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二四六七章 血战小牛山 七
    在如此明显的战场上,各个宗门的综合战力立刻得到了验证和显现。平日里不出头的,或是只想着出头的人,此时都被晒了出来,底子全露出来了。

    此次大战,包括赤月国的赤月学府,以及跟余宇一直不睦的圣书院,也参加了进来,不参加不行,因为这两个修士势力的上古道场地盘上,魔修活动的很多,第一次清理过程中,这两家就在第一时间加入了进来。

    不加入的后果,他们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余宇说不定就会借故将他们平了。这两家平日里风头是不小的,名声也很大,尤其是圣书院,可谓是出尽了风头的,入世宗门但凡有些事,这个圣书院必定参与其中,肯定会派人去。

    而且最常亮相的,就是那个副院长,紫阳真人,当年界场境初期的修为,此时一百多年过去了,还是毫无寸进,此时正宇一名魔修死战,大口吐血。

    而圣书院的院长,却是不见踪影,此人极为神秘,神龙不见尾。这个相对学府还要年青的书院,此时也是精锐尽出,力拼魔修的一个宗门。

    不知为何,并未见到圣书院大弟子的身影,那个跟羽仙宗曾经的掌门大弟子公明锦来往颇多的洞场境修士,此时并未见到他,相反,跟余宇有过交手经历,在圣城曾经直接闯入余宇家中挑衅,被余宇一剑轰走的,衣衫不整离开的二师姐,宫菲紫,倒是显得颇为神勇。

    一人一剑,力拼两名洞场境的修士。当年的宫菲紫,洞场境初期,此时已经是洞场境后期的修为了,她的对手是一名中期,一名后期,打的十分艰辛,魔修的云山雾罩的滚滚魔气,对于很多正道修士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上古道场魔修极少能见到,所以现在的正道修士很少有机会面对魔修。很多修士,对魔修的概念,仅仅停留在典籍的介绍上,所以对站起来很吃亏,不过魔修其实也是一样。

    他们对正道修士多一些古怪功法,也是很不适应,这一点在战争拉开之后,尤其是在血战的激情褪去后,显得格外明显。

    时间稍微拉长些,彼此都冷静了下来,一开始参战的紧张,刺激的情绪过去后,死了人,见了血的亢奋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各自的打法便自动的往修士的路子上靠了,不再是胡乱的拼杀一通。

    各自的神通,功法,法宝,都开始展现出不同的威能来了。太阳升到半天的时候,拉锯战开始了!

    府主冷漠的看着下方,一个妖修的神场境修士淡淡说道“正道修士的实战水平,原来如此之底下,这才两个时辰不到,已经死亡近万人了。魔修那边,才三千多一些,三比一的比率,有些让人没想到啊!”

    魔修一干神场境修士脸上不无得意的看着府主。入世宗门这边,为的便是府主和洞外洞的一名神场境修士。

    那洞外洞的修士也是眉头紧皱,看着下方道,不时的摇头。府主面无表情,对于这个结果,他也确实没料到。然而,他也看出来了,下方的正道修士基本上也都尽力了。

    除了如神剑山庄,无双剑宗,已经洞外洞,以及几个隐世宗门外,其他的战力都不行。不过像是神剑山庄这样强悍的宗门,又被对方的级宗门拦住了,打的也是异常艰难。

    大战开始后,从上面看去,就是一群混战的状态,每时每刻都在死人,多数都是正道修士,魔修中的血魔虽然常见,好似烂大街,但它的战力,却不是烂大街,血魔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污秽法宝和灵器,甚至能再一定程度上压制正道修士功法的效果。

    此时就是硬碰硬的绝对实力的比拼,差距明白无误的摆在了明眼人的面前,府主无话可说,虽然平日里跟其他的宗门其实也是敌对,但此时,他却因为也因为这些宗门,而受到了魔修的奚落。

    能战的人,被对方以人多打人少的方式,困住了,比如剑神,花雨剑,洞外洞的一些人,还有混杂在人群中的级宗门的修士,比如水月天的人,各个世家的人。

    这些神场境看的清清楚楚,但没有一个人说出口,当做没看见一般,谁也不去捅破那一层窗户纸。

    府主不无担忧的看着下方,他并未理会那人的挑衅。若是按照这个死法,时间一长了,余宇带领的这二十万人能撑多久?

    这才堪堪打到快接近中午,还没到中午。双方都是一上来就是全部人手投入进去,没有后援了,都没有了。

    魔修的散修和小宗门那边,人是来了不少,但都在上面看着,只是看着而已,连之前预估的给魔修大宗门修士摇旗呐喊的局面,也没出现。

    此时,那紫阳真人此时一个不小心,一下被对方的魔气侵入了护盾罡气内,滋养大惊,手持长剑往后飞退,便欲离开战圈。

    那人那里肯给他半分机会,魔气就是魔修施展手段的根基,一旦魔气侵入,便意味着他们可以有很多的手段可以展开攻击了。

    紫阳飞退之时,现前方的一股若有若无的魔气,丝丝的连着他和那魔修。紫阳心志不好,长剑挥舞,倒是利落的很,直接斩出一片水波般的剑意,激荡而出,横扫前方。

    紫阳的剑道修为其实一般,不过也是修行久了的,而且已经到了界场境的境界,随手施展的剑意,也足以让一个一般的界场境修士退避一二。

    然而没想到对方不退反进,一股滚滚的魔气一涌而至,紧跟着那片荡漾的剑意轰然爆散,进而传出一阵鬼哭狼嚎的桀桀惨叫之声“啊,啊,啊……”

    听声音,不是一人,而且有男有女。一批被那魔头炼制的替死鬼,化解了那股剑意。紫阳心知不好,但再催动场能,斩出一剑,时间上却是来不及了。

    那股魔气已经一个翻滚来到了紫阳的前方,紫阳真人只觉得眼前一阵黯淡,心中登时一片冰凉。

    不只是心凉了,他的身子也近乎在同一时刻凉了下来。那魔气犹如无孔不入一般,一下席卷而至,直接没入了紫阳的身体内,紫阳的脸上立时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雾气,紧跟着双眼的白眼球瞬间便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