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二四三八章 徐选
    观峰,是风雷城的核心老巢。位于主城风雷城三千多里之外。风雷城是一个很大的城市,下辖几十个郡,地盘很大,比焱国这个俗世王朝最强者的地盘还大,不过人口比焱国少,因为风雷城很多地方一来不适宜凡人生活,二来是修士专修之地,不许凡人进去。

    观峰都是修士,没有凡人,最少也是武道高手。高手很集中的一个地方,场能充沛,很适宜修炼,有护山大阵,不过平日里并不会全面开启。

    这个大阵也是余宇等人最担心的问题。一旦攻打开始,对方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开启护山大阵,到时候就麻烦了。

    各家的大阵,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没有一个护山大阵是固有方案,都是阵法大师穷尽很多智慧与心血,专门布置的。这类大阵一般只有防守之效,不具有攻击性,也就是因为功能单一,所以更难攻破。

    华山神门的大阵传自眉子清,九曲伏龙阵,有防守和攻击的效果,很有些不同,若是完整的九曲伏龙阵全面开启,可以将诸如穆凌子这样的高手困死在里面,无法升天。

    如若不是这样的大阵,当年的眉子清也看不上。只是这样规模的,完整的九曲伏龙阵,很难彻底成型。

    然而即便不能跟九曲伏龙阵相比,也没人会轻视风雷城观峰的护山大阵,毕竟风雷城的分量摆在那儿,这些年又跟飘云峰勾勾搭搭,难保他们的大阵没有被飘云峰的人加强。

    早有攻打之心的余宇解决了和这个问题,当他把方案说出来之后,就连剑神也默默受说道“看来,你确实准备了许久了。”

    “那是自然”余宇道“早在华阳城兽潮的时候,我就想打他们了。准备到今天,我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在场众人,当即立下血誓,下盟约,绝不背叛。余宇这才定下时间:半个月后的子夜时分,全面起攻击!

    表面上毫无动静的华山神门,实则出去历练的年青高手都被召回来了。然而没人知道生了什么事,一向都不太敏感的迟伟华似乎现了什么,来找余宇,结果被余宇以魔修来袭,要准备战争挡回去了。

    这个借口也是天衣无缝,迟伟华也无从怀疑。他感觉到了宗门似乎有大事生了,不是即将,而是已经生了了。但不知道什么事,一听说要跟魔修开战,兴奋之余,把那个神秘的感觉,给忘掉了。

    他就不是不忘掉,也没法参与。因为这次对风雷城动手,跟本就没有打算让命场境的修士参与其中,最低境界,洞场境初期。

    风雷城有多少人,多少高手,他们每个人的情况如何,怎么对付,谁来对付,都一一做了安排。

    三个打一个的配置,这场战斗,很快就会在屠杀中结束。至于风雷城其他低境界的修士,会在外围的洞场境修士绞杀下,化为灰烬。

    一场屠杀游戏,就这么上演了。

    临走前,余宇再度回了圣城,跟府主通报了自己的想法和具体的时间。府主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夜,漆黑的夜,好似天地被某种不可知的力量拉扯进入了未知的空间。无尽的黑暗,抬头也看不到一点星光。

    黑暗像是一个迷,永远也猜不透,在阳光显露的一刹那,淡笑隐退。来时不见一丝踪迹,去时不留一点提示。

    风雷城,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当初跟余宇一起登上凤麟阁天梯的,风雷城城主三子徐重连,此时已经不在人世了。包括神龙殿的云龙子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早已离开了人世,没能走到今天。

    这个城市今天也被黑暗笼罩,新的城主此时已经沉沉入睡,他不知道,当他醒来的时候,风雷城的天,就不再是他睡下时的天了。

    风雷城的城主,并不是风雷城真正当家人,真正的幕后当家人,是风雷城的宗主,徐若飞。也是徐姓,不过却到了界场境中期的修为,城主不过是洞场境初期罢了。

    跟华阳城的城主不同的是,风雷城的城主,历来都是修士,而且地位很高,不仅仅是个所谓俗世城市的城主,在宗门内,也担任相当高的职位,这一点,跟华阳城不同。不过城主多数时候,都在风雷城,而不是观峰。

    观峰,明桩暗桩,分散各处。千里之内,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在第一时间被现。接近子时,有那么很短暂的时间一个瞬间,各明桩暗桩的风雷城弟子,总觉得自己的心头一阵悸动,不知道生了什事。

    由于各明桩暗桩的人都还没有到命场境,还没有凝结出自己的元神,所以对于大修时的灵识扫视,并不是特别敏感,但也多少察觉到了一丝丝的心灵上的不安。

    徐选,风雷城老祖,星场境后期,几乎大圆满,但却没有到这个地步。只是后期,但较之天星宗的后期屠宏,境界上又更高了一些。

    看起来,他已经很苍老了。满脸的皱纹,犹如龟裂的大地,纵横交错。今晚,他没有像以往那样在密室静修,而是坐在外面的天井中,闭目不言。似乎在沉思什么,然而却不是。

    这几日,他总觉得自己的心头有些不安。这是星场境修士元神给他的本能提醒,他知道这不会错的,但又不是特别清晰。

    因为余宇等人所密议的那间密室,被曲婉儿以各种手段,屏蔽了天机,外人既无法探查里面的人,也无法感应从里面传播出来的消息辐射或是天机波动。

    但,徐选还是感觉到了,只是他很疑惑,这种感觉,他说不上来了。若是依靠这个微弱的感觉让宗门做点什么,似乎又有些兴师动众,但若什么也不做,他又很不安。

    表面看起来很稳当的徐选,自己知道自己此时的心态,他有些焦躁,许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受了,至少在进入到星场境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想多了,或许是最近魔修闹的厉害,自己听来了各方的消息后,心境有些不稳,扰乱了他的心绪。这是有可能的,他清楚,这是对自己的安慰,但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解释理由了。

    直到他感受到了一股股强大的波动直奔自己而来……徐选反而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