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次元法典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魔眼搜集列车(张大嘴巴喵一个的三)
    休息了一个晚上,三个少女原本的疲惫也消散了不少,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她们就跟着红马尾一起到餐车吃早餐。

    只不过……………

    “我吃不下去了………”

    虽然手边的食物看起来非常美味,但是濑尾静音却是一副倒胃口的样子,旁边的藤乃和两仪式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倒不是因为她们面前的早餐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此刻放在餐车正中央的那个东西。

    那是一个玻璃圆筒,里面则放着一对浸泡在溶液之中的眼球。

    但凡是正常人,看见这种东西都会吃不下饭吧。

    然而可惜的是,这里除了她们好像就没几个正常人了。不仅如此,之前那个双眼绑着皮带的女人,还站在旁边进行着解说。

    “这是NOBLE COLOR———炎烧之魔眼,我想各位应该都知道,这是会点燃进入视野中的东西———引起自燃现象的魔眼。状态良好,眼内魔术回路的质量也是上乘。不过,炎烧之魔眼通常都在控制上存在问题,详细的信息与估价还请参阅………”

    “喂。”

    听到这里,两仪式戳了戳旁边的藤乃。

    “这听起来和你的扭曲魔眼有点儿像不是吗?”

    “……………我也吃不下了。”

    藤乃抽动了一下嘴角,放下了手中的刀叉,这感觉就好像自己的眼球正放在那里被别人解说一样,怎么想怎么别扭好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餐车的门再次打开,随后一个戴着斗篷的少女从中出现。

    “哟,格蕾。”

    看着走进餐车的格蕾,方正冲她挥了挥手,而望着方正一行人,格蕾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来。

    “怎么就你一个?韦伯呢?”

    “师父他………还在睡觉……………”

    “都这么大人了,居然还赖床?”

    听到格蕾的回答,方正瞪大了眼睛,随后笑嘻嘻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

    “如何?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早餐?”

    “这………好吧。”

    面对方正的邀请,格蕾犹豫了片刻,接着便点了点头,坐在方正的旁边。没过多久,侍从便给她端上了一份早餐,在向三人行礼之后,格蕾便乖乖的吃起早餐来———她连看都不看那边的眼球一眼,或许这才是吃饭的最佳选择。

    而就在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又拿来了一对眼球。

    “掠夺之魔眼,正如其名,这是会直接夺取视线所达范围内生物生命力的魔眼,级别为黄金,虽然有些旧了,但保存状态完好。不过因为魔眼的性质,可能会对宿主造成伤害………”

    “这个魔眼倒是有意思。”

    听到这里,两仪式露出了一副看到了猎物的表情。

    “不知道如果要和持有这种魔眼的对手战斗的话,会怎么样。”

    “两仪同学,你就不能不想这些么………”

    藤乃也是无语了,然而静音则是好奇的眨了眨眼睛。

    “真奇怪,听起来这个魔眼不是很好的东西吗?是可以掠夺生命力吧,就和游戏里吸取别人的HP一样?为什么会对宿主造成伤害呢?”

    “那是因为没办法看自己吧,毕竟人只要低下头去就可以看见自己的身体和双手,而这也算是视线范围内,同样会被掠夺吧………”

    “这么看来这个魔眼虽然威力很大,但是似乎也很危险呢………还好我们的眼睛不是这种。”

    说道这里,静音也是松了口气,她的魔眼属于最普通的那种,因此倒是不担心会出现这种问题。

    “持有高级的魔眼可不是什么好事。”

    方正吃下了一块火腿,晃动着手中的刀叉。

    “一个搞不好,可能会被封印指定哦。”

    “封印指定?那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以‘保护’的名义,把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给拘禁起来,当然了,这可不是像监禁或者软禁这么简单,如果要说的话………你们就当做是被浸泡在福尔马林里,可以流传后世的那种人体标本吧。”

    说道这里,方正指了指浅上藤乃和两仪式。

    “顺便一提,如果你们的魔眼被时钟塔发现的话,也会被封印指定哦。”

    “哦?”

    听到这里,两仪式顿时一扬眉。

    “有本事他们可以试试看。”

    “这也太霸道了吧?”

    藤乃则是不满的抱怨起来。

    “我们又不是魔术师,也不是时钟塔的人,为什么他们要来找我们的麻烦啊?”

    “因为难得再次出现的魔眼不属于个人,而是魔术协会的共有财产………这就是那些白痴的想法,他们自以为可以控制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呢。因此只要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稀有物品,都是属于他们的。”

    “这也太过分了!”

