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二十章 杨二
    “徒儿,只要你能将这个体系充分发展起来,从此踏上猫生巅峰迎娶仙女猫不是梦!”

    “师父,你讲的这个东西好复杂!”

    “......你记住了多少??”

    豹猫两只前爪环抱,比划出香瓜的大小。“这么多,大概记住这么多。”

    “......”多少是这么表示的吗?

    “师父!您讲的这个东西,它应该叫什么名字啊?”

    “就叫......招财猫!”

    王大橘希望一个好名字能让田侠的事业财源广进,希望总是好的,其实他完全不知道招财猫能发展到什么程度。

    传销这种大杀器被投放到一个守旧的封建帝国内,谁又能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王大橘相信,兔狲王朝的官员们,那些养尊处优的国族们,他们对金融应该是完全没有概念,他们信奉的恐怕还是‘天下财富自有定数’之类的上古观点。

    在这种情况下,招财猫发生任何事都有可能,哪怕突然有一天,兔狲的猫王加入招财猫,成为某个总代,也绝不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除此之外,王大橘还给招财猫注入了独特的生命力,他将传销产品设定为——巫术!

    兔狲王朝统治下的猫国,普通猫是没机会接触真正巫术的,此时的猫国就是一个巫术的荒漠。

    而巫术是猫安身立命的根本,当招财猫以巫术为传销产品......

    王大橘已经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这就像超过临界质量的铀235遇到了一颗中子;纯态金属钠遇到了一盆水;过饱和蒸汽遇到了一束伽马射线;过冷水遇到一根针;扬尘漫天的面粉车间遇到一点火星;刚离开巢穴的卵子遇到一颗精子......

    。。。。。。。。。

    杨二一步三摇的从薄荷馆里晃出来,脸上带着吸了猫薄荷之后特有的傻笑。

    薄荷残存的药力控制着他的神经系统,让他感觉整只猫好像在天上飞,周围的一切都那么可爱......

    有薄荷,万事足;

    小鱼干,仙女猫;

    统统没有薄荷好......

    杨二里倒歪斜的走着,嘴里哼着小曲,一路走过路过。

    看到杨二这个状态,一瞅就是吸了薄荷,来往的路猫全都远远闪开,生怕招惹到他。

    吸薄荷的猫就像做白日梦一样,一半现实一半幻觉,谁都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干嘛,往跟前凑那就是给自己招灾惹祸呢。

    杨二就这么旁若无猫的走着,正走着,突然看见前面一个院落里走出一个伙计,伙计挑着空空的食盒正在离开,院门里一只猫送他出来。

    杨二一瞅,脸上立刻露出了傻笑,俩猫都认识啊,那伙计是刘家老店的小二,看着架势是送酒席上门了;而那送出来的猫,就是西市的鱼贩小安子。

    呵!什么时候小安子发财了?都能吃得起刘家老店的酒席了?

    这事得琢磨琢磨啊!

    杨二懒劲上来了,随便找个干净的墙角,整只猫往那一缩,晒着太阳,留着口水,整只猫傻乐傻乐的,不知道在想啥。

    不多时,就见一只健壮的豹猫从小安子的院子里跑出来,他一阵风似的跑过街道,经过杨二面前的时候,带起一蓬灰尘,正好糊了杨二一脸。

    呸呸呸!

    杨二甩甩占满灰尘的舌头,赶紧吐两下,缩回嘴巴,眼瞅着豹猫的背影愣神。

    这特么谁啊?

    弄老子一脸土,活得不耐烦了?

    杨二痴痴呆呆的发愣,过了不知多久,豹猫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返回,路过杨二的时候连瞥头没瞥他一样,整只猫一溜烟的钻进那个院落。

    呸呸呸!

    特么的!

    跟我有仇是吧?

    数马的啊,走路还尥蹶子?!

    诶......那包裹挺沉啊!

    里面好像有铜钱的声音......

    杨二眼睛一亮,觉得下一顿薄荷钱似乎有着落了!

    在下一顿薄荷的激励下,杨二费劲全身力气终于站起来,一摇一摆的走出巷口。

    一直等到太阳西斜,杨二的薄荷劲也散了,再次出现在这条小巷里,此时他身后领着三只帮闲猫,大摇大摆的走向小安子的院落。

    。。。。。。。。。。

    哐哐哐!

    肆无忌惮的砸门声传进屋子,将正在培训新一代传销之王的师徒二人惊醒。

    俩猫都有点懵,互相对视一样,田侠说,“师父,我去看看。”

    话音刚落,还不等田侠出去。

    咣当!

    堂屋的门被踹开,一个嚣张的声音走进来。

    “小安子!死哪去了?还不出来迎接你二爷?!”

    豹猫脸色一沉,就要出去会会这嚣张的主。不等他出去,门帘一挑,一只癞皮狸花猫钻了进来,紧跟着三只帮闲猫也挤了进来。

    “你是谁?!”豹猫压抑着怒火,耳朵塌下来,尾巴轻轻左右摇摆。

    杨二一瞅,乐了,“呦呵!想跟你二爷发飙是吧?!你丫哪个乡下冒出来的土鳖?不认识你二爷是吧?”

    “你到底是谁?擅闯民宅可是犯王法的!”豹猫身体拱起,背上的毛根根炸立。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

    杨二嗤笑一声,“跟你二爷讲王法?知不知道,在这城东的一亩三分地上,天老大你二爷我老二,知道不?!”

    见自家徒弟马上要爆发,王大橘不动声色的抓了抓田侠的尾巴。

    尾巴被抓,让田侠想起师父就在身后,这时候发生冲突不太明智,容易吧师父牵扯进来。田侠压抑一下火气,再次问道。

    “甭管你是那尊神,总得报个号吧?你到底是什么猫?”

    “这个土鳖,居然不认识二爷!”旁边的一只帮闲猫鄙视道,“记住喽,我们二爷是管城东这一片的捕手。”

    “捕手?”王大橘听着有点迷糊,他拽拽豹猫的尾巴,“徒儿,捕手是干嘛的?”

    “......”豹猫没想到师父问出这话来,这不都应该是不言自明的吗?

    俩人的窃窃私语被听到了,惹起帮闲的哄堂大笑。

    “喵哈哈,这是从哪个山旮旯冒出来的山猫啊!连捕手干嘛的都不知道!”

    豹猫也觉得有点丢猫,回头低声给师父解答,“就是县衙快班里负责缉捕捉盗的公差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