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吞噬世界之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解开的封印
    “你不是想要活捉那个女人,你想杀了她。”

    在那被遗忘的旧世界当中,望着面前的亚当之子,曾经的天国副君梅塔特隆、后来的堕天使路西法如是说道。

    天使的目光犹如火焰,所有直视天使目光的凡人都会直接焚化为盐,但在路西法面前的人却是例外,因为他的父母曾是神之子、居住在伊甸园当中的最古老人类,他的父母曾与天使为伴,与神相居。

    原人,最原始的人,生活在伊甸园内不知生老病死为何物的神之子。

    亚当、莉莉丝、夏娃都是如此,莉莉丝能够轻易的攀爬上象征万事万物地位阶梯的卡巴拉山,与那天使拉结尔交谈,寿命无止境、欢喜无止境、力量无止境。

    唯有在逐出伊甸园之后,最古老人类的力量才被一点点削弱,但纵然如此,亚特兰蒂斯人依然有千年寿命,而该隐的力量更甚于亚特兰蒂斯人。

    他被神所诅咒,无法感受到感情却也不老不死;他被蛇之父所宠爱,顺从黑暗以获得了移山倒海的力量。

    望着那亚当之子,梅塔特隆能够感受到在其体内蕴藏的强大力量。如果他真的想要做什么,在这个神魔沉睡、天使离去的时代,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拦他,但他却什么也没有做。

    “你并不是在帮助撒旦脱困。”

    望着他,天国副君如是说道。

    赤裸的男人没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微风拂过身体的微凉触感,感受着脚下松软泥土的湿腻,感受着这个世界的美好一切,但那如坚石般的心灵却怎么也无动于衷。

    自己一定是缺了什么。

    他的理性告诉着自己,但他的心却对于理性的话无动于衷。

    一个感受不到情绪变化、像石头一样的人,真的还是人吗?依稀间,他隐约记起自己好像曾经如此问过自己。

    在失去感情之前的记忆依然清晰,那些自己或喜或怒时的记忆好似昨天发生的一般,他知道那时候的自己是笑得很开心也怒的很直接的,但默默感受着那些过去的记忆……却只像是在翻一本旧书,虽然看见了,但也仅仅只是看见了,毫无触动。

    “为什么要助它脱困?”

    平静到可怕的声音说着,毫无起伏波动。

    “它早已决定好了一切,又有谁能够违抗它的意志。”

    “它已经死了。”

    那坐在刀剑王座上的残翼天使再度说着。

    是的,那条大蛇陷入到了永眠当中,它已经变成了地球本身,永眠即是死亡,那条大蛇已经死了,只是死掉的东西蠢蠢欲动试图活过来。

    该隐不置可否,他用平静到毫无起伏的话说道。

    “梅塔特隆,你真的认为它死了吗?”

    在那被遗忘的旧世界当中,残翼的天使没有再说话,在那永远躁动不安的旧世界残骸当中,新一轮的叛乱再度出现了。

    眼前的影像随着叛乱的爆发而消失,而该隐却依然沉默着。

    不知沉思了多久,男人感受到了来自地上的一阵感应,那是那名为天使拉结尔、撒旦、大蛇的怪物的气息。他明白,那个被封印的容器终究还是被解开了。

    恍惚间,亦如是再度回到了那一天。

    ……

    “为什么不将这个雕像永远封印,要留下一个钥匙。”

    自己看着面前的法兰西人,那个法兰西人正在对着那个装有魔王心脏的戎装少女雕像虔诚祈祷着。

    对于自己的话,那个过去荣光无限的法兰西人却没有回应,而是依然虔诚向着他的圣女祈祷着,当漫长的祈祷结束之后,他才莫名发出了痴痴的低笑声。

    最终低笑声变成了莫名的疯癫狂笑,那疯疯癫癫的法兰西人睁大了他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发出了咏叹般的声音。

    “永远封印?亚当之子、吸血鬼的始祖、我等的祖先啊,又有谁能够将这蛇之父永远封印?便是全知的门之主亦不能。世上不存在能够封印那蛇之父的力量。”

    “并非是我要留下一个钥匙,而是这个钥匙必然存在,因为这个雕塑总有一天要被开启,这是必然。”

    明明是他亲手封印了那个心脏,但那个疯疯癫癫的前法兰西元帅却不这么认为。

    而看着面前疯疯癫癫的法兰西人,自己则看着手中的“钥匙”——一面精巧的旗帜,只要将这面旗帜放入那戎装少女的手中,那雕像便会被打开,这是唯一开启雕像的方式。

    于是……

    “啪!”