    听到这里,濑尾静音也开口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毕竟无论如何,魔眼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却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外人说要把自己放到福尔马林里当标本………这种事情换了谁都不可能忍耐的好吧。

    “所以我们才要消灭魔术协会啊。”

    方正再次拿起一块三明治。

    “就是要让那些老家伙知道,时代已经变了。”

    对于少女们的交谈,格蕾则只是乖乖坐在旁边吃自己的东西,以她的立场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可以讨论的话题。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

    “我说,你怎么看?”

    果不其然,两仪式盯视着格蕾,开口询问道,把格蕾吓了一跳。

    “请,请问您在说什么?”

    “封印指定啊,你也是时钟塔的人,那么也应该知道封印指定吧。”

    “我………我………”

    面对两仪式的逼问,格蕾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不是魔术师………”

    “嗯?但你不是那个什么二世的弟子吗?那个二世是时钟塔的君主吧。”

    “是的,但是………我跟随师父也才两个月而已………而且我也不是魔术师………”

    “好了好了,两仪同学。”

    这会儿藤乃也急忙出来打圆场。

    “你看你把别人都给吓到了。”

    “是啊是啊,大家难得坐在一起,就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嘛………”

    这会儿静音也急忙安抚道,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那么,虹之魔眼呢?”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都转过头去,只见在另外一侧,一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女孩站起身来,双手抱怀,瞪视着主持人。

    那正是奥尔加玛丽.亚斯密雷特.阿尼姆斯菲亚。

    “您指什么?”

    “没听我说的吗?”

    奥尔加玛丽死死的盯视着主持人,平静的开口说道。

    “既然是魔眼搜集列车,那应该保管有传说中最高位的虹之魔眼吧?比如说出现在远东的直死魔眼之类的。”

    “哦呵………?”

    听到这里,两仪式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自己还好生生的站在这里呢,居然就有人打自己眼睛的主意?

    是当自己不存在吗?

    “冷静,冷静啊!两仪同学!”

    “是啊,对方还只是个孩子…………”

    这会儿静音和藤乃也是吓的死死抓住了两仪式,生怕她做些什么。然而奥尔加玛丽显然不知道自己正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依旧是盯视着主持人,等待着她的回答。事实上,这时候并没有人注意角落里的两仪式等人的吵闹,因为几乎所有的魔术师,都被奥尔加玛丽所说的虹之魔眼给吸引了。

    然而,面对奥尔加玛丽的询问,主持人沉默片刻,接着开口说道。

    “请恕我在今日这个情况下无法回答您。”

    “…………………”

    听到这里,所有的魔术师面色都变了。因为主持人并不是说“没有”,而是“在今日这个情况下”,也就是说,她间接的承认了一件事………

    “哼。”

    直到这个时候,两仪式才轻哼一声,坐了回去。与此同时藤乃和静音也是齐齐的松了口气。还好那个主持人没说“有”或者“会拿出来拍卖”,不然两仪式怕是就要当场发飙了。

    在吃完早餐之后,大部分魔术师都起身离开,前往另外一截车厢去参观魔眼了,但是藤乃和静音她们显然没这个兴趣,光是看着那么多眼球被放在容器里展示,就让她们有种自己的眼睛也会被挖出来放在那里的错觉………那种感觉可不怎么好受。

    此刻的格蕾也乖乖的吃完了早餐,但是并没有起身离开,而看着自己身边的少女,方正也是嘻嘻一笑。

    “所以呢?你找我有什么事?”

    “哎?”

    面对方正的询问,格蕾明显有些慌张,而方正则笑嘻嘻的摆了摆手。

    “好了,不要这么惊慌,你来找我,应该是有事情想要询问我吧,说说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是的,那个……………”

    听到这里,格蕾似乎鼓起了勇气,低声询问道。

    “那个………我听说红马尾小姐您曾经和师父一起参加过圣杯战争………”

    “嗯嗯,所以呢?”

    “我………我想要知道那个时候所发生的事情,关于师父的………”

    “原来如此啊…………”

    听到格蕾的回答,方正点了点头,而这时两仪式和藤乃她们也投来的好奇的目光。

    “圣杯战争,就是之前说过的那个召唤七个历史上的伟大存在互相战斗的仪式吧,我们也想要知道!”

    “没问题。”

    方正嘻嘻一笑,接着她顺手从旁边拿出了一块醒木放在桌上。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说给你们听听吧………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咳咳咳,不好意思串词了。”

    方正咳嗽了一声,再次拍了下手中的醒木。

    “那么,就让我们从一个男人的故事开始说起吧………一个比谁都富于理想,也因此比谁都绝望的男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