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开海 > 第八十八章 铁饭碗
    周思敬并非悲天悯人。

    只是蒸汽衙门的现状并不蒸蒸日上。

    民用铁牛为少数大庄园主买着玩,大多数不是那么发达的州府,雇人比买机器有更高的性价比,官府也支持甚至强迫他们雇人。

    一介治下子民不过万户之小县,需求极小之下大多数行业只要几十个从业者便趋于饱和,比方说要饭的乞丐,县城就那么点儿、饭馆就那么多、市场就那么大,十几个从业者人人每天能吃得嘴上流油儿,再多那就不好意思,只能让你们去下边乡里自谋生路了。

    戏班子、红白喜事的乐队也只需要十几个人就够,有俩懂风水会看坟地的就能吃下整个市场,再多人也只能改行。

    若非当年江西丰城懂看坟地的人太多,出身堪舆世家的邓子龙何至于给人看地沦落到差点饿死的地步,实在没办法去考了个武举呢。

    我本丰城一道人,万人敌与我何加焉?

    县城里最多的就是农户,可内有土地兼并、外有行业兼并、时值旱灾横行,自耕农有一半就不错,你们这些富户地主一下子要用机器把人力代替咯,让本官的百姓上哪儿去乞活呀?

    朝廷的考成法,它考你治下收多少税、考你地方有多少老人多少孝子贤孙、考六部的摊派职责完成情况、考地方对公费支出的执行情况、考富户地主是否隐匿田产户口,但它不考百姓有没有耕地,因为在朝廷层面上这个问题无解。

    世上总有百样人,就算朝廷把贫富均了,照样到第二年就有人没地了,但地方官不能不管。

    说人民是乌合之众那是一种极其刻薄且不负责任的说法,但即使处于绝对平等的状态,追求财富这件事上的也确实有跑得快的、也有走得慢的,官府总不能一概把跑得快的腿全打折。

    他们只是建议,也只能建议跑得快的帮帮后边的,自己作裁判的下场拽一把摊在地上的,鼓励鼓励走得慢的,最要紧的——给跑不动的鼓鼓劲让他继续跑,走不动要瘫倒的给杯水。

    吃不饱饭的先等等,先让一口没吃的吊住命,再回过头给快断顿的一把米续上。

    一旦大地主用了蒸汽机,就等于把吃不饱的人手上饭碗砸了。

    所以相当一部分官员极为抵触大地主用蒸汽机。

    这甚至与他们是不是儒生都没关系了,只因为他们是人,当一种新的力量出现,不是灶台下升起一堆火而是仅便利少数人时,他们是不是明朝的官员、它是蒸汽机还是人工智能都不重要,只与他们是人有关。

    是人,就会对新生事物既有追捧者,也有抵触者。

    各地知县、知州乃至知府,为此出台的地方法律层出不穷,有的是直接禁止地主使用蒸汽机;有的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就要求地主使用一台蒸汽机要上交多少亩田分给没田的佃户;还有些则要求地主为官府开垦多少亩荒地准用一台蒸汽机;亦或使用一台蒸汽机就必须雇佣多少佃户,且规定最低人工费用为几何。

    再有便是知县为百姓谋福利弄个小铁牛放县衙,在各乡都交界装个大石磨碾子,每年到大收的季节由衙役装车上赶着县里转一圈,凭借高超效率一次性解决养不起驴的百姓磨面问题,做点实事的同时也为自己搏些政绩官声。

    这一切在周思敬眼中都不是好兆头。

    “朝廷要修的铁路越来越多,单周某眼下知道的,铁厂徐主事的铁轨一直用青龙军列运去关外,三个内卫旗军沿乌梁海铁路向西一里一里铺过去,那条估计要修到归化城,关内昌平到延庆卫一段,顺天府征发了徭役。”

    周思敬放下笔,手掌重重按着桌案,希望能以此让其他几名衙门官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道:“昌平向南经真保镇直抵武安,京营加入修路;大同往北出关到集宁,往南到太原、长治,都在修,长治、武安都是产铁、锻铁要地,山西又是煤炭重地。”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几条路不是皇帝的目的,这几条路只是陛下在大军未动前使粮草先行,还有成都的蜀王爷也凑热闹,要走了铁轨规格尺寸,还请皇帝拨下有经验的匠人,要在四川自费把铁路修了,通到西安府去。”

    “像驿道一样,铁路终归有一日要遍及天下。”

    周思敬说这话时语气带着极深的悲哀与不安,但下属同僚中总有不开眼的,诧异地鼓掌道:“好事啊,主事您这是不满什么?”

    对周思敬来说最可气的是还有人附和:“是啊主事,这样订单就滚滚而来了!蒸汽衙门也会在朝廷更加重要。”

    “当然是好事,可这有两个问题。一是太快了,陛下要把如今的青龙推为定制,一切的往返轨道、间停陆煤所、货车全以如今的青龙为定制,可你们觉得现在的青龙它是定制?”

    “他跑起来你连百步内让他稳稳停住都不行,两年里光周某人知道的跑出轨道二十余次,在轨道里他是青龙,出了轨道他是恶龙,车翻货砸的情况不是没发生过,甚至还有往返两条平行路上的青龙同时出轨撞到一处去的,是四厂吧?”

    “我记得去年四厂那个厂头给我的建议是把驾驭室改到后头,这样能防止御手在脱轨后受伤甚至撞死——我要保的就仅仅是御手么?”

    当前情况的青龙跑出轨道是个比较常见的事,因为那些陆煤所就是停车站点,军列要在接近陆煤所前减速,最后以一个非常慢的滑行速度撞在一截青龙军列铲头倒模制作的木桩上,木桩是用东洋百年老杉木的木方做的,下面有轨道凹痕,车只要开始减速了就会推着它向前走几步停在轨道上。

    陆煤所的驻军再用大杠杆把木桩吊起来拖到一边,同时另一边的绞盘悬吊杠杆则勾着一筐又一筐提前装好的煤炭放在车头后面没顶盖的煤箱里。

    等做完这些,轨道两侧两个四马拖车拉着军列向前奔驰,给军列一个速度节省时间,跑出去十几里地车热起来由车工把钩在车头上的勾索解开,四马拖车的御手向轨道两侧分开回还。

    这已经是改良后的了,每节车厢包括货厢都有专人负责刹车,刹车工具是车厢前方左右斜指向后的两根巨大铁杆,在车厢底有轴,轴另一头是与地面平行长至车尾的长杆,连接每个车轮外的铸铁瓦。

    一旦车头传来刹车命令,车厢内红色玻璃罩灯亮起来,各车厢两名刹车工就要使上全身力气把刹车杆向竖直推拉。

    万历特别制定了一项法律,沿途军民偷铁轨木轨的,正常的赔偿损失、出人命的抵命并抄没家产,尤其是使用肉身拆卸搬运这种天赋秉异的作案手法者,一律罚做刹车户,有工资、不世袭,一干就是一辈子。

    正儿八经的铁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