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六十章 小鱼干
    被猫群裹挟着,王大橘顺着猫流来到城里,当周围的猫被各条接到和小巷分流掉之后,他身边终于不那么拥挤了。

    王大橘缓步停下来,不时有猫兴奋的叫嚷着从身边跑过去,所有这些猫无一例外的衣衫褴褛瘦骨嶙峋,想他这种肥肥胖胖的反而是异类。

    好在他空着爪,身上就穿了一身蓝白色校服,既没有威胁也没有财物可以抢,所有猫基本当他不存在,赶着去有钱猫家里抢好东西。

    这时旁边的宅子里传来几声撕心裂肺的猫叫,跟着是更大更杂乱的兴奋的吼叫,法力波动震荡几下迅速消失在高墙之后。

    王大橘吸吸鼻子,浓烈的血腥味随风飘进鼻孔,这味道充斥着周围所有空间,来自于四面八方,如果现在有猫拥有透视眼,那他一定能在城市各处看到凶杀现场吧。

    王大橘没有目的,信步走着,城里到处都是狂乱的猫群,三五一伙,六七一群,跳进一个个院墙,或者从院墙里跳出来,一扇扇大门被打开,有猫挣扎着跑出来,随后被巫术或者尖刀杀死在街头。

    乞丐一样的猫四处乱窜,趾甲上带着血,嘴角带着狞笑,尖牙上挂着肉丝,竖瞳上布满血丝,不停在城里各处寻找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鱼干、母猫、猫奴、衣服、黄金等等等等......

    王大橘逐渐靠近城市中心,周围的建筑从低矮的穷猫房子开始向高大的富猫房子过度,这时旁边一个高大的院落里传来激烈的争吵。

    王大橘探头望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正手足无措的站在房檐下,俩群瘦骨嶙峋的猫正在争夺这个猫奴的所有权。

    两群猫自己都饿成皮包骨,居然还想着养猫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许是破城让他们飘了,忘乎所以了。

    两伙猫互不相让,吵来吵去火气越来越大,最终一只暴脾气猫没控制住,一个巫术扔过去,立刻引来一片乱战。

    猫群在院子里打成一片,到处都是上蹿下跳的猫,一只只猫杀来杀去,猫血很快将整个院子染红。

    王大橘摇摇头走开了,这算是他两辈子四个时间段经历的第一次乱世,当初地球史书上描写的那些血腥残酷的乱世场景,在这酒神大陆同样会上演,并不会因这里的智慧生物是猫而有所改变。

    越接近城市中心,猫就长得越强壮,争斗也越激烈,逐渐的,豹猫开始成群结队的出现在周围,他们冲进一个个高宅大院肆意杀戮抢夺。

    一只仙女猫被拖出来,直接扔在街上,几只豹猫目露淫光的围上去,几爪子剥去衣衫,立刻发生了惨绝猫寰,少儿不宜的事情......

    一个衣着暴露身材丰满的猫奴突然从大院子里冲出来,身后追着几只凶神恶煞的猫,那母猫奴没跑多远就被围住,她惊恐的用手臂护着胸前,白腻的沟壑中探出一只小奶猫的头来。

    “求求你们,薇薇还小,薇薇还是个孩子,你们不要杀她,我跟你们走还不行,你们放她一条生路吧。”

    一群猫毫不在意猫奴的话,各色猫瞳在猫奴身上来回扫视。

    “老大,这个猫奴品相不错,应该能卖个大价钱。”

    “卖屁钱!”被称为老大的直接一爪子过去,“方圆百里之内的猫都快死绝了,卖给谁!”

    “老大......”被扇的猫委屈道,“......据说南边的河没断流。”

    “屁!”老大又一爪子过去,“去南边送货上门吗?那些官军还不得活剥了你。”

    那猫委屈得快哭了,“可是老大,咱们没那么多小鱼干养活猫奴啊!”

    “屁!”老大再一爪子过去,“我又没说自己用,可以献给大头领啊!”

    “大头领......好主意!厉害!还是老大厉害!”

    被称作老大的猫蹲坐在地上,眼神在猫奴身上上下扫描,评估着猫奴的价值,盘算着自己如果献上去能得到什么好处。那猫奴再次哀求,要求放过她怀里的小猫。

    老大听得烦了,一个闪电过去,正正劈在从乳沟里探出来的小猫头上。

    “喵!”

    一声尖细娇嫩的猫叫,小奶猫脑袋歪倒在猫奴胳膊上。

    “薇薇!薇薇!”猫奴不敢相信的把小猫捧在手心,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那小猫都再也不能回应她了。

    “去!”一只猫运起御物术,抓起小奶猫远远的扔开。

    猫奴的目光紧跟着小奶猫,眼看着它撞在院墙上,爆出一团血迹,滑落到墙角下。

    “薇薇!!!”猫奴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几只猫不屑的撇撇嘴,同时运起御物术,不顾猫奴的反抗将她直接拖走。

    各种惨案在城市各处发生的时候,王大橘正跟在一只瘦骨嶙峋的老猫身后打听事情。

    “老猫家,这是哪座城啊?”

    老猫穷得连衣服都没有,光着身子背着一个小布包。老猫走进一户猫家,用那瘦瘦的猫爪四处翻着东西,这户猫家早已被不同的猫扫荡过好几遍了,可是老猫眼睛毒,总是能在不经意的地方找到遗漏的小鱼干。

    老猫很快从水缸边找出一条漏掉的小鱼干,他捡起那鱼干,扔进嘴里费力的嚼着,弯曲的胡须一颤一颤的,露出三颗尖牙满足的笑了笑。

    “这里啊,这里是花螺城啊!这是老猫我这辈子到的最远的地方了。”

    “老猫家,那您家在哪啊?”

    “家......家没喽!彻底没喽!”

    “那您家里猫呢?”

    “也没喽,就剩我这老骨头一根啦!”

    “......抱歉,让您伤心了。”

    “伤啥心啊,猫总是要死的,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多活一天就多吃一天小鱼干罢了。”

    “老猫家,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

    “我啊,他们都叫我福贵,早些年是小福贵,后来是福贵哥,再后来是福贵叔,再再后来是福贵爷,现在没了,都没了,再也没猫喊我了。”

    王大橘听得特不是滋味,这就是一个全家死光光,孤苦伶仃的一只老猫。或许为了自己好受一点,也让老猫心里好受一点,他张口说道。“福贵爷......还有我喊您福贵爷。”

    “诶!”老猫声音颤抖着应了一声,背过身子用爪子擦了擦眼睛。

    “乖孩子,来!爷爷给你吃小鱼干,这是油炸的小鱼干,最好吃了!”一条沾着泥土的油炸小黄鱼递了过来。

    ps:感谢‘小小小新人’百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