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二二八八章 六年


    姜嫣然等人瞪着大眼睛看着余宇,好像完全不认识他了一样,全都傻在了那里。余宇寿元极多,吃过驻颜的丹药,一直以来都是十几,二十来岁的样貌,很干净,清爽的样子,说不上多帅,还算不错。

    此时此刻,他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目光黯淡无神,浑身气息混乱,生机孱弱,不知真相者,定会以为他受了莫大的重伤。

    实则他并无大伤在身。伤的更重的小白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也很憔悴。

    府主,连同赵无极,肖承海,郑璐璐,王子阳,倪维,站洛等人,一起看着出来的余宇,郑璐璐更是惊呼一声,不敢相信似的盯着余宇。

    府主一皱眉,看向了小白鱼。

    小白鱼摇摇头“豆豆离开了,对他打击太大,他这头白,是豆豆走后,很快出现的,我劝了,没用……”

    走过来的,是付凌华。

    她走到近前,伸出手,摸了摸余宇的脸“余宇,你还有我们!”莫红菱认为自己此时也应该走过去,但就是挪不动双腿。

    她从未见过余宇是今天这个样子。在她的印象里,余宇不应该是这样的。一时间,她有些错乱了。

    余宇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四下里,喃喃道“原本,我以为没事的,可是豆豆走的那一刹,我感觉自己像是死了一样,我这心,好空……”

    “让他一个人静静吧!”府主开口了。

    曲婉儿等人让出了一条路,静静的看着余宇慢慢的向外走,走出小世界,不知走向了那里。

    他并未回到圣城的宗门内,也没有去华阳城,吼山,也没有去水月天的华山神门分支。

    余宇消失了,就这么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当小白鱼的孩子出生,他没有出现,他的孩子开始长大,开始吃饭,他也没有出现。当修士界谈论飞凤山庄这场惊天风波的劲头过去后,他还是没有出现。

    ……

    三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余宇依旧没有出现。当生活归于平静,当一切都不再有波澜,当宗门各项运作愈正常,当一切都回归到正常状态上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出现!

    第六年的年节,也是在一场大雪过后。曲婉儿,莫红菱,付凌华等人在家里迎来了几个客人,分别是寒独雪,雪舞,木锋,南宫家家主南宫翎,唐家家主唐年,小白鱼,姜嫣然。

    唐年此时正默默的喝酒,因为现场只有他和木锋,小白鱼三个男修,所以显得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而此时说话的是南宫翎:

    “我说余宇什么时候回来啊?他不会这么一跑就不回来了吧。这也太没有责任感了吧?留下这么一个大摊子,就交给你们几个女人来打理?我早就他不是好东西。”

    曲婉儿淡淡一笑,付凌华一直沉默,莫红菱更是一言不。

    “余大哥应该不是这样的人。”雪舞说道。此时的她,也已经是洞场境的修士了,“以我想,可能是有什么心结吧?”

    他们对于豆豆的离开,都不知情。目前知道此事的,只有曲婉儿,付凌华,莫红菱三人。寒独雪尽管知道有些不对,但曲婉儿三人就是什么都不说。

    所以寒独雪也一直默默的看着,没有说话。

    “那也应该有个信儿吧?”南宫翎看了一眼小白鱼“你跟他走的近,你倒是说话啊?”

    小白鱼放下酒杯“我说什么?”

    “说什么?”南宫翎一瞪眼“你现在也已经掌权了,神剑山庄归你管了,你又跟余宇走的这么近,现在那边的事情怎么办?

    我们都等着华山神门这边拿出最终的结果呢?现在那些老人都不管事了,你又这么说,那这次的绵山之行,到底该怎么办?

    我们可是说好了,达成一致的,你是神剑山庄的当家人,之前说跟华山神门一定会联手,现在你倒是说说,怎么个联手法?”

    南宫翎没头没脑的说这么一句,其实是有来历的。最近修士界又出动静了,上古道场某处不常出现的一个秘境,再度出现在人间,类似之前的七杀殿。

    只有命场境的修士可以入内,各家都已安排好了人手,要进去探秘,只是凶险非常,所以各家都在联络帮手,这也是上次七杀殿一行死亡太重,导致大家都不敢贸贸然行事了。

    这次来的这些人,不少都去过七杀殿。但华山神门这边,除了余宇,都没去过七杀殿。而小白鱼已经接掌神剑山庄,他说了,此事必然要联系华山神门,把华山神门的人也带进去,当做是一家,这样他才同意跟各家联合。

    可问题是,这事儿,曲婉儿还有竹灵等人一时间很难衡量。要派人手,就必须是精锐,比如左小勇,迟伟华这些,除了秦明已经法则加身,其他人都算是宗门精英,必然是他们。

    可这些人,太过珍惜,余宇最看重的人,万一出意外多了的话,余宇回来怎么交代?

    这次,包括小白鱼,他们是进不去的,只是派人去。后面的风险,他们也要承担,死伤太重,那个宗门都承受不了。尤其是华山神门,本就高手不多,若是死一大批,那就瞎了!

    众人争争吵间,寒独雪和唐年猛的抬头,看向了门口处。

    顿时,一阵短暂的平静过后,整个屋子沸腾了……

    “余宇,你可算是回来了……”

    “这些年,你死哪儿去了……”

    “余兄……好久不了了……”

    “你……到什么境界了?”

    “余宇……”

    “哇……”

    最后一个,放声大哭的,是莫红菱。

    全屋子的人,一下子过去,将门口出现的一个面带微笑的年青人围在了中间……顿时一阵吵闹,你一言我一语。南宫翎还是那副小辣椒的脾气,时不时损两句。

    莫红菱一个劲儿的哭……全屋子人,未有付凌华,默然端坐,一动不动。包括曲婉儿都起来了,她却默默坐着。

    来人,正是余宇!

    当大家现气氛不对的时候,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虽然不知内情但余宇一下子出走这么久,必然是出问题了。

    不管是寒独雪还是雪舞,木锋,都跟曲婉儿关系不错,知道余宇是离家出走了,不是出去历练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