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2895章 风雪夜宿人
    上次对方的进攻一事,让余宇的很多事都受到了影响,其中就包括小罗天界,在他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对方就攻击过来了,导致此事在当时看来,显得毫无意义。不过现在看,这事还是有意义的,不过他要修改了,不但要修改,还要大改。

    宗门这边有条不紊进行宗门发展的时候,突然一个消息传来,肖辰被人扣了!具体说,就是被祖族的人扣了,原因是肖辰在大战结束之后,一切都恢复平静了的时候又想念苑萼了,当然,这是人之常情。

    让余宇没想到的是,他跟自己打了声招呼,说是自己要出去历练,余宇也没多想,就让他去了,结果他不是去历练了,而是去找苑萼了。

    具体说,就是去求婚!

    结果就被人给扣了。

    肖辰是余宇的弟子,不缺晶石,一路借用各宗门的传送阵跑到了那里,不奇怪,不过也还是让余宇有些刮目相看,自己当年都是在府主的陪同下,才跑到祖族那边去的。这小子居然一个人跑去了!

    被扣的原因不明,不过听对方来人的口气,似乎肖辰在那边惹了某个不该惹的人,最后大打出手。现在的肖辰刚过洞场境,还是在余宇帮助下,才让法则加身的时间缩短。

    余宇之前还纳闷了,为什么肖辰这个慢性子的人,那么着急自己的修为了,敢情是为了娶媳妇。不过这个境界,在神秘的祖族那里,倒也不是高手,肖辰本人也是武道入场能,跟巴飞燕是一样的,他的资质也不突出,余宇费心费力才让他的境界稳步提升。

    放在人堆里,肖辰除了长的不错意外,其他的都不突出。祖族的人又十分看不起余宇这些族类,所以出问题,也就在所难免了。祖族极少有跟普通人类通婚的先例,极少极少!他们自成一个世界,很少跟外界交流。

    余宇打发走来人,想到自己当年也曾经在祖族大打出手,估计现在肖辰被扣,跟自己当年的经历有关,或许祖族这次是借着这件事,来羞辱自己。

    跟宁月说过之后,宁月慌作一团。她现在是知道修士界的厉害的,更知道祖族是得罪不起的,这次跟上次还不一样,上次肖辰被人扣了,巴飞燕去了就能解决,这次不然。

    余宇让她回去等下消息,自己安排好身边的事,只身上路。即便是不出这个事情,余宇觉得现在也要出去走走了。

    修士,如果苦修无果,就要外出寻求机缘!

    祖族,位于极地的一座到处都是冰雪覆盖的大陆上,这个大陆,也不能算是一个很广大的一个大陆,跟上古道场没法比。不过比一般的岛屿要大的多,然而那里苦寒之地,常年冰雪覆盖,一般人是难以在哪里生活修行的,但他们就可以。

    一路上,余宇倒是佩服起了肖辰。当年自己是随着府主去的祖族,那时候他不需要考虑一路上的问题,都是府主在操心,现在不一样了,自己要考虑这个问题了,这一路颇为不易。

    他要走过很多很多的荒凉之地,没有人烟,全靠飞行,没有上好的飞行法宝,是根本不可能的,同时还有可能经过一些大妖的修行地,有时甚至要绕道走。

    即便是到了那里之后,还要经过一片很大的海域,这才能到达大陆上去。这小子一路上估计也是吃了苦头的,修士界人心凶险,孤身在外,境界不高不低,是很容易成为别人猎杀的目标的。

    祖族之所以能传递消息这么快,还是让修士界买卖消息的人去做的这件事。他们让买买消息的人将消息传递到上古道场祖族的神秘据点,到底哪个据点在哪儿,余宇也不知道。而如果不是这样,短时间内,这个消息还真传不过来。

    肖辰已经走了两三年了,他得到的消息是最近一个多月才发生的,也就是说,肖辰走了两三年才走到祖族,这一路上,他免不了要吃苦头的。

    想到这儿,余宇叹口气,这小子恐怕是真的爱上了苑萼那个姑娘了,自己这个师傅,不管怎么说,都是不能不管的,现在宁也在家里,担惊受怕的,他更加不能不管了。

    本来大黄,付凌华,甚至是莫红菱都要跟着来,余宇拒绝了,一路上会发生你什么事,他自己都不知道,再说他自己也不是神场境的高手,一旦碰上,现在的他,顶多能自保,还是算了。

    更何况,一路上,大片大片的世界没有传送阵可用。只能靠飞行,很是无聊,而且单调。这一路想着心事,转眼间到了一座小城,余宇没日没夜的飞行,虽然是靠飞舟,不浪费修为,但飞舟需要灵识操控,也一样很累。

    他不想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修整,想到小城看看,见见人烟,便降落下来,敛闭了气息,只是实场境的样子,改了容貌,入城修整。

    此时,距离羽凰天宫他们退走已经有些年头了,世界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修士界已然听不到更多关于那次事件的讨论了,焦点也已经放到修士界本身的问题了。所以余宇在这座小城吃饭,碰到有混迹凡俗世界的修士,听到他们的谈话,也都是附近修士界的事。

    没人再提那次的进攻一事了!

    祖族是不敢拿肖辰怎么样的,让他吃点苦头,羞辱一阵余宇,然后让他去,带着肖辰滚蛋,是最大的可能,而且那个苑萼,她的眼里是有肖辰的,当年她就很护着肖辰。所以余宇并不为肖辰的生命担忧。

    余宇的背后有穆凌子在,他跟水月天关系极佳,这是修士界人人皆知的事,祖族是不敢放肆的,这一点,余宇有足够的信心和把握,所以也不着急,同时借着这件事,让肖辰再成长一步,也不是坏事。

    余宇没有包小院子,这个小城也没有专门给修士住的客栈,客栈小二跟老板,甚至不知道他是修士。余宇要了上好的房间,晚上吃过之后,躺下睡觉。

    他闻了闻那被子,倒是有一个阳光的味道,十分贴心的味道,生活的味道。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夜间可以听到树枝在积雪的压力下,咯吱吱的作响。

    他睡不着,也似乎是在享受着这样的夜晚,忽然间他发现有人从外面飞进来,然后退开窗子,悄悄的钻进了隔壁屋子。

    余宇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