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三十七章 我很忧虑
    当王大橘迈进虾须城城门的时候,远处天空传来浓重的法力波动,他回头一看,就见一个黑影正从远处的山岭里飞来——虾须将军脱困了!

    等王大橘回到教堂的时候,从虾须城的内城兔狲城里突然涌出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兔狲,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列轰隆隆从街道上跑过,冲出虾须城的四门。

    紧接着街道上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闲杂猫等被衙役们撵回家,但凡稍有嫌疑的猫都被拦住一遍遍盘问。

    王大橘找到金毛神父时他正在抄写教义,看王大橘进来,金毛神父轻轻放下笔。“大橘,你有什么事?”

    “迪恩神父,酒神教的教义包括拯救小动物是吧?”

    “没错!酒神爱所有小动物。”

    “那这个小动物不限品种吧?”

    “酒神之下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都是他的子民。”

    “那么有一只猫正处在危险当中,您会伸出您的援爪吗?”

    “酒神教导我要诚实,要博爱,我愿意奉行他的教诲,那么你能告诉我,那是一只什么猫,处在什么样的危险中吗?”

    “那是一只无辜的猫,他唯一的罪状就是正在准备突破天猫,虾须将军用一瓶‘天猫药剂’诱捕他,但是被他逃脱了,他受了重伤,正处于昏迷状态,急需救援。抱歉神父,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猫了,只能期望您能救他。”

    听了王大橘的介绍,金毛神父一时没有说话,他安静的吐着舌头,回忆的目光透过橘猫的身体,延伸到不知名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金毛神父回过神来,他露出一个暖暖的笑容,用力摇两下尾巴。“酒神说我们要救死扶伤,爱所有小动物,那么现在是我践行他思想的时候了。”

    金毛神父的话令王大橘喜出望外,他赶紧问一声,“需要准备什么吗?”

    “不必,让仲雪把药箱带上就可以了。那只可怜的猫咪现在在哪?”

    “有点远,他现在躲在城外,我回来的时候虾须将军好像正在调动军队。”

    对此金毛倒是不很担心,作为一只狗,在猫国是能够享受到特权的,其中就包括‘不能惹’光环,无视对方等级和职业自动屏蔽一切无事生非的骚扰。

    喊上梵猫,金毛领着王大橘就出门了,正在街上巡逻盘查的衙役就像看不见一样,完全无视了大摇大摆在街上走过的两猫一狗。

    “要不要喊一个轿子?”王大橘问道。

    “酒神教导我们,每只小动物都是平等的,我们不该高高端坐于其他小动物之上。”

    “......”

    好吧,虽然有信仰的狗比较令猫敬佩,因为他们往往会欣然从事一些损狗利猫的事,但当他们轴起来也是很令猫苦恼的。

    出城门的时候稍稍费了一点事,因为城门口有兔狲兵把手,他们自视为猫国的主子,生下来就自带‘鄙视所有猫’的种族天赋,一个个目中无猫的样子,令猫很不爽,恨不得挠他们满脸花。

    不过在金毛面前,他们瞬间变脸,高昂的头低下来,小意奉承着送金毛出城。

    “我很忧虑!”走出城门后金毛突然来了一嘴。

    “???”王大橘一脸懵逼,这是换频道了?

    “在猫国,我在猫民身上看不到看不到高贵和优雅,看不到慵懒和神秘,同样看不到任性和傲娇,我只能看到麻木和畏缩,这不该是猫!”

    “酒神教导我们,每只小动物都应该成为它们自己,而猫国在做的恰恰相反,他们不遗余力的让猫变成别的什么,这是违背酒神教导的,这是世间最大的恶!”

    金毛的声音并不高,但坚定而执着,金毛的情绪并不激动,但充满了渲染力,金毛的眼神澄澈而凝聚,一股力量蕴涵其间。

    王大橘懵愣了一下,他两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灵魂。

    在前世,目光所及的每一个灵魂,他们日夜为自己的利益奔忙,在那个世界,世上的一切都可以被一般等价物丈量,

    在后世的酒神大陆,他视线所及之处,也都是类似的灵魂,只不过一个世界披着无毛猴的皮,一个世界披着猫狗的皮,并没有什么不同。

    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心中有信仰,并且全身心投入这份信仰的灵魂,他会毫不犹豫的为这份信仰而战,为这份信仰而死。

    无论这份信仰是宗教还是别的什么,那都是令猫敬佩的,因为我们平凡,所以我们崇敬纯粹,因为那是我们无法抵达的。

    “走啦!”梵猫一推橘猫,将他从震惊状态带出。

    “看到迪恩神父,我突然愿意相信酒神的存在了。”

    “哦?那你以前是无神论者?”

    “嗯,曾经是,后来有点迷,再后来发现也许不用迷。”王大橘好像说绕口令一样,立刻把梵猫绕晕了。

    其实王大橘的意思是,他在地球上是无神论者,突然穿越变猫了,就有点底气不足了,好好的突然改背设,世界都变了,谁还敢说一定没有神?

    再后来发现了七七,貌似所有一切都能从七七身上得到解答,那么没有神似乎也没什么啊!

    现在看到金毛神父,王大橘突然发现,似乎相信有神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愿意皈依酒神教吗?我可以为你洗礼。”金毛神父突然插了一嘴。

    一听金毛的话王大橘就后悔了,在传教士面前说想愿意信神,这不就是送货上门嘛!

    “这个......我有点叶公好龙,外加懒猫三级,跟各种规矩和束缚都天生犯相,所以吧,我对自己按时参加礼拜啊,背诵教义啊,遵守教义啊,持戒什么的完全没有一点信心。”

    “......”橘猫的描述让金毛感觉有点可怕,“......我认为每一只猫都会变好的。”

    “可是酒神认为每一只猫都应该做它自己。”王大橘赶紧打消金毛点化他的企图,虽然他很羡慕那些有信仰的灵魂,但不意味着自己就要成为那种灵魂。

    “......”金毛又沉默了,这是妥妥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啊,橘猫拿酒神的教义说事,这让狗怎么反驳?

    金毛有点不甘心,他不忍心看着迷途的猫游荡在神的怀抱边缘,就死活不愿意进来。

    “停!”看着心有不甘的金毛,王大橘赶紧封门堵窗,残忍打掉他最后一点希望。“酒神有没有说过类似‘不要摘走花园里最后一朵花’的话?”

    “有......”

    “ok,那就让我做一朵被遗忘的小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