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六十二章 朝踩奶夕死可矣
    干涸的荒野像是一片死亡沙漠,小城是唯一的绿洲,此时绿洲上充满了喧嚣和滚滚黑烟,烟柱直上天空,夕阳投射过来一缕金光,给城墙镀上灿烂的黄色。

    在这个充满抢劫和杀戮伏尸处处的小城里,嘹亮的锣鼓声响起。

    “大首领有令!封刀喽!封刀喽!”

    “大首领有令!封刀喽!封刀喽!”

    响亮的锣鼓和吆喝声在小城里蔓延,将沸腾的躁动和喧嚣渐渐抚平,偶尔有一两声惨叫传来,那都是不听号令被杀猫骇猫的。

    王大橘亲眼看到,满天星的那个亲卫队在街上巡视,遇到不停号令还敢继续抢劫的,毫不留情的直接飞刀枭首。在近卫队的强力镇压下,秩序重新回归这个已经残破不堪的小城。

    随着夜幕的降临,一处处火光在小城各处燃起,炊烟和饭菜的香味混合着血腥味弥漫在城市各处。

    所有院子的门都敞开着,院子里大多点燃着篝火,篝火边上围坐着瘦骨嶙峋的土匪。这些土匪趁着火光盘点各自的收获,一边互相吹嘘着,一边大口喝酒大口吃鱼。

    “老魏你抢到啥好东西没?”

    老大一伙围坐在火堆旁,每只猫身上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王大橘为了同流合污,只好给自己身上弄了个包袱装样子。

    “俺得了个长命锁。”老大炫耀式的把脖子上的长命锁露出来,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

    “金子的?”有猫惊呼。

    “可不是嘛!”老大一脸的自豪,“这可是俺这辈子第一次摸到金子诶!”

    “给俺也摸摸,俺也没摸过呢!”

    “去去去!”魏老大一脸的嫌弃,“这可是金子,摸坏了呢!”

    “老魏,你这金锁片从哪弄来的?”

    “嘿嘿,俺捡的!”

    “你不是从哪个有钱小猫脖子上抢的吧?”

    “俺就是捡的!”

    “那小猫呢?你不会直接杀了吧?”

    “那哪能,那哪能,俺就是踹了他一把,压根没使力气。”

    “那孩子后来死了没?”

    “不知道,反正俺没杀,哪能杀猫呢,俺这辈子除了鱼就没杀过别的东西,你们今天谁杀猫了?”

    魏老大的话让土匪们面面相觑,才当土匪几天,他们还不适应身份的转变,下意识想掩藏自己的恶。他们互相打量着,努力想要窥破别人的心思同时不让别人看破自己的心思。

    “俺没有!”

    “没有!”

    “俺也没有!”

    一只只猫连忙否认着,生怕迟了会被乡亲们当成杀猫犯,万一被嫌弃了咋办?

    “浩二!你杀猫没?”魏老大指着一只身上穿着花花绿绿女猫衣服的猫问道。

    “没!俺哪会杀猫呢。”

    “那你的衣服上咋有那么多血?”

    浩二连忙站起来,一边比划着一边赌咒发誓,“天地良心哦,俺是在一个大户猫家的院子里发现的,当时那女猫马上就要咽气了,脖子上开了个好大的窟窿哦,那毛白花花的,那爪子肉肉的,看着都让猫可惜哦,反正她就要死了,俺看她衣服的料子真好,滑滑的花花的,又漂亮摸着又舒服,扔了怪可惜的,俺就拿走了。”

    “你给那女猫扒光了?”有猫八卦道。

    “那是什么猫啊?漂亮吗?”

    “波斯猫,可漂亮了,俺就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猫,比咱村里的翠花还漂亮。”

    “那你没趁热来一发?”

    “哪能呢,难能呢!可惜俺去晚了,要是活的就好了。”

    “诶!新来的,你捞到什么好东西没有?”

    “我......”正在走神的王大橘被问得一愣,“......我没捡到啥好东西。”

    把背上的包裹抖开,里面只有两件还算过得去的衣裳,这是在一户猫家的衣柜里专门挑的,都是洗过还没穿的,从尸体上把衣服这事太膈应,王大橘实在干不出来。

    “唉,是棉布的啊,还是旧的,不值钱。”有猫同情似的叹息道。

    “我说,橘子啊!”魏老大提携晚辈的语气说道,“你这样不行啊,现在咱是各猫顾各猫,你现在不多弄点东西,将来哪还有机会捞好处哦。”

    “没事,这里没捡到好东西那就等下一个城呗。”

    “这可难说!”有猫神秘的说道,“听说大首领就是下山抢一把就撤的,马上就要回山的。”

    “胡说,俺听说大首领要去打红罗城,哪里要回山的,山下的花花世界多好啊,听说大首领得了县官的太太小姐呢,今晚怕不是要当县令了。”

    “你们才是胡扯,要说我大首领应该去打百花城,那里才是真的富,在百花城抢上一把,肯定可以买好大一片鱼塘的。”

    “今天你们看见没?有猫先给大首领好漂亮好漂亮一个母猫奴,那**软腾腾白花花的跟大鱿鱼似的,踩上一脚一定舒服死个猫。”

    “为啥要踩奶?”有猫不解的问道。

    “欸~~~你这土猫,你不知道吗?猫都是要踩奶的,猫养猫奴就是要踩奶的,不踩奶养猫奴干嘛?城里猫都这么玩。”

    “踩奶有这么好玩?”

    “当然了,当然很好玩了,肯定非常非常销魂,不然城里猫怎么都时兴踩奶?”

    “有那么好?”

    “等你有了猫奴你自己踩踩就知道了!”

    “说得好像你踩过似的!”

    “你!哼!俺就是踩过!”

    “啥时候踩的?俺自打记事时候起,就没见你有过猫奴。”

    “切!那是当初俺进城,城里朋友请俺踩的!”

    “唉......俺这辈子要是能养一个猫奴就好了,要是有奶踩,死了也知足了。”

    王大橘差点笑喷了,这是朝踩奶夕死可矣的意思?

    “俺听说东村的王老幺弄到一个猫奴。”

    “真的!”

    “当然是真的,俺亲耳听说的。”

    “俺咋不信呢,就他那穷酸样也能捞到猫奴?”

    “真是真的。”

    “那他可舒服了,今天能踩一晚上奶。”

    “那恐怕是不成了,王老幺今晚恐怕踩不成奶了。”

    “为啥?”

    “因为他弄到的那个猫奴据说是个公的,还是个年纪不小的公猫奴,哪有**踩啊!”

    “这可真不一定的,俺听说,有些公猫奴也是可以踩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