    自己折断了这面金属的旗帜,开启这个雕像的钥匙消失了,雕像也就成为了不可能会被开启的事物,没有钥匙,又要如何开启这个封印了魔王心脏的雕像。

    永眠的大蛇,便如此永眠吧。

    但在一旁,亲手打造出这把钥匙的法兰西人却只是瞥了一眼,看着断裂的钥匙无动于衷,便又转过头去,望着面前的戎装少女雕像。

    在他的眼里,那圣女的英姿是如此令人向往。

    那雕像绘制的正是那年他所见到的,那个十七岁的少女高举手中的旗帜,然后缔造出了一个宛如神话的传说故事。

    看着那雕塑,他喃喃着。

    “没有意义的,一切都已经决定好了,那伟大的蛇之父安排好了一切……你毁掉了一个有形的钥匙,但也会因而诞生出一个无形的钥匙,无论如何挣扎都是无用,因为蛇之父终将醒来。”

    “该隐,你帮助了我,我便以这源自异世界的知识来帮助你,但不要以为这真的能够实现你所想要的。终有一天,这个看似是封印的东西将会被揭开,届时,永眠的蛇之父将会醒来。”

    ……

    男人曾经以为自己将它永远的封印了,但达芬奇、乌贝托,以及刚刚揭开那封印的人类,似乎那雕像上有什么魔力一般,在吸引着那些惊才艳艳的人们奋不顾身的试图揭开那封印、以唤醒那沉睡的魔王。

    “非是人在追逐知识,而是知识在追逐人,它的追逐残酷而无情,亦如鹰隼在追逐地上的兔子。”

    不知为何,男人想起了那个法兰西人经常说的一句话。

    也许,从来不是那些惊才艳艳的人们在追逐雕像,而是雕像在追逐那些惊才艳艳的人们,它的追逐冷酷而残忍,那些惊才艳艳的人们,谁也没能逃过它的追逐。

    这才是真相吗?

    男人思考着,他并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低下头,身旁已经跪伏着数不尽的海底生灵,从脚边到视线的尽头,数之不尽、无穷无尽的生灵伏倒在他的面前。

    它们在恳请王的回归。

    王并没有拒绝,因为在很久以前的过去,曾经有一个美丽的身影嘱托他要善待这些孩子们,王曾经违约了,但现在,他应该履行自己当初的承诺。

    无关其他,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当初向那个身影许诺过。

    即使这个承诺只能延续短短的一段时间,便会因为那个注定到来的末日而消散,但至少,在那末日到来之前给予这些生灵们以最后的繁荣吧。

    末日前最后的繁荣,仅此而已。

    当那沉睡的力量苏醒之时,一切都将画上句号。

    “……曾经有一个巨人,有一天它睡着了。而在它睡着的地方有一群蚂蚁,蚂蚁不能理解巨人为什么不再动弹,于是蚂蚁们认为巨人死了。在那之后,蚂蚁们一代又一代的繁衍、死亡,过了百年之后,长眠的巨人再度苏醒,在蚂蚁们眼中发生了什么?它们认为巨人复活了。”

    在得到了那本书之后,那个疯疯癫癫的法国人曾经对男人念叨着这个故事,他说,亦如那在拉莱耶中长眠的伟大克苏鲁一般,蛇之父不会死去,死亡只是它的一次长眠而已。

    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在奇妙的万古之中,即使死亡亦会消逝。

    ……

    伦敦,地下教堂内。

    这座地下教堂曾经记述了郇山隐修会的过去,达芬奇的一部分尸骸埋葬于此,牛顿曾经在此成为隐修会的导师,从这里曾经发出过改变世界命运的决定、令里世界第一次与表世界联合起来对抗当时的纳淬德国。而现在,在这里的只有众多尸体。

    “你们必将……”

    “咔!”

    一个愤恨的怪异声音尚未说完,回应它的只有刀斧落下的声音。

    到处都是尸体,人类的尸体、吸血鬼的尸体、穿着隐修士服饰的蛇人尸体,宽广的地下教堂内,众多的血液混杂在一起,形成了诡秘的颜色。

    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面色苍白,看着面前的驼背老修士,露出了笑容。

    “克劳文修士,怎么,你还不打算放弃吗?”

    而看着他的笑容,被他称呼为克劳文修士的驼背老修士却只是漠然的看着他,不同于之前在北极的时候,此刻的老修士看起来越发怪异起来。

    他的头部趋近于蛇头的三角形,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眶,让人不寒而栗,身上遍布蛇鳞,过于苍老的身躯即使是在转化为蛇人后也无法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反而驼的越发厉害了。

    “吾主已经赐予了你以力量,为何你要背叛。”

    怪异而嘶哑的声音说着,但在他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却露出了微笑。

    “力量?我不得不承认那确实是很强大的力量,但是……既然力量源自那个雕塑里,我为什么不将这股力量直接据为己有?”

