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二二二五章 开打 下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过后,天空云层尽散。化解了那排天一掌,余宇不得不放弃那已然唾手可得的方脸男修,遁光闪过,直接飞出去上千米开外,凝视对方。

    “住手”一声冰冷到骨子里的女子声音淡漠传出,止住了还想出手的方脸男修。那男修已然是满头银了。

    “瞿铭公主,你,你怎么来了?”方脸男修自然认识己方高手,但听声音,却似乎有些诧异,仿佛这女子不该出现在这里。

    余宇凝目望去,脸色有些复杂的变了变,微微眯起眼,仔细打量起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此时各战团大战正酣,其他人短时间内根本无暇他顾,能赶来的,自然是修为高深,击毙了自己对手,而后迅赶过来的对方的精英。

    这女修看起来颇为年青,二十多岁的样貌,一身白色长衣,赤足,白嫩如藕的一双脚,让余宇登时想起了初见竹青时的场景,竹青也是个不穿鞋的女修。

    此女亦然。头上无钗,黑亮的长自然的飘在背后,高挑的身材,凹凸有型,面色白嫩,仿如刚剥了皮的樱桃一般。

    凤眼,柳眉,瓜子脸,美艳夺人,不可方物。此时那双乌黑亮,犹如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正默默的盯着余宇,并未看向方脸男修。

    “你去吧,这里交给我!”被那方脸男修成为瞿铭公主的默默的说了一句,显然是说给方脸男修听的。

    那男修一怔,有些不愿,但随即便低声下气的答应了一声,说道“公主小心,余宇此子厉害,潭老……潭老被他暗算,已然陨落了!”

    “什么……我知道了!”瞿铭公主听闻潭老陨落几个字后,脸色登时变了数变,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余宇,冰冷的容颜上,显出了一抹很明显的怒意来。

    男修愤恨无比的看了一眼余宇,一道遁光消失于天际。

    本以为来人是星场境的修为,没想到居然是界场境中期,直比自己高了一个小境界而已,但修为却跟自己几乎相仿,也是到了星场境初期的样子了。

    这让余宇无论如何也不敢贸贸然出手,更不敢再去拦截那方脸男修了。虽然此人逃走,算是死里逃生了,但就此差不多也算是废了,看他满头银的样子,恐怕也是活不了多久了。

    面对这个瞿铭公主,余宇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龙颜菲的样貌。不管是气质,美貌,修为,这个女人跟龙颜菲的情况都十分类似。

    “你杀了潭老?”两人对视良久,那女子终于忍不住,冷冷的开口问了一句。

    余宇只是点头,并未开口说话。

    女子缓缓向前,在距离余宇不到两百米左右停了下来,余宇丝毫不动,她也不再向前了,近距离之后,余宇眉梢微微一挑“你是修道的人?”

    “好见识,果然不愧是天场源。”女子漠然说道。

    这种从身体中自然散而出的那种淡淡的檀香味,余宇只在修道的竹青那里闻到过,就是境界高如府主,音妙祖师等,也没有人有这份特质。

    这是修道有成的标志之一。

    直面纯粹的修道者,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佛修高手他已经见识过了。这女子的气息深不可测,看脸色,对自己似乎已经起了杀意。

    她并未隐瞒这份杀意。

    “何苦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间来?”女修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回你的华阳城,或是圣城,经营你自己的华山神门不是更好?我们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扰的。”

    余宇沉默了一下,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刚才那人叫你公主,你们都是上古遗修,你是否也是大帝的孩子?我曾经战败过帝子,你知道吧?”

    “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不过不妨事。”那女修静立不动,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余宇,两个乌溜溜的大眼睛似一汪清水,恬淡而静默,但余宇偏偏能感受到来自那双眼睛后面的杀意。

    瞿铭公主接着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打败帝子之事我也知晓一二,但不是那么关心。余宇,退出这场争斗,你刚才击杀我们的人,我可以不管,当做没生,我也可以做主,日后绝不会找你的麻烦,你在水月天属地上的宗门,我们也可以为你保留,绝不动分毫。”

    “瞿铭公主”余宇手提逐雷,淡笑了一笑“你觉得我会相信这些吗?所有的承诺,我都是不信的,我只相信自己的实力以及这天下纷乱的事实。

    你们是上古遗修,从沉睡中醒来,这很不容易,对你么来讲,是一件喜事,对我们来讲,其实也是。如果能精诚合作,你们完全可以将上古时期的功法传承到这个时代里去,我们完全可以和平共处,为何要大打出手?”

    瞿铭公主静静的看着余宇,然而什么也没说。

    “我不相信,你们这些沉睡过来的上古遗修,个个都如你们这些人一般,非要争夺地盘,大大出手。

    我想有很多人此时已经接受了眼下的事实,正与某处潜心修行,这是你们最该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跟那几家一起,蹚这个浑水?

    你认为你们有能力打败水月天,还是有能力挑战整个修士界?时代不同了,瞿铭公主,接受它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上古道场这么大,你们完全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

    “你想说服我?”瞿铭公主冷漠的看着余宇,眼中的杀意并未见长,但寒意却明显增加了。

    “我是见你尚有讲理的可能,故此愿与你多说几句,其实我也没太大兴趣。只要你再前进一步,我会立刻动手,这算是我的警告吧,你不妨试试看。对你是这样,对当年的帝子,我也是这样。”余宇说道。

    “你不用激我,对我而言,这些都是无用的。你既已知道我是修道者,便应该明白我的心性大约怎样。”瞿铭公主神情漠然

    “余宇,我不愿意与你动手,并非担心败于你手中,而是不想与你结怨太深。你我心知肚明,我们两人动手,短时间想分出胜负,几乎不可能,料想你有自己的杀手锏,我也有,最终结果极有可能是两败俱伤,这不是我想看见的结果。而你,我猜,也不敢贸贸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