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杀意决
    在场众人,无不心惊胆颤,只见那血魂幡上面,无数扭曲的魂魄,不断痛苦地嘶吟着,然而在玄霄真君魂术控制之下,那些扭曲的魂魄,一个个全部往他身上聚了去,竟是在被他吞噬!
    “这……这!”
    吞噬无数人的精血魂魄,来让自己伤势恢复,来增强自己的修为,哪怕是在魔道里,也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
    这一刻,所有人都吓得愣住了,浑身抖若筛糠,望着那可怕一幕,不住颤抖着,昔日超凡脱俗的玄霄真君,如今怎么变得这等可怕了……
    “糟了……”
    花未央脸色骤然一变,怎样也没想到,此人如此重伤之下,竟然还能够靠吞噬魂魄来迅速恢复伤势,甚至连力量,也在不断地增强……
    “煞煞煞!”
    满天阴风大作,只见那半空中,血魂幡里无数血魂往玄霄真君身上聚了去,将那半边天空,也染得血红。
    众人都早已惊呆,必须阻止此人,否则一旦等他恢复过来,那时候……恐怕整个天峰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了!
    “阻止他!”
    慕容惜和秦天宗,以及天极塔四位真人,尽管他们几人先前受了重创,但此时却是最先冲上去的。
    “不自量力!”
    玄霄真君真元一震,一股澎湃如山的力量,顿时朝几人翻涌而来,几人旧伤未愈,立时又添三成新伤。
    “祖母!”
    远处,灵鸾早已吓得脸色煞白,只见慕容惜几人,拼尽全身力量,然而却还是阻止不了玄霄真君吞噬那血魂幡里的魂魄。
    “快阻止他!”
    城中其余的修者也往这边飞了过来,但凡有了化神以上修为的人,这时都无一后退。
    尽管他们当中有人修为还不够,明知道有可能会死在这里,可是眼下,面临生死存亡的,已经不止是天极塔了。
    这一刻,只见四面八方,都有着不少修者往这边飞了过来,而玄霄宫三十六岛、七十二域那些人此时反倒个个愣住了,玄霄真君现在已经近乎魔化,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一群蝼蚁!”
    玄霄真君眼神可怕,全身玄力一震,一道道血雾翻涌而出,顿时将不少冲上来的修者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而那满天的血魂还在不断往他身上聚去,没有人阻止得了,一旦他将这血魂幡里的全部魂魄吞噬,其力量势必变得更加可怕。
    所有人都明白眼前的危机,但此时却无人能够阻止得了,就在众人惊慌之际,忽然间,只见远处天际有两道剑光,一青一紫,凌厉而来!
    “恩?”
    玄霄真君脸色阴沉,这一瞬间,自然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杀机,可那两道剑光来得太快,而他此时又在吞噬血魂幡里的魂魄,等他反应过来时,那两道剑光已近至身后,“嗤嗤”两声,从后面将他贯胸而过,瞬间带起两条长长的血花。
    这一幕,惊煞了在场所有人,只见天际云层翻涌间,有两道人影瞬息而至,但那两人,却皆是斗袍披身,看不见斗袍下的面容。
    尽管不知道那两人是什么身份,但他二人能够双双一剑穿透玄霄真君,想来必定是准圣级别的人物!
    “啊——”
    被两剑贯穿,玄霄真君更是戾气大作,重伤之下,还失了一臂,竟仍是力量惊人,只见他右手一拂,顿时漫天血雾大作,其中两道血光,倏然向那两个神秘斗袍人杀了去!
    纵然两人已有准圣修为,但此时也绝不敢小觑重伤下的玄霄真君,连忙御起飞剑,一青一紫,“铮”的一声,抵挡住了那两道血光。
    即便如此,二人也被震得往后一退,天上云层也翻涌不止,可见玄霄真君的力量,已经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除非是圣境强者到来,否则想要将之击杀,几乎不可能,哪怕是萧尘的操纵生死,也未必能够杀得了此时已经魔化,又吞噬了无数人血魂的玄霄真君。
    “你们都得死……血魔附身!啊——”
    这一刹那,血雾不断从玄霄真君身上涌出,整片天际,都像是被染成了血红色,暮色之下,更是凄惶可怕。
    一股可怕的魔煞之气,也在一瞬间笼罩了整座东城,在这股恐怖魔煞笼罩之下,所有人都颤栗不安了起来。
    而在另一边,只见花未央嘴角依旧沾有鲜血,手中却不断掐算着什么,最后脸色一变:“糟了……”
    “怎么了?”