    “克劳文老修士,看来你真的是老了,对于下属组织的控制力都变弱了,以至于没有意识到下属组织的不满和抗拒。我只是稍作鼓动,像彼得之手这些对于郇山隐修会忠诚近千年的组织居然都投向了我,这次的突袭你们毫无察觉,看来现在是真的没有谁支持你们了。”

    “吾主即将苏醒,凡人却在为这些蝇头小事而争执,实在是吾等无能。”

    对于西装革履男人的嘲讽,老修士平静如常,只是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战场已经被打扫干净,仅有老修士一人了,众多的吸血鬼和人类士兵们都慢慢围了上来,西装革履的男子也不担心有什么意外,反而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在我出生的时候,我就注定不会平凡。我的父亲是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我的叔父是法兰西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所有人都在称赞和敬畏我的那位叔父。最初,我也一样很崇拜我的那位叔父,因为他的战无不胜,但后来我变了,我不愿仅仅如此,我不应该只是‘拿破仑的侄子’,我不应该只是活在我叔父的阴影下,我应该超越他。”

    “我成为了法兰西的皇帝,成为了拿破仑三世,我拼命的试图超越我的那位叔父,但最后却意识到这根本不可能……”

    他一边说着,并看向面前的克劳文修士。

    “但凭什么,凭什么我就只是‘拿破仑的侄子’?我不惜成为吸血鬼以获取永生,只为了找到一个机会,终于,我找到了这个机会。”

    他的目光注视着克劳文修士手中的雕像。

    “我的叔父曾经得到过世界秘钥,他因此建立了难以想象的功勋,但我即将要做的,是远远超越我叔父拿破仑·波拿巴之上的无上伟业。”

    他缓步走向老修士,老修士试图抬手做什么,可随即无数的子弹射向他,将他的身体如同一块破布般撕的支离破碎。

    雕像从克劳文老修士的手中滑落,掉落在血泊当中,西装革履的男子……不,夏尔·路易·拿破仑·波拿巴,这位拿破仑三世皇帝从血泊当中拾起沾满鲜血的雕像。

    那染血的戎装少女仿佛在看着他,那英武的面庞亦在血的沾染下多出了几分邪性与狂热。

    望着手中的雕像,拿破仑三世喃喃着。

    “其实打开这个雕像的方法,真的很简单啊,需要的就是你们这些转化为怪物的家伙的血而已。”

    在他的声音当中,封闭许久未曾打开的雕像从身体两侧出现了一条小缝,雕像缓缓打开,露出了深藏在其中的一颗心脏。

    那心脏仿佛活的一般,依稀还在隐约跳动。

    注视着面前的心脏,虽然在梦境当中已经见过了,但男人确实是第一次真正看见那颗心脏。只不过,他并不打算像梦境当中指引的那样让心脏的主人苏醒。

    他不会唤醒心脏的主人,他要夺取深藏在这颗心脏当中的强大力量。

    “我将会成为新世界的神。”

    望着手中的心脏,男人的瞳孔当中闪耀着狂热与贪婪。

    ……

    与此同时,在海墟的某处,抓住父女两人的巨龙朝着天穹屏障破开的大洞飞去,那无数的海水灌入这处海底世界当中,也给予了出入的方式。

    巨龙直接顶着庞大的水压朝着出处飞去,即使是在海水当中,它亦是如此的矫健,它的体表覆盖了一层淡淡的光圈,将海水排斥在光圈外,令手中的父女也不会被海水所淹死。

    一千米、两千米、三千米……

    飞快的朝着海洋的上方飞去,良久之后,面前终于出现了光亮。

    “嘭!!!”

    伴随着巨大的水花,跃出水面的巨龙在空中翱翔着,又朝着不远处的陆地的方向飞去。

    而当巨龙停留在沙滩之上时,它挥舞着自己的翅膀,将爪子所抓住的父女二人轻轻放在了沙滩之上。

    罗伯茨已然痛到昏厥过去,而唯一保持意识的只有基本没受伤的琼,琼艰难的从沙滩上站起,望着面前那只在影视和神话当中才会出现的庞然大物,望着那双望着自己的竖立金色瞳孔,呐呐不能语。

    不知道为什么,她仿佛感觉面前的庞然大物对于自己和爸爸并没有恶意,似乎还很有善意。

    “你……”

    话音未落,面前的巨龙身体似乎有些站立不稳,然后突然开始了缩小,并最终在琼的面前变成了一个倒在地上的赤裸人形。

    那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微卷的长发、身材高挑,看起来是个典型的美人,只是在她的腹部是一个巨大的伤口,正在不断地流血,以至于她昏迷在了地上。

    而当看见面前的人形时,琼不禁长大了嘴,在这段时间里她已经受到了太多的惊讶了,但任何一次惊讶都无法与现在的这一幕相比。

    “温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