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二十二章 先拿他开刀
    亲眼目睹豹猫几秒钟解决四只猫,王大橘特想问一句话,‘英雄,你认识林平之吗?’

    几只公差猫眨眼间被撂倒,田侠把小安从地上拽起来,结果小安当场就哭了。

    “呜呜呜喵!田哥,我们闯祸了,闯大祸了!”

    “怕啥,天塌了有我田侠顶着。大猫咪做事,一猫做一猫当,不会连累你的。”田侠把胸脯拍得咣咣响。

    小安哭得更伤心了,“我的田哥诶,跟这帮家伙还能讲理吗?猫家没事还要找事呢,这回被揍了,能那么容易放过吗?猫家才不会管这事是不是我做的,再说我这还在场,还认识你,猫家能放过我才怪。”

    “没事,回头我好好警告他一下,他要是敢找你麻烦,我跟他没完。”

    “我的田哥诶!你把捕手给揍了,他能跟咱善罢甘休?他肯定回头就给咱们罗织罪名,扣一个案子在咱们头上,这日子是彻底没法过了。”

    “你这只怂猫!他都把你欺负成那样了,马上要把抓进大牢里了,你还想着过日子?你早晚非得让猫欺负死不可!”

    “那咋办?过了今天,杨二还不得找个由头把咱俩给拆了!”

    “哼!一不做二不休!”田侠听小安这么一说,立刻起了杀心,眼睛不由自主的瞄上那几只猫的脖子。

    傍边的王大橘听得目瞪口呆,这只是几秒钟,转眼间就局势突变,自家这徒弟真是一言不合就上爪啊!动不动就想着杀人灭口,古猫都这么凶猛的吗?

    “徒儿,你最好别杀,至少别现在杀!”

    王大橘一开口,田侠眼中的杀机立刻隐去,竖立的瞳孔慢慢还原成又圆又大的眼睛。

    “师父,您说怎么办?”

    田侠问计,小安也一脸希翼的瞅着王大橘,希望能听到一个好办法,把这事揭过去。

    “你现在杀了这几只猫,肯定是重案大案,无论县官想不想管,都得想法把你们俩抓捕归案。”

    “那就把他们放了,等他们找麻烦?”

    “办法很多,这捕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猫,你看能不能想法找到一些他的把柄,要那种很关键甚至致命的把柄。”

    听了这话,田侠把目光转向小安,他是虽然经常来现成贩鱼,但毕竟不常住,肯定没有小安熟悉。

    小安听了眼睛一亮,仔细回想一下。

    “杨二据说跟东街付冬瓜婆娘有一腿,这事能当把柄不?”

    王大橘摇摇头,“这种八卦你都听说了,肯定那付冬瓜也听说了,没准猫家心里明镜似的呢,这事没有任何杀伤力。要那种关键的,要么让他的职位完蛋,要么让他有性命之忧......”

    说着说着王大橘自己就笑了,如果这种消息小安都能听说,那杨二早就被收拾了,看来指望道听途说不太靠谱啊。

    王大橘正想着,小安又说话了,“去年冬天,范守仁被杨二给抓进去,说是殴死他猫,判了斩监侯,这事据说是杨二做的局,想要谋范守仁的家产。”

    这倒是一个关键的信息,但王大橘仍然摇摇头,这种事情杨二很难一个人完成,要说衙门里没有同谋才怪,恐怕衙门上下早都形成某种默契。

    因为想翻案的猫面对的不是杨二,而是整个衙门,面对的是整个衙门内部的潜规则,想要给范守仁翻案,必须将整个衙门彻底掀掉。

    这种情况下,除非有上官来管,否则这就是阳光下的冤案,就算天下皆知也没用。

    王大橘对这种道听途说已经不抱希望了,不过他还是说道,“小安,你现在就出去,找那些跟杨二不对付的猫,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好咧!”小安一看安稳日子似乎还有希望,立刻听话的去找人八卦去了。

    打发走小安,王大橘看看晕在地上的四只猫,对田侠说。

    “徒儿,这城里有什么僻静没猫的地方吗?”

    “有,师父要做什么?”

    “想要拿把柄,尤其是能让杨二忌惮的把柄,靠打听是没用的,还是得着落到他们身上。”王大橘一指地上的几只猫,“找个安静的地方,想法拿他们的口供!”

    “好!”田侠点点头,由衷感慨,还是师父有办法。

    田侠出去转了一圈,拿回来几只大麻袋,将几只猫捆成猫棍,塞进了麻袋。

    王大橘瞅瞅天色,太阳已经偏斜,马上就要落山了。

    “快点,我们最好在今天晚上把事解决,过了今天就容易引起变数。”四只公差猫同时失踪,过了今天,没准就有家属着急来找,时间长了很容易惊动更多猫。

    田侠做好准备,跳上院墙瞅了瞅,见周围没什么猫注意,立刻叼起一个麻袋就窜了出去。

    王大橘赶紧跟上,跟在田侠后面拐来拐去,很快来到一个荒芜的地方,这里正好在一条小河的河湾上,周围几个院落都荒废掉了,只留下写残垣断壁。

    田侠把嘴里的麻袋放下,跟王大橘说道。

    “这里以前过了一次火,烧死好几只猫,都说有烧死鬼游荡,就没猫再敢买这块地了,久而久之就荒废掉了,这里非常僻静,等闲没猫敢来这里,就是传出点什么怪声,大家也都当是闹鬼,更不会有猫凑过来。”

    王大橘点点头,田侠选的这个地方不错,简直是杀猫灭口的风水宝地。

    田侠又跑了几趟,把几只麻袋分别运来。

    “师父,接下来怎么做?”经过拜师学艺,这次师父又想了个好办法,田侠对王大橘越发的言听计从起来。

    “把他们分开,最好让他们相互之间听不见也看不见,然后把他们弄醒。”

    “好!”

    田侠利索答应着,将几只麻袋分别找地方安置,给每只猫耳朵里都塞上树叶,嘴巴里堵上树枝,然后一猫一爪,将这些猫打醒。

    几只猫先后醒来,见自己被捆成蛇,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恐惧。

    这明显是杀猫灭口的节奏啊!

    这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

    这是招惹哪路太岁了?

    王大橘跟田侠躲在一边,悄悄观察四只猫的反应,他等了一会,点出其中一只反应最剧烈的帮闲猫。

    “徒儿,咱们就先拿他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