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五十一章 物是猫非
    穆奇让王大橘彻底体验了一把有钱猫的腐败生活,真是令猫向往啊......

    王大橘瞬间感觉自己打了鸡血,整个猫生都有了奋斗目标!

    回到家,王大橘不顾七七的纠缠,开始统计自己的小金库。他目前手里有二十两黄金,价值二十万猫币,这两个金元宝暂时不着急兑换,留着下次穿越带在身上备用。

    刚刚从穆奇那里收到80万猫币,差不多五分之一间公寓出来了。

    虾须城的龟银行里还有100两黄金,价值100万猫币,算上手里的80万,一间公寓的首付差不多够了。

    就是不知道徒弟们有没有往里存钱,如果存了那他没准就能发大财,毕竟徒弟们折腾出那么大的事业,随便漏一点出来那也能让他瞬间变土豪。

    虾须城......

    王大橘觉得自己这趟虾须城之行要尽快安排了,就好像开宝箱一样,没有揭开谜底之前总是那么令猫期待。

    就是太远了!

    登入网络,再次出现在前身布置的豪华房间里,王大橘躺进沙发,在空中虚点一下,一个操作框浮现在空中,对面一堵墙光影变化,化成一个巨大的屏幕。

    找到一个专门的票务网站,输入猫京至虾须城,几个可选的旅行方案自动跳出来。

    炼金列车全程6-8小时,中途停靠11站;

    炼金飞机,全程90-120分钟;

    长途汽车,全程12-14小时;

    这里居然也有飞机!

    王大橘仔细翻找了一下飞机的资料,发现这些飞机跟地球的飞机虽然名字类似,但完全是不同的两类东西。地球的飞机是机械和科技的产物,而这里的飞机则是活生生的炼金生命!

    这里的每一架飞机都有自己的名字,有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的智慧,它们就像航空公司的雇员,同样领着薪水,同样按时上班下班。

    炼金列车同样如此,只不过炼金列车的技术难度低些,材料要求没有那么高。而炼金飞机则是酒神界巫术的集大成者,每一架炼金飞机都需要无数个巫师,无数个炼金师通力合作才能创造出来。

    王大橘算算时间,给自己订了下周末的往返机票,他将在下周六中午左右抵达虾须城,下周日晚上返回京城。

    安排好机票,酒店,接送车辆,王大橘带着对虾须城宝箱的憧憬进入梦乡。

    。。。。。。。。。。

    第二天一到学校,王大橘就发现教室里的气氛有点怪,除了日常秀恩爱的王宇骁和蒋潇那一对,居然又冒出来两对不停散发着浓烈暧昧气息的猫男女。

    “发情的季节到了吗?”王大橘边走向座位边吐槽。

    “这是毕业季恋爱总动员嘛!”郭广生在旁边插了一嘴。

    “......还有这个说法?”

    “毕业季,表白季,恋爱季嘛,再不下手可就没机会了,大橘,你有想表白的猫吗?”

    “没有!绝对没有!”王大橘浑身打了个冷战,赶紧否认。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向一只猫咪表白的情景,那太可怕了!

    把猫换成一个长腿大胸猫奴还差不多......

    不过要是猫奴的话,貌似不用表白,只要挥舞着钞票,看上哪个用钱砸就好了!

    “你可不要后悔哦,据说班长生日聚会那天有好几只猫偷偷表白了,其中有两对就成了,那不就是嘛!”郭广生用尾巴一摆,指向那两对暧昧猫男女。

    “马上高考了,这么着急谈恋爱,他们也不怕耽误高考?”

    “各猫有各猫的想法,没准猫家觉得更不应该给自己留下一个遗憾呗。”

    “蝈蝈,你不打算找机会也跟雪菲老师表白一下?毕业可就没机会了!”王大橘毫不负责的怂恿这只发小。

    “这个......我再想想,再想想!”一提这茬郭广生秒怂。

    。。。。。。。。。。。。

    跨越200年,王大橘再次踏足虾须城。

    与200年前的记忆不同,此时的虾须城已经彻底被高楼大厦替代,城市上空的天际线上布满了空中走廊。

    200年前那两道环形城墙消失得无影无踪,走到城里再也找不到当初的任何痕迹,甚至连一条熟悉的街道也看不到。

    王大橘尝试寻找一些参考的地标,但当初和田侠审讯杨二的那个河湾已经找不到了,城里虽然还有河道,但流向已经大不相同,200年之间发生了太多事情,连地形都变化了很多。

    王大橘拦下一辆出租车,“去教堂。”

    “先生,您去哪个教堂?”

    “......现在有几个教堂?”

    “没细数过,七八个教堂总是有的。”

    “怎么会这么多?”王大橘诧异的问道,在他的印象中,酒神教在猫国一直不太发达,一个城市里有两三个教堂也就顶天了。

    “咱们虾须城就是教堂多,信教的猫也多。”

    “可是我看酒神教在其他城市信徒也不多啊!”

    “咱们虾须城不一样,招财猫大起义您知道吧?”

    “嗯,知道。”

    “招财猫没起义之前,大本营就是在咱们虾须城,当初招财猫可是全员入教,所以这虾须城的教堂就特别多。”

    “哦,城里最古老的那个教堂还在吗?”

    “我听城里的老猫说,虾须城最早的那个教堂早就毁了,当初虾须城大起义,打透了半个猫国,后来兔狲王朝灭招财猫的时候,老城几乎被夷为平地。咱们现在这个虾须城,实际上是后建的,离原先的虾须城有二十多公里呢。”

    “那现在那个老虾须城呢?”

    “没了,早就没了,现在那块都变成鱼塘了,也就偶尔有猫挖鱼塘的时候,没准还能挖出来点城砖瓦片什么的,还有猫挖出来过万猫坑,里面全都是猫的骨头,可瘆猫了。”

    王大橘听得一愣,物是猫非!岁月掩埋了一切,记忆中那座虾须城已经彻底变成了历史,也许只留下一些残砖断瓦。

    原先那个虾须城已经彻底湮灭在历史中,王大橘立刻没有了寻找当初记忆的兴致,他惆怅的看看窗外这个全新的虾须城,摇摇尾巴转转耳朵,说道。

    “那麻烦师傅带我去龟银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