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六十一章 有点奇怪哦
    王大橘从福贵爷那里得知,现在是三文鱼六年,攻破花螺城的这批土匪猫是隶属于满天星的。

    从后世带来的资料里查得,满天星是个匪号,是牡蛎朝末年乱世中一个不起眼的义军首领,此猫在历史上没什么名气,资料很少。

    只知道他带领过一支义军,攻克过几个县城,没造成太大的影响,历史记载也只有简单的几句话,生平卒年等信息都没有,甚至连本名也不详,唯独留下一个匪号,算是没有彻底被历史淹没。

    就是这么个在史书上被一笔带过,差一点就要忽略不计的猫,他带着爪下的上万猫咪攻克了花螺城,给花螺城带来一场灾难。

    史书不会记录花螺城死了多少猫,也不会记录这中间发生了多少惨案,甚至连数字都不会有,一切只会用一句话代替——满天星攻克花螺城!

    历史是冷漠而苍凉的,现在满城的猫,无论攻进来的义军,还是城里的居民,都只是背景,都是这一句话的背景板——仅此而已!

    王大橘随后又找了几只猫了解情况,对满天星这只义军以及花螺城周边的形式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今年又是大旱,猫都没有鱼吃了!

    周围的猫都快饿死了,满天星这土匪也当不下去了,只好下山裹挟猫民,打开一座城池好好抢上一把。

    能逃荒的猫早走光了,没走的要么饿死了,要么被满天星裹挟着来攻城了,旱灾加满天星,把花螺城周围扫荡一空,花螺城周围不说赤地千里,至少百十里无猫区肯定是有的。

    花螺城本身也不是什么大城,只是一个偏远的县城,满天星就算打破花螺城,也得不到太多小鱼干。

    对于满天星来说,他要么抛掉包袱,精简义军,只带最精干的队伍离开,要么就只能赶快寻找下一个攻击目标,否则只是裹挟来的这一万多只猫就能把他吃垮。

    满天星注定是不长久的,这是有历史证明的,此时虽然已接近王朝末期,但距离牡蛎朝覆灭还有二十年时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牡蛎朝仍拥有足够的能力碾死大多数反抗者。

    满天星这种史书上只有几句话的猫,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灭掉,牡蛎朝灭掉他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更困难。

    满天星的船随时可能沉,王大橘正好跟他站在一条船上,这就有点悲催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军扫过,指望官军懂文明守纪律不乱杀无辜那纯是痴心妄想。王大橘就算有空间护盾,在大军面前能支撑多久也是非常可疑的。

    好猫不立于危墙之下!

    满天星这艘船要沉了,赶紧离开险境才是正理。

    王大橘觉得自己这条猫命金贵着呢,他可是肩负着改变历史的重任,还有那么多漂亮猫奴等着他去拯救,怎么能随随便便陷入危险之中呢。

    瞅着机会,王大橘就准备离开危险的花螺城,还没等他走,街道上突然出来喧哗吼叫的声音,王大橘跟着周围的猫一起凑过去,就见一只狸花猫在众猫拥簇下走进城里。

    “大首领来了!”有猫喊道。

    这就是满天星?

    打头这只狸花猫非常壮,比普通狸花猫要的大一圈,这狸花猫嘴角有一道伤口,使得嘴唇外翻,即使不张嘴也露出两颗尖牙,显得凶恶狰狞。

    狸花猫一脸严肃,压着步子,缓步走过大街,低沉着头,目光凝视着前方,身后一大票小弟跟随,如果披上黑风衣,就是活脱脱一副黑老大出街图。

    跟在一大票小弟后面的是两百多列队入城的悍猫,这些猫个个像是小豹子一样肌肉虬结,浑身充满爆发力。这些猫顶盔掼甲,看着就威武不凡。

    王大橘越看越奇怪,最后这二百多土匪衣甲齐全,训练有素,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的土匪。

    正常状态的土匪有可能匪里匪气,有可能吆五喝六,有可能走路横着走,有可能勾肩搭背,有可能拎着锄头揣着旱烟袋......可能性有无数种,但是唯独不可能训练有素。

    这二百多土匪一看就是精锐,肯定是长久训练出来的,不可能是临时纠集的乌合之众。

    这就很令猫费解了......

    一只在历史上毫无名气的土匪猫,手下居然有一支盔甲齐全的精锐武装,这事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啊!

    这后面到底藏着什么阴谋?

    本来想走的王大橘突然改主意了,他觉得有必要仔细观察观察这满天星,看看这只被一笔带过的猫到底怎么回事。

    满天星入城并没有给混乱的花螺城带来改观,混乱和杀戮还在持续,满天星带着他的卫队进驻城中的县衙,派猫看守住仓库,就没做更多的动作。

    王大橘找了个机会混进一个土匪小团体,这伙土匪来自于三个相邻的村子,大家基本都认识,被满天星裹挟来之后就一直在一起。

    王大橘给他们指点了一个没被抢干净的猫家,帮他们找到了几条棉被,两串鱼干,有这些东西当投名状,很容易就跟几只原先的渔猫混熟了。

    “老大,趁热尝尝我的手艺!”王大橘拿着一只烤得外焦里嫩正香喷喷的小鱼干,殷勤的递给为首那只狸花猫。

    这老大是只中年猫,跟鱼塘打了一辈子交道,爪子上的毛都被水泡掉了,身上的毛也是东一块西一块,活像一只癞皮猫。

    这老大刚当上土匪,身为渔猫的习性一时半会改不了,他千恩万谢的接过小鱼干,混没有一点身位老大的自觉。

    “老大,您知道咱这队伍下一步干嘛吗?”

    “这谁知道啊,大首领肯定有大首领的想法,哪会随便跟底下猫讲哦。”

    “老大,咱这个营头叫啥名字啊?”

    “咱这是长尾营,专门负责辎重的。”

    “那咱这营头的首领您熟吗?”

    “咋?你有啥想法?”

    “您要是熟那就跟着打听打听,看看大首领最近有什么举措。”

    “问这干嘛,大首领那么厉害,大首领说啥就是啥呗。”

    “......”王大橘郁闷了,你们都造反了,那可是自由战士啊!能不能有点主动性?能不能有点主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