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2925章 拜见重央
    如果当时的肖辰一直那么出风头,他离死也就不远了,所以之后很快她就被关押起来了。听完之后余宇才明白,这事,应该是祖族的人,有人想要保护肖辰,这才将他关押起来。

    这个关押肖辰的地方看似不起眼,但却离祖族的执法堂不太远,没人敢在这里捣乱。余宇跟外面的人通知一声,很顺利的将肖辰带走了。

    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严密监视之下,尤其是那个郑家。

    被关押一来,苑萼一度来看肖辰,可是不久之后就没再来了,这事儿让肖辰很难受,余宇简单的跟他解释了几句,肖辰立刻明白了。

    苑家因为这桩婚事,恐怕是惹上大麻烦了。现在就算是余宇来了,能不能将苑萼娶回家,也都是未知之数。肖辰并不傻,相反十分聪明,他一听到郑奇的背后是神场境后期的存在,也立刻傻眼了。

    他的靠山是余宇,他知道,而余宇的最后靠山,就是穆凌子。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跟穆凌子一样的人,余宇估计也很难办了。

    肖辰心事重重的跟余宇去了苑家,不管怎么样,他又能见到苑萼了,这事儿,他还是挺开心的,一路上显得很焦急,忐忑不安的样子,让余宇又气又觉得好笑。

    苑家有人负责接待他们,将师徒二人安顿在了一个小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个,苑萼没来,很显然,肖辰很失落。

    余宇没拦着他,让他去找苑萼了。能不能找到都无所谓,他们俩的婚事,现在他们两个还真的做不了主了。

    晚宴很快开始。祖族的虽然骄傲,但却懂礼数,很客气。余宇的名头,实力,背景,其实早已碾压祖族的很多人了。他们想在余宇面前逞威风,一白多年前可以,现在早已不行了。所以非常客气,并未慢待他。

    算是苑家的家宴了。苑南天没来,不过原苑家有星场境后期的高手出来,陪同余宇,喝酒聊天,但就是不谈正事,余宇也不谈,一副宾主尽欢的样子,余宇发现肖辰一直闷闷不乐,而苑萼更是早早就退场了。

    苑萼的眼珠子都红了。可见,这两人估计这时候正闹心呢,那还有闲功夫吃晚宴。

    回去之后,余宇闭目思考了一夜,他本想着是不是要去郑家拜访一下,毕竟这次来,自己是来迎娶祖族的孩子的,不是来闹事的,如果闹的人家不开心,这事儿就办的有点那看了。

    可是他转念又一想,这个郑家,这么大明大白的跳出来了,可见是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了,而且似乎有了正面抗衡的意思了。这个郑家的老祖宗,那个神场境后期的高手,是不是已经默许了啊?

    如果他默许了,自己去,不能说是找死,也会碰一鼻子灰,闹个自取其辱的下场。不过若说那个人敢跟自己直接作对,甚至对自己下死手,余宇也是不信的。

    祖族的神场境高手,后期的,据穆凌子的确切信心,只有俩,一个是这个郑家老头,还有一个是个女修。

    名叫重央!

    这是一个终生未嫁的女修,已经很久不出来了,穆凌子本人也没有见过她,但听说,木乾道人见过她,也就是乾正学府的创始人,木乾道人,跟这个重央,有过几面之缘。余宇决定去拜访她。

    祖族的人,寿元较多,这个重央,论年代,她甚至还是木乾道人的前辈,不过当时她的境界也就是跟木乾道人相仿。木乾道人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一生不停的游历四方,见多识广,见过的高手也很多。

    这些事,只是保存在凤麟阁的典籍室内,到底是不是真的见过,余宇等这些凤麟阁的后辈,也不清楚。

    重央生活在一个很偏僻,很安静的所在,距离祖族的中心区,较远。余宇相信她住在那里是有理由的。不过他不知道而已。

    跟苑家的人说了之后,苑中海冷笑“你要是能见到他,余宇,我就真的服了你了!去吧,没人会拦着你的,但,哼哼,你若不是碰一鼻子灰,就怪了。”

    余宇只是个百年来刚出道的毛头小子,如果对方不见,那才是正常的。余宇笑笑,嘱咐肖辰道“你的这个婚事,现在你是当不了家,做不了主了,为师也不行,我这也要去求人了。你在家老实带着,记住,不要在我外办事的时候再惹事了,那就是最大的帮忙。如果苑萼不愿意见你也没有关系,毕竟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她也很害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肖辰很懂事的点点头,余宇放心的离去。这里是苑家的地盘,如果肖辰本人不出头,就是郑家的人来了,也不敢过于放肆。毕竟,祖族是有自己的规矩的,苑南天本人还是个神场境后期的大能。

    苑家的人领着余宇,飞了许久的时间,这才在一个小山谷内停下来。有人早已察觉他们,一个男孩,虎头虎脑的,一个小女孩,长的跟瓷娃娃似的,说不出的漂亮,怎么看,怎么跟假的似的,余宇喜欢的不行了。

    那人非常客气的对两个小孩子行礼,两个小孩还小,还有些懵懂,但又故作老成,装作一副大人的样子,频频点头,惹的余宇暗自好笑。

    听说是余宇这样一个外人要见他们的祖母,那虎头虎脑的小家伙的头摇的跟拨浪似的“不见不见,你就是余宇吗,我们祖母不见,你走吧!”

    那小女孩好奇的看着余宇,没有说话。

    苑家的人早知如此,苦笑着看向余宇。余宇笑笑,弯腰,说声道“劳烦你去跟你家祖母说一句话。如果他再不见,我这就离去!”

    “说什么?”小家伙抬头,警惕的看着余宇。

    “你就说,木乾道人的玄徒孙余宇,拜见重央老前辈!”余宇道。

    “木乾道人……就说这个?”小孩是显然不知道木乾道人的,但他似乎是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分量,想了想,那小女孩眨眨眼,道“我进去说吧,你在这里看着。”

    那小男孩点点头,小女孩子一溜烟的跑进了山谷。山谷其实不大,谷口有低矮的栅栏,余宇他们两个就被拦在了栅栏外,一步也不敢往里去。

    从栅栏外可以看到山谷内尽是些花花草草的,还有几栋简单的木头建筑,看上去,跟个山间的农家院落相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