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六十五章 心灵破绽
    连续三天跋涉,小猫崽们都累得不行,最后王大橘只好通过魏老大弄来一辆板车,他和张冰轮流拉着,让小猫们轮流上车休息才算勉强跟上队伍的脚步。

    等到达红罗城下的时候,小猫崽们躺在地上就再也不肯起来了,一边照顾小猫一边赶路,俩猫也累得不成。

    此时土匪大队伍在城外扎营,所谓的扎营不过是乱糟糟的一堆篝火,大多数猫基本席地而睡,只有很少一部分土匪精锐才能拥有帐篷。

    乌泱泱的土匪围城,让红罗城非常紧张,城头到处是攒动的猫头,彻夜都有流动的火把巡视。

    第二天一早刚刚吃过早饭,所有土匪都会召集起来,分成不同梯次,直接发起了攻城战,花螺城入伙的土匪被不断裹挟强迫着冲向城墙。

    这是王大橘经历的第二次攻城战了,第一次初来贵地还没等看清楚环境就被裹挟着冲上城墙,这次他终于有机会仔细观察猫国的战争。

    一群猫被驱赶着小心靠近城墙,等进入巫术射程,城墙上顿时飞起一片巫术,击中几只倒霉的猫,将城下这群攻击者吓得左窜右跳,有的猫甚至调头就跑。一旦有猫逃跑,立刻有飞刀飞来,将逃跑者直接杀死。

    “后退者死!”

    “发巫术!赶快发巫术!”

    不断有猫大声叫嚷着,引导城下这些猫攻击。退又退不了,这些猫正被逼得没办法,城头还不停有巫术打下来,猫们的怒火立刻有了目标,他们发泄一样疯狂的用巫术反击。

    杂乱的巫术不停反击回去,城上城下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彪巫术,哪怕猫的身体再灵活,这么多猫集中在一起,总是不停有猫被击中。一只只猫不停倒下,城上城下渐渐被鲜血染红。

    等上一批猫的精神力耗尽,立刻有新一批猫被换上来,土匪们始终保证前方保持着旺盛的攻击力,纷飞的巫术几乎一刻不停,火球冰矛风刃闪电之类的漫天乱飞。

    王大橘发现在牡蛎朝即使最底层的猫也会几手攻击巫术,而兔狲朝底层的猫则只会毫无威胁性的巫术。

    一批批猫被逼着冲上去与城头对战,不从则死,一边是或许死,一边是立刻死,大多数猫不管愿意不愿意,只能屈从。那些刺头猫全都变成在血淋淋的尸体,成为警示其他猫的道具。

    巫术对射不停持续着,双方都在承受着不断的伤亡,但城外的猫更多,在不断轮换之下,城头猫的精神力很快被耗尽,哪怕新换的几批守城猫也都巫术告罄。

    当城头巫术零落下来,一批专门被挑选的体格强健的猫被驱赶上来,巫术攻击越发密集,这些攻城猫在巫术的掩护下径直冲向城墙。

    三五米高的城墙能拦住狗,但绝对拦不住猫,连云梯都不用,这些猫利用冲刺的速度直接攀城而上。

    就在这时,土匪们蓄谋已久的突然爆发了一大波巫术攻击,瞬间的密集攻击雨点一般落在城头,让猫躲无可躲,几乎将城墙上的猫清扫一空。

    只有几秒钟,冲锋的猫已经攀上城墙,占据了城头,防守方连调遣支援力量的时间都没有,第一批猫已经跳下城墙冲进城里。

    “破城啦!”

    “城破啦!”

    “冲啊!”

    “大首领有令,破城当日不封刀!”

    “冲啊!抢钱,抢鱼干,抢猫奴!”

    震天的欢呼声中,期待已久的猫群狂欢一般冲向城墙,像是毛毯一样越过城墙向整座城市覆盖过去。

    “进城抢东西!”

    魏老大一声大喊,他手下的几百只猫立刻融入猫群冲向城里,一双双猫瞳透着贪婪的眼神,都盼望着从红罗城里抢到好东西,把自己的损失补回来。这些前几天的受害者转换立场,变成了新的施暴者。

    “当初花螺城也是这么破的吧?”张冰面色非常难看。

    “是不是非常简单?非常容易?似乎只要有足够的猫就能破城。”

    “那些官兵都是白痴吗?就这么破城了?”

    “你恐怕真相了。”

    王大橘即使对这个时代并不了解也能想象得到,乱世出妖孽,王朝末年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不奇怪。一个统治阶层走到末年的时候,往往也是管理紊乱,大面积贪污腐化的时候。

    守城的官兵长期不操练,被克扣小鱼干,缺额严重,甲械不修,这都是很容易想象得到的,他们守得住才是发生奇迹了。

    此时的牡蛎朝是标准的老大之国,整个躯体都处在缓慢崩溃之中,处处虚弱,处处是漏洞,只有搜刮全身,才能勉强凝聚一些残留的力量出来。

    “这帮只知道搜刮的狗官。”张冰恨恨道。

    “看,那就是满天星!”

    张冰转头望去,就见满天星带着他的亲卫队,慢慢走向红罗城,此时城门早已被打开,城里正在重现花螺城当初的遭遇。

    似乎感应到俩猫的目光,满天星转头望过来,见只是两只无关紧要的傻猫,冷冷的一瞥立刻丢到脑后。

    仅仅是无意中的一眼,王大橘立刻感觉双眼刺痛,仿佛针扎一样,那一双冷冰冰的竖瞳似乎占据了整个世界。

    幻象稍纵即逝,王大橘很快回过神来,不由得暗呼成功无侥幸,这满天星也不是一般猫,精神力外漏至少是三级巫师。

    此时的张冰浑身抖若筛糠,完全被幻象控制,身体绵软恐惧得连毛都立不起来。

    王大橘叹了口气,张冰最多也就一二级巫师学徒的水平,双方的差距太大了,完全无法反抗,仅仅一个眼神就被打败了。

    一个宁神术过去,张冰终于安静下来,从恐惧中解脱出来,但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严格来说,满天星就是杀你全家的仇猫,你现在还敢杀他吗?”

    “我......我......”张冰几次想要说敢,可那双可怕的竖瞳立刻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充斥他的心,恐惧像潮水一样淹没他。

    王大橘摇摇头,张冰的心灵已经出现破绽,除非他自己补全,否则他这辈子都无法在巫术上有太大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