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十七章 鱼是甜的
    见豹猫选好了,王大橘开始传授隐身术,虽然这是比较初级的一个巫术,在现代只是给初二学生学习的。

    可是即使后世的初二学生,也是经过了多年的系统教育,各方面知识完备全面,而这只豹猫斗大的字只能认识一箩筐,所受教育几乎为零。

    虽然豹猫已经是个成年人,理解力比较优秀,但知识的欠缺任然是无法弥补的,教起来特别费劲。

    王大橘只好用最简单的话,掰开了揉碎了仔仔细细的讲了好几遍,豹猫才算勉强将巫术内容记住。

    “回头多联系几遍的,有不懂的再来问。”

    王大橘表示,只能这样了,再学不会就没招了,谁让他不是幼师呢,这种文盲学生实在是太难搞定了。

    豹猫正努力练习隐身术,前面那只狸花猫带着酒店的伙计,挑着食盒回来了。

    “田哥,刘家老店的八鱼宴!”

    “摆堂屋去。”

    “好咧!”狸花猫张罗着把酒席摆好,把酒店伙计打发走。

    “师父!您请,这刘家老店是这一片做菜做得最地道的,他们家养着一个做菜非常好吃的猫奴,整个虾须城都有名的,他们家的八鱼宴最是正宗不过。”豹猫忙不迭的把王大橘让到主位上。

    那狸花猫瞅着田侠一脸恭敬的样子,还口口声声喊着师父,虽然有些奇怪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父哪来的,但不敢怠慢,也殷勤的在一旁奉承着。

    八鱼宴?

    这是王大橘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头,他稍稍翻找下回忆,发现前身也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没吃过。这个菜的历史比较悠久了,是猫国有名的菜式,各地的八鱼宴各有特色,就是不知道虾须城的如何。

    王大橘好奇的瞅着面前的桌子,还真不愧其八鱼宴的名头,整个酒席正好用了八条不同的鱼,做了八菜四汤的席面。

    本来王大橘做人的时候对鱼没有啥特殊喜好的,但自从变了猫之后,他发现鱼成了自己的最爱,基本上每餐无鱼不欢。

    八鱼宴摆在面前,王大橘只觉口舌生津,舌头不由得舔舔鼻子,运起控物术,一块汁水淋漓的鱼肉就自动从菜盘里飞出来,投入王大橘张开的大嘴里。

    “唔......有甜味!”王大橘仔细咀嚼品味着,他没想到鱼肉居然是甜的。

    王大橘有点不太相信,难道是某种鱼独特的口味?他飞快的挨个尝了一遍,结果发现这八种鱼虽然口味各不相同,但毫不例外的全都带着丝丝甜味。

    鱼肉真是甜的......

    原来传说都是真的!

    传说没有污染的野外环境下长大的鱼都有种甜味,以前他还不信,以为那是谣言,是谣传,现在吃了八鱼宴,他彻底信了。

    那他岂不是被喂了两辈子避孕药鱼?!

    想到这里王大橘顿时有种被喂了屎的感觉!

    田侠惊讶的发现,师父自从吃了鱼肉之后,就成了变脸猫,表情变幻莫测,毫无规律可循,前一秒还一脸老餮的享受模样,下一秒就变成吃了一嘴烂老鼠的样子。

    田侠赶紧瞅瞅自己小弟,隐晦的递过去一个眼神:怎么回事,这菜有问题?

    小弟默契的秒懂:天打雷劈啊,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师父怎么一脸吃屎的样子?

    冤枉啊,绝对是刘家老店现杀现做的!

    田侠狐疑的挨个菜挑了一点鱼肉送入口中,没问题啊,还是那个味!

    更令田侠疑惑的事发生了,他眼瞅着师父带着一脸吃屎的表情,疯狂把鱼肉往自己喉咙里塞......

    一顿风卷残云!

    等王大橘摸着肚子,幸福的摊在椅子上的时候,桌子上就只剩下一点残羹冷炙了。

    田侠赶紧领着小弟收拾好杯盘,奉上消食的清茶。

    “师父,这是徒儿的伴当,马连安。”田侠将自己小弟介绍给王大橘。“小安先陪您说会话,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王大橘点点头,等田侠出去后,他转头望向马连安,这是一只非常普通的狸花猫,一副上带着补丁,毛色暗淡,体态瘦削,看来平时生活不太富裕。

    “小安,这是你家?”

    小安点点头,问出心中一直盘旋的疑惑,“您是田哥的师父?”

    “为啥这么问?”

    “我田哥认识很久了,头一次听他说有师父。”

    “也不算师父吧,就是教他一点东西而已。你跟田侠非常熟?”

    “算是吧,至少在这个虾须城里,我和顺子是跟田哥最熟的。”

    “那田侠是做什么营生的?”

    “.....您不知道?”马连安非常诧异。

    “我跟田侠总共认识还没满一天。”

    “田哥在乡下是帮人杀鱼贩鱼的,平时他进城贩鱼都是住我这。”

    “这次他进城也是贩鱼?”

    “这次不是贩鱼,田哥可能有点别的事,但是他没跟我们说。”

    “我听你说你们还有个兄弟,是叫顺子的,好像去铁匠铺帮田侠办事去了?”

    “对,田哥说他平时杀鱼的到盾了,想要重新打几把好刀,让顺子帮忙去铁匠铺打制。”

    “最近他常念叨什么事,或者遇到什么特生气的事吗?”

    这话问得奇怪,不过马连安想想田侠对王大橘的态度,还是如实回答了。“要说最近常念叨的......大概也就是问了很多狗教那个教堂,还有那个狗神父的事。”

    “至于特别生气,可能前一阵子,田哥隔壁村单家庄单老二的鱼塘被张肥猫黑掉的事让他比较生气吧。”

    “那张肥猫是信狗教的?”

    “嗯!”

    OK,都对上了,肯定是这田侠无疑了。

    原先王大橘还不敢百分百确定田侠就是那个刺客,现在听小安这些描述,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第一次薄荷战争的导火索就应在田侠身上。

    俩人正说着,田侠推门进来,身后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包裹里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都装了些啥。

    田侠找了个由头把小安支走,关好门窗,把包裹打开,推到王大橘面前。

    “师父!这是我学习隐身术的学费,您点点,看看够不够。我是个穷猫,没啥钱,这是我短时间内能筹措的最大值了,您要是能宽限几天,我还能弄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