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徒之路 > 第2099章 准备
    李绩总算是得到了麻药师的部分许可,同意他参与部分的法会筹备安排。

    倒不是真的对他的能力有多少信任,实在是法会这种麻烦的事尤其的琐碎,千头万绪,麻烦无比,哪怕法华会三十六万年一次,也让他头疼无比。

    麻药师是个专心于丹道的,平时也不太专注于仙人之间的人情往来,关系事故,一般的专业人士都这样,也不独他一个!

    况且,最主要的东西其实早有定论,比如都请那些仙人做客?法会的基本流程?绝大部分的物质准备?这一炉九转回春丹本就是他发起的法华会的其中一项,炼丹嘛,当然要以丹道为重,其实主要的程序就是品鉴九道丹品,九转回春丹是其中之一,因炼制后不宜搁置太久,需要尽快服食,所以才拖到现在炼制,其他八种丹药是早就炼妥备齐,只等法会开始。

    缺的是细节的调配,鉴于四圣天上少有奴仆,有也是些异兽古兽,一个个的脾气不小,是被侍候的主儿而不是侍候人的,所以,在细节上往往就全靠主人操持,对他这样的真仙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总归是麻烦,有这么一个短期的帮闲,还是很有用的。

    李绩就这么成为了四圣天上,药王殿的主管,苦力,仆人,门童,接引……他手下原则是有几头洪荒异兽帮忙的,但在接触几次后,他决然选择自己单干,这不是手下,这就是几头大爷!

    距离法华会开始还有一年,大概有不足百名仙人来参加,具体是谁,麻药师也没告诉他,说了他也一个不识,没有意义。

    在准备中,他也逐渐了解了自己所处环境的状况,不再像初来时的一头雾水。

    麻药师,只是同等级别的真仙对他的称呼,就像凡人称呼别人为王屠夫,冯裁缝一样,是根据他的技能特点而称;他真正的全名称谓应该叫一元天师!

    这里是禹余天,也就是说,麻药师和哮天如来都是真仙层级的仙人;对李绩来说,他需要搞清楚的是,仙人有多少,真仙有多少,还有金仙和大罗金仙?

    没人会和他说这些,麻药师自己不会说,药王殿也不存在第二个了解这一切的生物。

    “不要打听这些!会是你不能承受之重!

    做完这一切,我会送你回去!

    至于你的好奇心,需要配套你的实力!

    听我一句话,了解仙庭概要后,你就自然而然会失去返回下界的机会!而在这里你永远也没有第三次斩尸的机会!

    只能在药王殿孤独等死!

    当然,如果你一定想留在这里,我也不介意多个仆人!”

    麻药师说完这通话就离开自去忙碌自己的事,留下李绩一个人回味,良久,才叹了口气。

    这些时日以来,他确实在打听这些也许不该自己知道的东西,至于通过谁,那自然是那几头古兽大爷,但能活在这片天空下的,可没有傻子!

    自此之后,他开始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法华会的筹备上,点检麻药师的库藏,准备法会上每一道程序中可能要用到的物品,分门归类,事无巨细。

    最重要的是,他答应过麻药师,会給他一个不一样的法华会,但药师是个谨慎人,在整个仙会流程中,只給他预留下了一个环节由得他自由发挥,而在最主要的环节中,仍然继续那些无聊的死规矩。

    对李绩而言,足够了。

    短短一年,他成了一个瞎子,聋子,不该问的绝不问,不该听的绝不听,麻药师说的对,什么样的层次知道什么样的秘密,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带来的恐怕不是惊喜,而是灾难。

    这四圣天上的一切,总有一天他会知道,又何必急于一时?

    他把自己对某个环节上的预案写成文字形式,交給了麻药师审阅,这是人家真仙三十六年一次的法会,不可能在完全隐瞒主人的情况下进行,他李乌鸦在在药师心目中的地位比路人也强不到哪去,不可能有这样的信任。

    关于这个环节的玩法,李绩有过通盘的考虑,前世的他也是经过现代娱乐文化熏陶的过来人,在法会上以主持人的身份主导一个游戏类的搞笑节目并不难,比如,非诚勿扰?

    在麻药师口中他知道参加法华会的仙人中还是有一些仙子的,这給他娱乐大众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他考虑过,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二斩半仙,一些玩笑的东西应该不会引起他人的反感,反而会活跃气氛,印象深刻,在四圣天上的众多法会中以另类的角度脱颖而出。

    这是他自认为能帮到麻药师的地方,因果已经种下,最起码以他现在的能力,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能够回报药师的地方。

    对此,麻药师没有拒绝,看来,以真仙的心胸气度,还是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的。

    很快的,法华会吉时已到,各路神仙驾雾腾云,接踵而至。

    李绩没有出现在法会的主会场,也不需要他端茶送水,如果需要,也是一群羽衣霓裳的蚌仙子,而不会是他一个道装的糙老爷们儿,完全不搭调。

    他的作用,就是在药王殿的偏殿为麻药师准备好一切供应,仙酒仙果,丹药金汤,备好份额,由麻药师直接虚空摄取分配,

    仙人们来的都是谁,他不知道!因为他的神识就根本不敢往法会场地上凑!

    来了多少人仙?几许真仙?是否有金仙降临?就只能靠猜!就像前世企业的年会,他不过是个在后厨帮闲的后勤人员。

    之前的想象,和真实的经历完全不同,那种以为如主世界修真界一般,由低阶修士或者童子引领,凡世间的开会现场在仙界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哪怕仙人们没有故意显露气息,但冥冥中的压力还是压的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于是熄了心思,老老实实地在偏殿忙自己该准备的东西。

    不仅是他,便是麻药师奍养的那几头洪荒异兽都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地方,不敢轻出一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这个仙人的世界表现的没有任何的通融!

    他知道,自己的那些所谓的想法,有些幼稚了!

    十数日后,麻药师一道神意传来,询问他是否开始他的特色环节,还是按照古老的旧例,

    李绩苦笑道:“前辈,依旧例吧!晚辈让您失望了!”

    从头到尾,法华会上他都没露一面,把后厨帮闲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