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二十三章 爆猛料
    包大金被狠狠的贯在地上,他闷哼一声,惨叫被憋在喉咙里,身体不由自主的扭曲弹动两下。他被绑成猫棍,扭动的身体也只能让猫棍变成蛇,无力的蠕动两下,就再也做不了什么了。

    眼角出现一个身影,这令包大金恐惧异常,就这这个身影,几乎眨眼间打晕他们几只猫,也正值这个身影,将他捆成这样。

    包大金现在一看到这个身影都从心底里冒凉气,生怕那爪子再拍自己身上。

    田侠出现时这只帮闲猫的反应让王大橘非常满意,他点点头,田侠立刻把帮闲猫拎起来,恶狠狠的凑到帮闲猫眼前,顶着他的鼻子说道。

    “如果把你倒栽葱种到地里,然后填上土,浇上水,也许明年就会收获一群猫,你想不想尝试一下?”

    包大金被这个描述吓哭了,他涕泪横流,疯狂的摇着头,把鼻涕和眼泪甩得到处都是。

    田侠嫌弃的把他丢在地上,包大金顾不得撞击的疼痛,反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只要不被这只凶猫盯着,比什么都强。

    “想活命吗?”田侠再次问。

    包大金疯狂的点头,生怕对方理解错,或者忽略掉,他想一直青虫一样,不停的弯着腰,滑稽的动作惹得田侠大笑起来。

    田侠一把掏出他口中的树枝,“现在我问,你答,不能停顿,不能迟疑。听明白了吗?”

    “听.....听.明白了!”包大金艰难的咽下口水。

    “你叫什么名字?”

    “包大金。”

    “住什么地方?”

    “腌鱼巷巷口第五家,门口有颗老槐树的。”

    “家里几只猫?”

    “五只......”

    这只帮闲猫被田侠吓了一通之后出奇的配合,有问必答,对答如流,生怕回答得慢了,田侠找理由揍他一顿,或者干脆把他栽到地里种猫。

    看俩人对话进入状态,王大橘点点头。

    田侠见师父表示火候差不多了,立刻换个问题。“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杨二的?”

    “五年前!”

    “每天都做什么?”

    “巡街,收孝敬,教训不听话的猫,伺候各位老爷......”

    “杨二常去什么地方?”

    “薄荷馆,赌场,半掩门......”

    问题在一步步深入,旧的问题延伸出新的问题,田侠不给帮闲猫喘息和思考的机会,一个问题连着一个问题。

    看似漫无边际的提问,正在逐渐收拢和聚焦,而通过这些提问,杨二周边的猫际关系一点点显露出来。

    “杨二的靠山是谁?”

    “户房周大爷。”

    “他们俩什么关系?”

    “据说杨二是周大爷的远方侄儿。”

    “周大爷主要让杨二做什么?”

    “遇到周大爷点名的猫,挖坑埋他们......”

    问题逐步触及核心,杨二重要的关系脉络被提炼出来,田侠这边一个个问题连串问出来,那边王大橘拿着纸笔刷刷的记。

    包大金眼睁睁看着自己说的话都变成纸面上的文字,心底哇凉哇凉的,衙门里修理某只猫的时候,也会用上类似的手段。

    不用想就知道,这后面肯定还有更厉害的套路等着他,可他不敢不说,也不敢停。如果不听话,挨揍和种猫都是眨眼之间的事,已经顾不得以后如何了。

    “周大爷和谁不对付?”

    “李巡检!”

    “为什么?”

    “当初俩猫年轻的时候争一只女猫......”

    “杨二有什么事是瞒着周大爷的?”

    “他......他......”包大金不敢说了,他知道这话只要出口,这把柄就彻底落下了。

    以后杨二倒霉倒也罢了,只要杨二还活着,还当着捕手,他这把柄就会被豹猫抓得死死的,只要他敢不听话,只要把这些话往杨二面前一递,都不用豹猫出手,杨二就能收拾死他。

    “他什么他!”田侠啪啪几个爪子照脸糊上去,然后举起帮闲猫往一个水桶一摁,就见帮闲猫立刻剧烈挣扎起来。

    少倾,帮闲猫被从水里提起来的时候,整只猫都不成了,也分不清脸上是泪水还是口水,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大声哭喊着。

    “我说,我说,周大爷的第五房小妾是杨二的青梅竹马!”

    耶~~

    开始爆猛料了!

    “具体怎么回事?”

    “杨二本来都要跟青梅竹马结婚的,不知怎么被周大爷相中了,可能使了手段吧,也可能是杨二自己送进周大爷府上的,反正就那么着了。”

    “后来呢?”

    “后来杨二一直没结婚,可能心里还念着吧。”

    “他们私通没?”

    “那我就不知道了?”

    “真不知道?要不要去水桶里仔细想想?”

    “我......我真不清楚,要不您问问贾三吧,他跟杨二年头长,听说是发小,他没准知道。”

    “贾三是谁?”

    “就是我们一起来的,头上有一撮黑毛的。”

    田侠继续问了不少问题,发现没什么可挖掘的,立刻又换了个帮闲猫审问,周边的信息了解透彻了,他才把那贾三提了出来。

    贾三虽然和杨二是发小,但是在暴揍和水刑的双重夹逼下,他很快也松口了。

    按照贾三的描述,杨二原先也是个帮闲,媳妇过门前被周大爷无意中看到了,然后被周大爷手段兼施,不得不把未过门的媳妇亲自送到周大爷府上。

    杨二的媳妇过门不久就怀孕了,给周大爷生了个胖小子,周大爷老来得子,喜得不行,又有小妾的枕边风吹着,就把杨二提成正式的捕手,后来还给弄了个副班头的位置。

    说道这里,王大橘察觉贾三好像有隐瞒,又上了些手段,很快从贾三嘴里掏出更猛的爆料。

    因为贾三跟杨二是发小,亲历了很多事情,跟杨二媳妇也很熟,并且俩人经常在一起,有喝醉酒说漏嘴的时候,各种周边信息综合起来,贾三推测,周大爷的胖儿子没准是杨二的种。

    有可能杨二和他媳妇见无可抗拒,事情已成定局,就先成就好事,然后给自己儿子找了一个有钱有势的便宜老爹。

    田侠跟王大橘听得是目瞪口呆,本来想抓杨二的把柄,没想到挖出来这么猛的爆料,这简直是午夜档肥皂泡伦理剧的剧情啊!

    没想到现实里也这么生猛,居然搞出来这么曲折的故事来。

    再想想杨二那薄荷鬼外加癞皮猫的形象,还有他那仗势欺人无恶不作的嘴脸,实在很难令猫将他与一个忍辱负重的好父亲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