些都是猫奴的附加成本,你算算这里外里得多少钱。”

    王宇骁说得详细,账算得明白,养一个猫奴需要将近四十个中产家庭的收入,秦芳听得简直怀疑猫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