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3033章 诛杀余宇是正事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余宇那边走了之后,被大火波及的其他人又有不少回来了,看着自己的族人,或是同伴连之前的一半都不到了,很多大能们的脸色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怒吼声此起彼伏。

    “攻进去……”有人大喝一声。但四周一个附和他的都没有,别说是攻进去,就是往边上靠,都没有人敢这么做,蓝头发的异族人或许是因为惹了这桩祸事,他们都没再出现了。回来的人里面,也包括唐年,不过他的身边,没有了赵家的人。

    唐年默默也离那高空中悬挂的画面远远的,并不敢靠近,大家彼此间都离的很远,唯恐再向之前那样,被玩意一锅端了。

    本来之前靠在一起,有抱团取暖的意思,大家都靠近,也就都不敢轻易动手,反过来也可以增强这边的威视,跟那个世界对抗,多少有这层意思在。

    现在倒好,各方的距离,以肉眼都无法辨识,只能靠灵识感应彼此的存在。一个个光点在高空闪烁,围着那个画面默默的驻留着。

    那画面前的一个方位,空间已经塌陷了相当一部分,便是之前被那蓝头发的异族人以重宝损毁的。

    晃动着的画面,此时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个蛟龙状怪物的身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画面,此时看起来很有些让人敬畏。

    一个怪物而已,居然能威胁到此时那么多的大能,当时就算是大能们有心要保护好自己的同伴,族人,无暇他顾,来不及跟那个怪物对抗,但那个怪物敢出此出手,就证明了它并未将这些大能们放在眼里。

    还是它有后手呢?

    唐年默默的看着那副画面,他看起来仍旧有些胖,不过现在的脸色看起来较之余宇最初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成熟了很多,他的眼神此时越发的老辣而凌厉了,他默默的看着注视了好一会儿那个画面,然后看向了余宇之前逃走的方向。

    唐年只是微微调转了头,没有更多的动作了,他还是像刚才看那副画面一样,默默的看着余宇离开的方向。

    “我知道你来过了,只是不能确定……”唐年默默的说道“余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能将自己的气息都改了的?”

    “你不是说,那里面的东西,是可控的吗?”虚空深处,一个中年男人看着对面的一个女人,默默的说道“你不要告诉我,那是你们猜测的。”

    “你怕了?”那个女人淡淡的说道。

    “我怕?”中年男人一身灰色的袍服,看起来威武而坚毅,浓眉大眼,身材高大,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我是担心你们玩过头了。你不要忘了,你们有一个尊者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怎么回事,这个世界,比你们预想的要复杂的多。”

    那女人,一身宫装,看起来很年青的样子,椭圆脸,睫毛很长,平静而自然的盘腿坐在那里,看她的样子,跟此时余宇空间戒指里的羽凰天宫的尊者慕容容,十分类似。

    此人便是羽凰天宫的人,但却不是尊者,而她对面的那个人,正是九幽冥府的人,也不是一般的舵主。两个人,来到此处已经许久了!

    “有什么玩过头的”宫装女子淡淡说道“我倒是有些吃惊了,幽帝将我们尊者失踪的消息告诉你们干什么?”

    “这个需要你们操心吗?”灰袍男人冷漠的说道,他盯着眼前的女人,然后沉默了一下,漠然说道“以前,我们是你们的替死鬼,代替你们送死,让这个世界的人发现不了你们,我们为你们做的够多的了。仙界的任务,需要做那么多事吗?”

    中年人冷笑一声看着那女人“这些年来,你们羽凰天宫从这个世界,从魔族世界,得到了多少好处,我们还不知道吗?你们还跟他们的商行交易吧?哼哼,真是有意思!”

    “呦”那宫装的女子非但不吃惊,反倒微微一笑“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不过这也无妨,这些事,是我们在替仙界做事该有的回报,你们难道没得到过好处?

    就依你自己为例,你当初只是个武者,连武帝的境界都没到,进入邪修,然后走到现在,不然的话,你的尸骨,怕是都腐朽了吧?

    你还能有今天,坐在这里跟我说话?你们邪修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从这个世界得到了多少?你们自己心里没数吗,你们杀过多少这个世界上无辜的人?”

    那尊者淡淡的,以嘲讽的眼光看着那中年的灰袍男人“怎么,你现在想跟我谈道德吗?你配吗?”

    “你……”中年男人脸色微微一变,红了一红,额头上的青筋微微暴起,胸口急速的起伏着,但眼前的宫装女子纹丝不动,淡定而从容的坐在那里,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像是没事人似的。

    “罢了”灰袍男人冷哼一声“不扯太远了。眼下的事,你们打算怎么做,这个世界的怪物居然能跑出来,而且还那么厉害,想控制,恐怕是极难的,而且现在龙族,大鹏族都来了,我们一时间也比较棘手,这个世界又是你们发现的,你们散播的消息,你说,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有什么怎么做的”那女修淡淡的说道“龙族来了就来了呗,他们也无非就是为了利益。哼哼,什么高贵的龙族,无非就是如你我一般,在这大千世界修行队伍里的一支,仅此而已,他么闻到了足以让他们动心的利益味道,也一样会跟苍蝇闻到了血腥味一样,飞过来。”

    灰袍人冷漠的盯着对方“说重点,我知道你们被龙珠压的抬不起头,但这跟眼下的事,无关”

    “哼”那宫装女修冷哼了一声,显得十分的不高兴。原来,这个世界上,灵族跟龙族,其实一直是不太对付的。

    这是两个大的种族之间的问题,虽然一直也不至于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但彼此基本上不来往。今天被这灰袍人当面说破,这女修有些不高兴了。

    “我们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镇守此地,然后坐等那个余宇上门,发现他,立即诛杀,杀了余宇,你我的事,就算是办完了。其他的都可以不用考虑,自有人去考虑的。”那女修冷漠的说道。

    “你说的容易”那灰袍人冷笑一声“余宇就是来了,你怎么发现他?现在又闹这一出,谁还敢轻易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