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十八章 大橘为重
    王大橘扫了一眼田侠那个硕大的包裹,立刻发现田侠真是只诚实的好同志——他确实是穷猫!

    粗望过去,包裹里唯一值钱的,应该是一条金项链,项链很细,并且磨损厉害,一看就是经历了不知几只猫的老物件。

    除此之外,包裹里有几块碎银子,两串兔狲朝的猫币,然后就是各种旧货,堆了好大一堆。

    里面有掉了碴的破盘子,有一身绿毛的铜器,有泛黄的年画,有不知从哪翻出来的破烟斗......

    王大橘看完心理只剩一个念头,田侠同志,你是不是对古董有什么误解?

    田侠忐忑不安的看着师父伸出一根趾甲,一脸嫌弃的在包裹里扒拉来扒拉去,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生怕这些东西弄脏他的爪子一样。

    “我得承认,你是对的,你真的很穷。”

    王大橘发现,他很可能做了一次亏本买卖,首次时空贸易就换来一根快磨断的金项链和几块碎银子......不知道金价银价都跌到姥姥家了吗?

    听到师父的这个评价,田侠一脸的窘迫,脸色灰败下来,看来这次机缘自己是抓不住了,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却只能学到一个巫术。

    田侠明白,自己以后恐怕很难遇到类似的机会,这种改变命运的机会,猫生中也就那么一两次,可是偏偏自己因为穷就要与之失之交臂,田侠越想越不甘心,他无法接受自己的猫生一眼望到头,他也想体验更多获得更多。

    难道过了今天,自己将再次坠入琐碎苟且的深渊,做回那只贩鱼的穷鬼猫?

    他咬了咬牙。“师父,请您宽限徒儿两日,徒儿必找来百倍与此的学费。”

    王大橘饶有兴味的望着这只捡来的徒弟猫,“你打算怎么做?是去偷还是去抢?”

    “我......我想去探一探兔狲城。”田侠说完,抿紧了嘴,立起耳朵。“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想法很好,但我不建议你去,你现在只学了一个隐身术,还是初级的,兔狲们可是没有任何限制,他们每只猫都会大量巫术。你现在去,跟自投罗网没什么区别。”

    “......”师父的话让田侠很感动,但他还是不愿放弃,毕竟机缘难得。“我可以去找那些贪官污吏,为富不仁富商,还有该死的臭狗们。”

    王大橘有点无语,这豹猫跟金毛神父天生犯相啊,这时候都惦记着呢!

    “你就不能想点好路?不是偷就是抢,不是杀猫就是放火,咱能不能温柔一点?”

    说了也没用,王大橘估计这只豹猫也听不进去,这豹猫明显是运动神经快过大脑皮层的品种,要不历史上他嘁哩喀喳直接把金毛神父给办了——这是一只标准的暴力猫。

    嘴里说着,王大橘也在犯愁,他现在就两个目标,改变历史和赚钱。本来设想中的巫术培训班开局就不太顺利,上来就遇到一个穷学生。

    这不成啊,不说锦衣还乡,至少咱不能给穿越者的名号抹黑吧?

    如果打不开局面,十天后一无所获的灰溜溜滚回现代,就问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七七不?

    王大橘觉得必须要改变,必须要创新,可这怎么改,怎么创?

    王大橘陷入自己的脑洞快速运转当中......

    田侠看师父刚刚点评几句,立刻陷入了沉思,他也没敢打扰,静静的等在一旁。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虽然师父口口声声要学费,要办培训班,可是自己确实跟师父学到一个巫术,别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巫术师父,就是普通师父,哪怕教一手木匠手艺,教一手杀鱼手艺,那也是师父啊!

    隐身术学到手,田侠的心理正在发生微妙的转变,虽然学费貌似没能让师父满意,但师父就是师父!

    田侠静立了许久,照射在堂屋里的阳光渐渐偏斜,这时王大橘好像终于从梦中醒来一样。

    “田侠。”

    “徒儿在!”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心里怎么想的,你就怎么说,能做到吗?”

    “师父放心,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徒儿但凡有一点欺瞒,天打五雷劈!不得好死!”

    田侠斩钉截铁的表态让王大橘很满意,“你愿意一直当一个鱼贩子吗?”

    “徒儿目前只能靠这个养家糊口,我也不会做别的,要是能,谁还愿意一直当个鱼贩子。”

    “好!那么如果有一个发大财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同时意味着危险,你会怎么选择?”

    田侠想了想,“师父,赚这个钱要坑害好猫吗?要干缺德事不?”

    “不用!但是你很可能面临官府的镇压和通缉!”

    “那我愿意,官府没一个只好猫,我不怕跟他们对着干。”

    “好!”王大橘赞叹一声,不愧是刺杀金毛神父的猫,这革命意识斗争精神就是强!

    “师父,你想让我干嘛?”田侠非常好奇,听师父这个口气,好像要有一场大富贵给他。

    富贵险中求嘛,如果真要有一场大富贵,有风险才是正常的。

    猫这一辈子,就要轰轰烈烈活一场,就算最后被官府抓住杀头了,也比缩在小村子里,窝窝囊囊当一辈子鱼贩强!

    王大橘没有先解释,而是说道。“你可愿意正式入我门墙,拜我为师?”

    田侠被这话惊得呆住了,本以为自己只能得到师父私下授艺,永远不会被门派承认的。没想到峰回路转,师父居然吐口了,愿意正式收他为徒。

    “你可愿意吗?”见田侠呆愣着没反应,王大橘有追问了一句。

    “愿意!愿意!”田侠惊醒过来,欣喜若狂的一叠声答应着。整只猫扑倒在地,嘭嘭嘭,磕了三个响头。

    “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王大橘的徒弟了,为师会在这几天将五十几个巫术集中传授给你,随后为师就要走了,后面的路就需要你自己走了,你要好自为之。”

    “师父,您要走?”

    “是的,算上今天,我最多只会在你这里待上九天。”

    “那如果日后徒儿想念师父,去哪里找您?咱这个门派叫啥名字?山门在哪里?”

    王大橘被田侠的问题难住了,门派......

    “你记住,为师所在门派是——大橘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