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九章 父子恩情
    神龙殿。

    寝宫之内,华灯初上。

    李二陛下跪坐在靠窗的地席之上,太子坐在他对面,两侧是魏王、齐王、蜀王、燕王、蒋王等等一众皇子,长乐、晋阳、城阳等几位公主在不远处的卧房中,与杨妃、韦妃、徐妃等嫔妃一件一件整理着衣袍。

    气氛有些凝肃、压抑。

    李二陛下伸手接过晋王斟的茶水,呷了一口,看看面前几个儿子凝重担忧的神色,不仅哑然失笑。

    心中慰籍。

    开口道:“汝等毋须担忧,为父当年横刀立马、战阵冲杀,可不比程咬金、丘行恭那些夯货杀得人少,天下英雄,哪一个不是俯首称臣?如今虽然年岁大了,却也不用亲自上阵,整日里坐在中军大帐,行军坐卧皆有内侍照料,与身在宫中无异。”

    话是这么说,可几个皇子依旧满面担忧。

    虽然性情不一,但是皇子们对于李二陛下的敬畏之情却是一般无二,平素怕得要死,可心里也是真心关切。

    太子苦着一张胖脸,叹气道:“话虽如此,可辽东苦寒,山高水远,父皇的身子骨毕竟不如当初,儿子们岂能不心中担忧?”

    他是最怕李二陛下出事的那一个。

    除去儿子对父亲那种天性的孺慕不谈,若是李二陛下当真在东征途中有什么意外,必将引起朝中巨大的风波。东宫的力量如今虽然比前几年强盛许多,朝中的大臣们也更多依附,可毕竟尚有晋王在一侧觊觎储位,关陇贵族们更是虎视眈眈,没有李二陛下压着,谁知道这些人会做出何等疯狂之事?

    李二陛下最是不耐烦看到太子这等优柔寡断、患得患失的性子,男儿汉大丈夫,自当意志坚定一往无前,即便遭遇挫折,那也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自己硬生生趟出一条路来,整日里这般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能有什么出息?

    冷哼一声,沉声道:“帝国如今众正盈朝、国泰民安,即便为父有什么闪失,有赵国公、宋国公、越国公这些朝廷柱石在,天下就乱不了。身为太子,自当迎难而上,有所担当,坐镇长安监国之时,要让天下臣民心生安定,即便朕阵亡在辽东,亦要确保江山稳固、社稷安宁!”

    太子吓得面青唇白,急忙跪伏于地,连声请罪。

    其余诸位皇子也心中战战,不敢出声。

    卧房里几位嫔妃、公主被惊动,纷纷出来查看,见到几个儿子尽皆拜倒在地,李二陛下脸上则阴沉似水,都心中诧异,不知是谁又招惹了陛下。

    李二陛下威望绝伦,这个时候无人敢上前劝阻,除了晋阳公主与徐妃……

    徐妃在一旁文文静静的站着,俏脸上一片宁和,纹丝不动。

    若是李二陛下对大臣发怒,她尚可上前去劝谏一番,可眼下李二陛下发作的乃是一众皇子,她就不能出面了,否则难免瓜田李下之嫌……

    长乐公主隐蔽的用手指捅了捅还在看热闹的晋阳公主的腰肢,冲着父皇那边努努嘴。

    晋阳公主心领神会,脚步轻盈的走到李二陛下身边跪坐下去,一手揽住李二陛下的胳膊,娇憨道:“皇兄们也真是的,既然是担忧父皇御驾亲征远去万里,自当在父皇面前彩衣娱亲哄得父皇高兴才是,怎可招惹父皇生气呢?真是不孝啊!”

    李二陛下无奈,气道:“你个小丫头,跟着掺和什么?一边儿玩去!”

    晋阳公主却不怕他,也不理他,看着齐王李祐道:“听说五哥最近在府中请了诸多戏子,整日里排练着曲子,要在父皇面前唱舞一曲以为壮行,怎地跪在那里不声不响的?来,快给父皇唱一曲,也让小妹听听!”

    地上跪着的齐王李祐连都白了……

    小祖宗诶!

