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寒夜
    寒夜森森,萧尘感应到后面神阙子已经追了上来,原本打算往东南方向跑,此时却忽然掉头转向,往西北方向跑了去,那边重重山脉相连,也许能够暂时躲开神阙子的追杀。
    “小子,你没有可能逃得掉!”
    此时在那后面,神阙子已然逼近,双眼寒光烁烁,犹似这恶夜里的凶狼,紧盯猎物不放。
    “煞煞煞!”
    风声紧逼人心,眨眼间,神阙子已追上萧尘,二人至多不过千丈距离,千丈距离,对于一个洞墟境的高手而言,几乎只是瞬息之间而已。
    “休想再逃!”
    神阙子杀气翻腾,手掌一抬,一道百丈掌影倏然而出,掌势之凶猛,直令满天云层翻涌不止,大地震荡,山石崩裂!
    瞧那一道可怕掌力来袭,萧尘情知此战凶险,丝毫不敢大意,双掌一拂,急催体内真元,大自在掌法在一刹那施展了出来,将神阙子那一道掌力引往了旁边,“轰隆”一声巨响,顿时满天尘土飞扬,竟是将一座山头打得粉碎。
    神阙子双目一凝,这是他首次与萧尘交手,没想到对方竟然身怀如此诡异的功法,能够将他的掌力引向一旁。
    “哼!”
    一声冷哼,杀气不减,神阙子玄功再催,眉心一道血印若隐若现,随着他两指往眉心一点,一道血雾飞出,直朝萧尘攻去。
    “煞煞煞!”
    四周顿时阴风大作,惨雾弥漫,沉沉夜幕之下,那一道血雾里面不断有鬼哭之声传出,听来直教人头皮发麻。
    不知这又是何等诡术,萧尘更加不敢大意,匆忙逃遁之际,不忘施展出九阴九阳玄功里面的掌法,一掌朝那血雾打去,原本是必中的一击,但那血雾竟仿似生有灵智一般,见到掌力来袭,竟尔往旁一移,避了开去。
    “煞煞煞!”
    躲开这强力一掌,血雾再次窜袭上来,在其前边,竟然幻化出了一道血骷髅的影子,萧尘微微一惊,这岂是玄门中人所修炼的功法,如此邪异之术,这神阙子必然是以无数人的血魂修炼出来的。
    “哼!”
    神阙子冷冷一哼,手中印诀一掐,那血雾顿时翻腾起来,仿佛有着无数人的魂魄被囚禁于里面,不断传出鬼哭之声,随后一刹那,竟幻化成了一道血色鬼影,猛地张开血盆大口,朝萧尘扑噬了去。
    阵阵腥风扑面而来,此血雾化作的邪鬼凶恶异常,萧尘不敢小视,双手连连结印,道家真法瞬间涌现,只见一道百丈金光玄印飞出,顿时将这附近照得通明,此乃玄青破魔法诀,对付魔物邪煞,有着惊人的威力。
    “砰!”
    一声疾响,破魔玄印打在那血雾邪鬼身上,不断发出“滋滋滋”的声音,最后那血雾邪鬼支撑不住,一下消散不见了。
    萧尘凝指一划,收回了玄力,冷视着对面神阙子,眼神却是丝毫不惧,冷冷道:“妄自称玄门正道,暗中却修炼如此害人邪法,你也配称玄门前辈四字,若非萧某化神失败,今日便除了你这祸害苍生的妖道!”
    只见神阙子凝立于半空不动,衣衫随风飒飒作响,此时在他身上缠绕着一层诡异血雾,看上去极其邪异,再无平日里那种仙风道骨的前辈风范了。
    “小子,你杀我师弟……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处!”
    神阙子满脸杀气森然,他要杀萧尘,不仅仅只是为了替璇玑子报仇,而是刚刚他看见萧尘既身怀玄青门的无上道法,又身怀魔道天书诡异功法,同时还有那传闻里九阴血魔的功法。
    此子天赋异禀,能够同时身兼数门完全不同的功法,实是千百年难得一见,最主要的还是,他身上有着那一族的血脉,若不能趁此时将其除去,将来此人……必为大患!
    这一瞬间,萧尘从神阙子的眼神里瞧出了一股森冷杀意,他心知自己化神失败,这会儿万万不可能是此人对手,对方杀机已露,他不能再停留于此,思念及此,身形一动,凌仙步又展开,瞬息间往远处遁去了。
    “想走……没有可能!”
    神阙子眼神一厉,忽如一道疾风,再次追了上去,这一次,只见他双掌一抬,竟有雷霆万钧之势,浩浩掌力,崩山裂石,直逼萧尘而去!
    掌力尚未至,萧尘已然感到一股压迫窒息,情急之下,只得祭出帝孤,以帝孤之力,硬抗下这一掌。
    “轰!”
    一声巨响,附近几座山头皆被震得粉碎,顿时漫天尘土飞扬,萧尘纵有帝孤在手,也只感到全身一震,脚步竟是踉跄不稳,不断往后退了去,再看他双手,虎口竟被刚才神阙子那一道掌力震裂,鲜血不断流了出来。
    “袖里乾坤——收!”
    神阙子一声叱喝,左手一扬,那袖袍登时放大百倍,一下朝萧尘笼罩了去,他竟是想凭袖里乾坤这神通,把萧尘给收进去。
    袖里乾坤本是用以纳物的神通,很少有人用来装大活人进去,不过修为到了他这等地步,自是想怎样就怎样。
    眼见那袖袍罩来,萧尘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展开凌仙步躲开,虽说他拥有着一颗无视任何元婴法则的白婴,但若这样被收入对方衣袖之中,双方修为相差悬殊,能否再出来,还很难料。
    神阙子见他以极快的身法躲开,衣袖一扬,卷起满天的尘土,再次朝他笼罩而去,而萧尘见他又攻上来,自然迅速躲避开来。
    双方就这样在这茫茫山脉之中,一边追赶,一边各展神通,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夜。
    萧尘只顾着遁逃,不知前面已是何处,但觉冷冷朔风扑面,那前面,竟隐隐约约像是有一股死亡气息弥漫而来。
    而神阙子在后面追了半夜,此时也渐渐急躁起来,杀气更浓,待再次追上时,更不多言,出手便是雷霆万钧的夺命之招。
    掌力激荡之下,只见这一路尘土翻滚,山崩石裂,神阙子志在一击必中,这一回,两边无路可躲,萧尘身陷死局,再难强行避开。
    就在生死一瞬之际,只见那前边幽谷里,不知何时,竟忽然出现了一条幽绿诡径,弥漫着一股诡异气息,仿佛是……通往幽冥黄泉的道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