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二十六章 猪!我们是猪!
    “这么厉害的猫当然是橘猫啦!”王大橘洋洋自得的说道。

    “有这么厉害的猫吗?”一个质疑的声音传来。

    “当然!”正吹牛逼吹得爽,怎能容他猫质疑,王大橘头也没回的肯定道。

    “不对啊,据我国文献记载,猫国历史上只出现过两只传奇级巫师,其中没有叫诸葛亮的。”

    我国?

    王大橘转头一看——没猫??

    既然没猫那就接着吹牛逼,“猫国历史久远,隐士层出不穷,岂能尽为他猫所知。”

    “虽然是这个道理,但是传奇大巫师每一只的出现都搅得风云变幻,身负一身绝强巫术,怎么可能有猫甘愿隐姓埋名。”

    王大橘猛的一转身,还是没看到一只猫,他火了,“谁!谁在说话!给我出来!”

    “我在这呢!”

    王大橘循着声音,在脚下发现一只......荷兰猪!

    好神奇啊!

    王大橘蹲下身子,趴到地上,鼻子凑到荷兰猪面前,竖立的猫眼仔细打量这只也就刚刚到他眉毛那么高的小东西。

    “居然会说话,脑容量够吗?1+1等于几?”

    “等于2,这位先生,我不傻,没准比你还聪明一些,请你放尊重点,不要用种族歧视的语气跟我说话,那会让你显得非常没有教养。”

    “呀!他真会说话啊!”王大橘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转头冲冯仲雪喊道。

    “这位猫先生,取笑别人令你很快乐吗?”

    “对呀!哼喵~~~”王大橘把猫嘴张得大大的,把深深的喉咙和四只尖牙露出来,冲着荷兰猪大吼一声。

    等吼完,王大橘再望过去,就见荷兰猪整只猪全身僵硬,僵僵的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好像突然间变成了一尊小雕像。

    王大橘弹出一根趾甲,试探着捅了捅荷兰猪,荷兰猪应声而倒,还硬邦邦的在地上滚了两滚。

    “诶呀!你净捣乱,你看你把小杰吓的。”

    冯仲雪埋怨着推开王大橘,小心的捧起僵硬的荷兰猪,荷兰猪一到冯仲雪的爪子上立刻活过来,沿着冯仲雪的胳膊出溜出溜三两下爬到她的头上,躲进她的耳朵后面。

    “擦,这家伙装死骗我!”王大橘生气的嚷道。

    “你这只没教养的傻猫,不骗你骗谁。”荷兰猪从冯仲雪的耳朵后面探出头来,大声吼道。

    “嘿!当本喵吃素的是吧?我还没吃过荷兰猪呢,正好今天尝尝!”

    说着,王大橘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前,把荷兰猪吓的哧溜一下就缩回冯仲雪耳朵后面。

    “行了,行了!你们俩都少说两句吧。”冯仲雪赶紧拦住橘猫,埋怨着,“你也是的,没事吓唬小杰干嘛。”

    “我就是做个试验。”王大橘信誓旦旦的说道。

    “什么试验?”

    “我就想看看,智慧能不能抵抗生物本能,老鼠见了猫害不害怕。”

    “你真是闲的你......”冯仲雪无奈了,真不让猫省心。

    “他一只耗子跑猫国来干嘛?走到街上不怕被哪只猫当零食吃了?不怕不小心被踩死?”

    “我才不是耗子,我是猪!猪!”荷兰猪的声音从冯仲雪耳朵后面传来。

    “好奇怪啊,他这么小的个头,怎么声音那么大?”王大橘奇怪的问道。

    “那是他们种族的天赋巫术,叫狮子吼!”冯仲雪解释着。

    “狮......狮子吼?就他?”王大橘莫名惊诧了,这名字起得够无耻。“话说狮子知道了,不告他们侵权?”

    “这事都好多年了,狮子国才懒得理他们呢。”

    “胡说,是我们猪国据理抗争,终于赢得了冠名权的胜利。”荷兰猪从耳朵后面探头出来大声抗议。

    “好好好,你们厉害,你们厉害!”

    “本来就是!哼吱~~~”

    “猪国???”王大橘一脸的问号,这明明是耗子好吧?

    “嗨,这事吧......”冯仲雪说着说着自己都乐了,“......是他们自己主动贴上去的,坚决要求加入猪国,成为猪国的自治领,好像还递交了国书。据说猪王本来想把国书退回去的,结果那国书太小,不小心掉了,怎么找也找不着,最后没办法,就捏着鼻子认了。”

    “然后它们就成了猪?!!”王大橘不得不感叹世事之奇妙。

    “我们本来就是猪!”荷兰猪探出头来严正抗议。

    “好好好!你们是猪!你们是猪!”

    “本来就是,哼吱!”

    “这耗子跑猫国来干嘛?当点心的吗?”

    “猪!是猪!”

    “他是商人,来做生意的。”

    “做生意?耗子和猫有啥生意可做?卖自己吗?”

    “我们是猪!”荷兰猪锲而不舍的纠正王大橘的错误言论。

    “他们那盛产花生和大米,这两样比较便宜,而猫国肉和鱼便宜,粮食反而比较贵,所以他们就运来粮食运走肉干。”

    “嘿,真是长见识了,还有这么玩的。”

    “你别小瞧他,别看他小,在他们国内那也是壕商巨贾。”

    “就他这么小一点,再壕能壕到哪去?”

    “哼,没见识的猫,本猪家里养着二百多个猪奴,你行吗?”

    “二百多?”王大橘被这个数字惊到了,即使放在古代,这个数字也是太过惊人了一点。

    “哼,无知的猫,这回惊到了吧。”

    “他有不少土地,养鼠奴给他种地,他自己一家差不多就供应了猫国一个郡的猫奴饲料。”

    乖乖隆地咚!

    感情面前这个小耗子还真是一只壕鼠啊!

    王大橘飞快在脑子里换算着,古代的生产力不发达,但粮食通常是一般等价物,各个时代的价值差不多可以视为恒定的。

    在现代养一只猫奴相当于四十户中产家庭的资产,刨除去猫京的物价因素,以及房价非常高的因素,十户中产家庭的资产总是有的。

    二百个鼠奴,至少相当于两千户中产家庭的资产,这还得是猫京的中产家庭。换到偏远城市,一万户都是有的。

    一万户什么概念,大概相当于一个大镇子的猫口了,这还只是猫,如果换算成耗子,恐怕得相当于一个城市了。

    就是说这只小耗子,是绝对意义上的富可倾城!

    听到冯仲雪宣扬自己的富有,荷兰猪从耳朵后面钻出来,挺着胸膛,一脸臭屁的四十五度仰头望天。

    王大橘看着荷兰猪的眼神不由得都变了,这哪是什么耗子,这分明是一颗行走的钻石......不,是行走的锎!

    PS:感谢‘书友160513221547942’百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