    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为兄只是一时好玩,弄了几个戏子在府中唱曲儿解闷,何时说过要在父皇面前献曲了?而且由于保密做得不好,被御史台那帮子御史言官得知了,这些时日以来不知弹劾了自己多少奏章,自己正害怕父皇提及此事遭受责罚呢。

    你这是要害死我啊……

    然而李二陛下却没有发作,只是瞥了吓得鹌鹑一般的齐王李祐一眼,训斥道:“平素朕懒得管你们,可身为皇子就代表着皇族的颜面,也得持身守正、明辨是非,整日里跟一群戏子胡天胡地,成何体统?太子,你回去盯着这厮一些,让他将府中戏子都撵走。朕出征以后,你替朕监国,自然言出法随,他若是不听话,就替朕严惩于他,不得袒护!”

    “喏!”

    太子连忙领命。

    李佑心里松口气,面上却丝毫不敢表露,连忙道:“父皇教训得是,儿臣知错,回去之后就将那些戏子尽皆遣散,不敢违命。”

    李二陛下捋着胡子,看着眼前这几个已经成年的儿子,也是心绪万千,叹息一声,道:“都起来吧。”

    “谢过父皇。”

    几个皇子起身,老老实实的跪坐,眼观鼻鼻观心,乖巧得不得了。

    晋阳公主接过李治的活计,替大家斟茶。

    李二陛下喝了口茶水,目光从儿子们脸上一一扫过,柔声道:“为父性情刚硬,有些时候对于你们过于严厉了一些,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身为父亲,自然希望你们一个个的都能有出息,虽然太子只能有一个,可这天下是咱们家的,你们自然应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团结起来将这锦绣江山好生打理,千秋万代的传下去。”

    皇子们谨然受教,不敢说话。

    李二陛下看着李治,说道:“太子乃是为父之嫡长子,理应册封为太子,克继大统。如今为父只是允许你与太子公平竞争,却绝对没有认可你可以取代太子。朕离开长安之后,你要谨守本分,明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决不可依仗为父之宠爱,便恣无忌惮、毫无底线!”

    李治忙道:“父皇放心便是,儿臣对太子哥哥绝无半分轻慢之心,只是觉得自己更适合继承父皇之大统,并非无视手足之情。这江山是父皇的,父皇哪一天给我,我就尽心竭力做好准备。父皇若是不给我,我就安心做一个富贵王侯,尽心辅佐太子哥哥。”

    李二陛下欣然道:“如此甚好!”

    他又看向太子,目光复杂了一些,柔声道:“勿要觉得父皇偏心,皇位之归属,不仅关系到尔等手足之未来,更关系到整个皇族之存亡、江山之延续,为父不得不慎之又慎。不过你放心,为父答应你,只要你能够做一个合格的太子,让为父看到你将来继承大统之后也能够有能力当好皇帝,为父绝不会辜负于你。”

    事实上,他心中对太子的不满,以及急不可待的易储之心,在这两年已经有所削减。

    随着太子在房俊、李绩等人的辅佐之下渐渐有所担当,不再如以往那般胡闹不堪,李二陛下的心意也有所变化。

    他又岂能不知一旦易储,给自己的儿子们会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导致什么样悲惨的结局呢?但凡太子能够让他看到希望,他都绝对不会轻易将储位交给李治。

    然而他不仅仅是一个父亲,更是一个扺掌偌大帝国的皇帝,他不仅要为自己的儿子们负责,还有为天下亿万黎庶负责。要在儿子们的幸福美满与江山的锦绣繁华之间做出取舍,当真不易……

    太子跪伏在地,涕泗横流,哽咽道:“儿臣对父皇之敬仰,亦如登临泰山仰望苍穹一般!儿臣乃是父皇所生,这江山更是父皇打下来的,您给不给儿臣,全由父皇乾纲独断,儿臣心中绝无半点埋怨。”

    若是当真易储,他也不会埋怨父皇,只会埋怨苍天。

    既然注定不让我继承大唐皇帝之位,那又为何让我生而成为父皇的嫡长子呢?

    将这一切都归于我的名分之下,最终却又残酷的掠夺,上苍待我何其冷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