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名随从脸色更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县令又气又恼,没想到到了这还会闹这么一出。

    随从不能随意进去,县丞无品无级,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吏,无召自然也不可能进去。

    其实就算是他,无召也不能硬闯。

    只不过好歹这是在辉县的地界上,他身为一县之主,又是非常时期,定要打着“关心”的旗号强行闯见,即便事后被罚也有限。

    但这种事他一个人做也就罢了,想要带着别人一起,那是万万不行的。

    县丞心里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总之也就这么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县令木着脸,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心里却将眼前这刁钻的丫头骂了百八十遍。

    韩王就是个不好应付的,没想到身边的下人也一个比一个刁钻难缠。

    现在该怎么办?若是再不进去,那外头说不定就有人脱身闯进来了,到时候,就更被动了。

    去!

    县令把心一横,只要能够证明韩王并不在里面,他就赢了!

    “自然不敢让闲杂人等打扰了王爷清净,下官自己进去便可。只要确定了王爷安然无恙,下官即刻出来。”

    县令笑得十分和气,迈着四四方方的八字步,从容而入。

    纪青青唇角勾了勾,嘲讽一笑,偏头冲春嬷嬷点点头示意,两人也随着进去了。

    东次间起居室的卧榻上,隔着悬挂的半透纱帘,仿佛依稀可见那上边躺着一个人,县令有些犹豫,脚步不由得就慢了起来。

    王爷竟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是——甚至连起身都不起了?

    纪青青和春嬷嬷没做声,就这么站在他的身后。

    都到了这儿了,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看个清楚究竟!

    况且,韩王可不是个脾气好的,倘若他真的在,自己这么闯进来早就叫他给踹出去了,哪里还会躺着毫无动静?

    可见,这就是个哄人的空城计罢了!

    县令越想越是,心定了定,深深吸了口气正欲迈步掀开帘子进去——

    他刚刚深吸口起,伸出去的手还没有碰到帘子,后脑勺忽然一阵凉风掠过,他身体一僵顿觉不妙,然而还没有转过弯来想明白到底是什么不妙,伴随着一阵剧痛,哼也没哼一声,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砰然倒地。

    纪青青手里握着手里的粗木棒,手有些发软。

    春嬷嬷眼皮子也狠狠的跳了跳,赶紧扶住了纪青青低声道:“王妃......”

    春嬷嬷简直大开眼界、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柔柔弱弱、腼腼腆腆、整日只叫王爷哄着宠着的王妃,原来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

    那么大的木棒子,说打下去就打下去了......

    竟然没有打歪,竟然一棒子就把人给打晕了过去,这,这可真是——

    春嬷嬷暗暗汗,心里暗下决心,得罪谁也千万千万不能得罪王妃,绝对绝对不能......

    纪青青长长呼了口气,皱了皱眉道:“这家伙也不知道能晕过去多久,若是很快便醒过来那就糟糕了。春嬷嬷,你可有什么好法子没有?”

    春嬷嬷一愣:好法子?她哪里有什么好法子!

    春嬷嬷连忙摇头:“这,这人若是要醒来,谁也没法子呀......”

    纪青青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可不太好办了。

    这人要是扔了出去,县丞他们肯定会让大夫给他诊治,很快就能醒过来。他若一醒过来,就不好说了。

    纪青青便叹道:“行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拿根绳子来,先把人捆上!然后出去喝斥那些人一回,就说王爷发怒了,叫他们都在院子里跪下!”

    省的他们站在那里无事可做,心里又东想西想。

    这人啊,就是得折腾他,才会没有闲工夫去想别的有的没的。

    春嬷嬷默默擦汗:“是,王妃......”

    王妃的吩咐,她绝对绝对不打折扣的立即执行!

    捆好了县令,春嬷嬷便推开门出去,端起王府管事嬷嬷高贵冷艳的范儿,目光一扫,县丞以及几位随从就下意识的缩了缩,有种矮了一截的感觉。

    “传王爷话,都给我跪下,跪到王爷满意为止!”

    县丞等一怔,面面相觑。

    “这位嬷嬷,敢问我们大人——”

    春嬷嬷一记冷眼冷冰冰盯了过去,冷笑道:“这是你该问的?还不跪下!”

    随从们双腿一抖,扑通扑通全都跪了下去。

    县丞一僵,不知所措。

    春嬷嬷慢慢朝他走过来,站在他面前冷冷道:“怎么?王爷的命令在这辉县竟是如此不好使?”

    县丞到底不敢跟她硬碰硬,只犹豫了不到两句话的功夫,就老老实实的跪下了。

    春嬷嬷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绷着脸道:“都给我跪好了!否则,哼!”

    说毕转身,昂着头嚣张无比的进屋去了。

    羽六等终于匆匆回来了。

    东宫到底低估了韩王府的人,或者并不认为韩王府的人敢真的动手,这派来的虽然也是高手,但跟赵玄懿身边一等一的精锐亲卫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若不是他们人多,羽六等人又关心则乱有些慌神,战斗早就结束了。

    将人全都捆了堵住嘴扔在院子里角落,羽六等急冲冲冲进来,看到院子里一溜跪着的人,全都愣住了。

    羽六“咦”了一声看看左右兄弟,结结巴巴道:“这——我是不是眼花啦?”

    几个侍卫摇摇头,同样愕然。

    刚还气势汹汹的往院子里闯呢,怎么这转眼的功夫一个个的就全部跪在这儿啦?

    难道真的是王爷回来了?

    羽六心中大喜,忙道:“你们在这守着,我进去看看!”

    奔到屋里,光看到纪青青和春嬷嬷,羽六大感失望,忙道:“王爷没回来吗?那狗官呢?可有为难王妃?还有院子里那是——”

    纪青青笑笑,轻描淡写的说了。

    至于那狗官,她朝屋中角落里扫了一眼,羽六看见,张了张嘴:“......”

    跟春嬷嬷一样,羽六也在心里默汗。

    王妃娘娘,您可真让属下刮目相看......

    “你们受伤了吗?先去更衣上药吧!一时半会,想来也不会再有别的意外了。”纪青青笑笑,心里只能默默祈祷时间快点再快点,赵玄懿快点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