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二四零九章 分化瓦解
    见到府主,余宇先就问了凤麟阁的挑战书一事,府主摇头笑道“神场境修士间,哪有下挑战书的说法,我们也不会轻易为了什么事而跟人比斗,比斗毫无意义。”

    “那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余宇说道“师傅,他这样把挑战书送到家里来,这摆明了是打算一点面子也不给留了,中间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了。谈都没法谈了!”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不过往深里想,就知道他们的意图了。”府主说道“他们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表明态度,告诉凤麟阁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知道凤麟阁是入世宗门中实力最强的,不想跟我们有摩擦,但又无法避免摩擦,就用这个方式,告诉我们他们的态度。”

    “他们这次的态度,就是一定要来,不管有没有凤麟阁,都不影响他们的决定”肖承海补充说道。

    “我明白了,就是跟凤麟阁打声招呼,先把自己的底线亮出来,后面看看是不是能一点点的往回扳。”余宇道。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府主说道“我们凤麟阁出现和存在的时间其实还比较短,现在只在高层间知道我们的一些实力,很多人都不清楚,凤麟阁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反过来也成立,我们到底是还是时间短了一些,坦白的说,对修士界了解还不够,对魔修那边,也没什么太过透彻的理解和具体情况的把握,他们吃不准我们,我们也吃不准他们。

    你太师傅就是去看看情况了,他临走前跟我说,似乎明岛有参与其中的迹象,让我们暂时不要妄动,不要因为对方的一纸挑战书而动怒。”

    此时肖承海说道“虽然我们对魔稷山那边的了解不够多,但也不是完全没了解。这次他们闹得阵仗这么大,做出一副飞来不可的架势,实则是因为魔稷山的魔修宗门,无论大小,几乎九成以上达成了一致,不能在魔稷山再待下去了,不然魔修一支可能会断掉的。”

    “九成以上达成了一致?”余宇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数字本身,比什么所谓大宗门给他的压力要大的多。

    人太多了,众志成城,这个后果就难料了。之前,东莱草原攻打水月天,也只是一些大宗门联手的结果,并未形成所谓的大家一致来到这边打天下的局面。如果真的形成了,那个结果也是很可怕的。

    虽然东莱草原整体实力跟魔稷山不能相提并论,但就怕人心齐。

    大家一起上,什么也不管了,跑到这边拼命,后果就是两败俱伤。

    “情况那么严重了吗?”余宇皱皱眉“魔稷山……我没去过,不是听说那边有魔修很需要的真魔之气吗?”

    “那里作为魔修找机缘的历练之所,是很合适的,但作为修行之地,是不行的。”府主苦笑道“魔修是真正的人类,他们需要我没需要的一切,包括场能,晶石,丹药,灵药,宝物等等,这些那里都很匮乏。这些年,若不是高层们在压着,早就打过多少次了。”

    “我听说,那里的魔修们,早就蠢蠢欲动,不愿意再待下去了,来,大概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方式。”肖承海说道。

    “那要是这么说魔修来这里,似乎是无法挽回的了?”余宇咂摸了一下,府主和肖承海话里的意思,似乎不太对。

    “就是这个意思”府主很明确的点了点头“你太师傅还没有回来,结果还不能太肯定,但基本上来讲,他们来,已成定局,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来,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上古道场修行生活。”

    “挑战书一事,若不回应,日后我们岂非要成为他们的笑柄?”余宇道“不管他们来还是不来,挑战书的事,不管怎么处理,都是直接面对的,他们等于是将我们的后路拆掉了,也是将他们自己的后路封死了。”

    “他们做事就是这么极端,不会按照我们的思路来”府主道“我收到的这封挑战书,迟早也是要做个了结的。他们似乎也是想借助这件事,一举在这里奠定自己的地位。通过挑战,打败各方,赢得尊重和利益。这也是修士界的真理!倒也没什么可说的。”

    “那上古道场的本土修士,他们……”余宇问道。

    “这件事,必然是会牵涉到他们的”府主道“只是魔修这次做事就比较聪明了,他们现实瓦解了入世宗门的团结,通过各种手段,很多入世宗门并不是他们的附庸,也不是他们的分支,

    但就是因为他们多年来的努力,导致现在的入世宗门在对外的问题上,也很难达成一致了,因为入世宗门原本凝绝在一起的利益,被他们瓦解了。”

    “这是怎么说的?什么道理啊”余宇没听明白。

    “他们收买了上古道场的一些修行势力,比如大宗门,商行,和一些秘密势力组织,不听的渗透到入世宗门里来,然后通过各种方式,将入世宗门的利益一个个从彼此相连,硬生生的拆分开来。

    他们把入世宗门变成一股股单个的力量,这样以后出现问题,再想凝聚起他们,就不容易了。这次的事,很快你就会现,入世宗门的态度,会有很大不同。”

    肖承海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我们明知道是他们在他们在背后捣鬼,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涉及到了上古道场本土修士宗门。

    而那些入世宗门本身,他们自己也知道背后有魔修的影子,但都装作不知道,因为眼前的一点利益,导致走出了无法回头的第一步,再想回头就难了”

    “比如说呢?”余宇道。

    “比如说很多入世宗门的高层,他们个人的利益圈子,比如嫡系后人,子女一类,有很多加入了上古道场的宗门,或是得到了上古道场宗门一些传承,跟上古道场的宗门集结在了一起。

    入世宗门和上古道场的本土宗门,本是两条平行线,彼此互不干涉的。但现在的情况,大有不同。现在那些孩子,或是嫡系后人在上古道场的入世宗门高层,他们还是不是在意入世宗门的利益,还会不会为了入世宗门的整体利益而拼命,很难说了。”

    肖承海淡淡说道。

    “高明!”余宇默默的赞叹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