    萧尘眉心一凝,向她看了去,只见花未央脸色愈加惨白,看着远处逐渐魔化的玄霄真君:“怪不得,原来有个血魔一直在他身上,与他共主这具肉身……血魔若是完全醒来,与他完全融为一体,那恐怕……连一境圣人,也敌不过他了。”
    圣人共有十二境,九境以上三个境是为“太圣”,而若是十二境皆突破成功,便是踏入“方外之境”,从此跳脱轮回,不再受生死约束,不在三界六道,亦不在五行之中……按照古籍记载,万年前的青帝,应是一步踏入此“方外之境”了。
    而尽管一境圣人,乃是整个圣境十二境里面,境界最低的,算是初步踏入圣境,但也绝非准圣可比,连一境圣人,也敌不过玄霄真君了,萧尘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未央,紫鸢……你们退后。”
    这一刹那,萧尘望着远处玄霄真君的目光,变得无比凝定了,连他手中的帝孤剑,这一刻,也像是与他产生了共鸣一样,不断散发出一股冰冷刺骨的剑寒。
    “你要做什么……”
    花未央眉心一凝,瞧见此时萧尘的眼神,她隐隐感到几分不妙,如今二十年期限将至,花叶万年青的种子已经快枯萎了,他绝不能再……
    “紫鸢……带宫主回天极塔!”
    这一刻,萧尘望着玄霄真君的眼神逐渐变得冷厉,言语间也似是孤心已决,他今日便是冒着生死之险,也定要斩除眼前这个祸根,一旦让玄霄真君有了圣境的实力,那时还有何人能够制得住此人?
    若是真到了那般地步,慢说枯灵子救不回来了,便是连整个无欲天,也将会陷入岌岌之危当中。
    “退后。”
    萧尘衣袖一拂,将花未央和紫鸢两人往后面送了去,随即虚空一踏,猛地催运起全身真元,一剑对着玄霄真君斩了下去。
    这一剑却非寻常一剑,只见他全身真元包裹,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瞬间往帝孤剑上注入五成真元,正是当年老乞丐传授他三剑里面的“地剑”!
    这一剑发动,天地剧变,虚空尽裂,满天云层,翻涌不止!众人心神一颤,何等剑式,竟如此之强?
    此时此刻,便是有着“天澜剑尊”之称的秦天宗,也不禁心感震撼,如此气吞山河的一剑,乃是什么剑式?秦娥整个人也愣住了,即便是父亲,也难以发出如此强的一剑……
    可他们却不知,萧尘发动此剑,必将牺牲自身一半的真元,何况是以帝孤剑发出此剑,那将要承受多重的剑煞反噬?若非到了万不得已之时,他绝不会轻易发动此剑!
    “你想要杀我?”
    面对此时萧尘那气势磅礴,摧天灭地的一剑斩来,玄霄真君目中怒火,依旧狂炽,右手一抬,血雾倾出,遮天蔽日,“轰隆”一声,与萧尘那一剑相撞,登时山崩地裂,整个天地间,骤然陷入一片末日黄昏之景,天昏地暗,血雾笼罩!
    “啊!”
    玄霄真君满身鲜血淋漓,真元再催,血雾再起,却依旧难挡那撼天夺地的一剑,在他身边的一切,皆已化作齑粉,连附近不少玄霄宫的人,也因来不及避开,而在刚才那一剑之下,形神俱灭。
    另一边,鬼云山暗道不妙,心想刚刚来的那两人修为也不低,今日恐不宜再留,立即向玄霄真君传去一道神念:“今日不宜再留……走!待我二人元气恢复,他日可再来一战!”
    话一说完,只见他站起身来,左手倏出,往空中那么一捏,竟似在虚空中捏出一道裂痕来,接着诡雾一卷,一下便将玄霄真君和玄霄宫下其他人全部卷入了那道裂痕之中。
    短短一瞬间,那一道虚空裂痕便消失了,无边暮色当中,只遥遥传来玄霄真君冰冷可怕的声音:“我玄霄必报此仇!血魔已出……今日在场之人,没有一个能逃得了!血月之夜,此城必将血流成河……”
    声音渐渐远去,无边暮色,笼罩着整座天峰城,而在天极塔附近,山峰崩碎,血腥笼罩,所有人仍像是处在梦里一般,怔怔望着那黑暗逐渐降临的天际。
    玄霄真君逃走了,而他刚才那一句话,血月之夜,此城必将血流成河,血魔已出,一个也逃不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身后一寒,皆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附近的血雾渐渐散开,那半空之中,两个神秘斗袍人也落了下来,正要往这边过来时,萧尘强提真气,一剑指向二人,冷声道:“站住!”
    听闻此言,又见他眼神冷厉,两人一下停住了脚步,彼此对视一眼后,左边那人说道:“我二人,并无任何恶意,无欲尊主,不必如此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