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一九九二章 羽仙宗逼近


    盯着那个阵法台,余宇左看右看也没能看明白到底有何神奇之处,他也看不懂这种表面看似简单,实则极为复杂深奥的上古阵法台,还没开口问,真元子倒是先说话了:

    “没想到,建造此地的那位道友的阵法造诣,想来不在老夫之下啊,而这个阵法台,应该是早就在此地的。你看到的这个院落,应该不是你之前猜测的那样,是修行之地,而是一个枢纽区。”

    余宇不懂,真元子接着道“那个古兽之所以看守在此地,是因为如果不来到这里,这个小世界的秘密,你便无从打开。

    当然一般人即便来到此地,若无法堪破这个阵法台,想要得到这个小世界内的东西,也是不太可能的。除非花上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去研究。”

    “前辈,您现在能不卖关子吗?”余宇道“我们没多少时间了,都过去一天了。我还想着赶快找到出路离开此地呢,万一再碰上白猿那些人,我可抵挡不了。”

    “好吧,阵法我就不详说了,简单说,此地是一个大阵的中央枢纽区,通过这个阵台,你可以找到此地的一些关键所在。我猜测应该是通向这个小世界那四个地方的通道。”

    真元子眯着眼看着那阵法台,以及上面的符文,脸上浅浅的笑意很快变成了一股疑惑之色,余宇道“怎么,前辈,您不是看错了吧?”

    “不对,不对啊!”真元子面色迟疑的说道“看这这个阵法的空间连接点,好像还有通外小世界外面的通道,这……建造这个大阵的阵法师,难道比我还高明?”

    见真元子一脸的不相信,余宇道“这奇怪吗?我一直自负自己炼丹术高明,但也从不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前辈,有人比您强,那是正常的,也是合理的。”

    “滚蛋!”真元子一翻白眼“我还真不太相信。不过嘛……”虽然嘴上逞强,但余宇看得出来,真元子似乎确认了布阵之人较之自己更加高明一些。

    “好吧,我承认,此人确实有独到之处,刚才差点连我都瞒过了。”真元子满意的说道。余宇干脆当做没听见“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小世界内的空间法则和外面是联系的,它要依存外界而存在,但在小世界内布置这样类似传送阵的空间阵法,想要传送到外面,那是不可能的。秘境可以,小世界布行,每个小世界都要按照建造者,也就是此地主人的意志完成自己的流转……”

    “行了,前辈,您就直接说我要怎么做,才能不会入宝山空手而归。”余宇赶紧打断。像是真元子这样痴迷阵法的人,或是类似他自己这样,也比较酷爱武道或是炼丹术的人来讲,如果讲到高兴处,说个三天三夜也没关系的。

    此地的阵法类似外界传送阵,是通往小世界内几个神秘之地的通道关键点所在,若非借助此阵,其他几个地方皆无法前往。

    不过这个对内的阵法,却也有对外的通道,这让真元子极为不解,也有些看不太明白。余宇没时间去纠结这个问题,真元子帮助他快速打开大阵,光幕一闪,直接将他传送了一个地方。

    感觉到传送成功,大阵并未失去效果,清醒下来之后,眼前还是黑的。余宇手提逐雷,祭出月光石,四下里通明一片。

    一处墓地,视野内尽是坟头。有的有名字,有的没名字,真元子过去看了几眼,有名字的他也一个都没听说过。

    这些铭刻了姓名的人要么身份高贵,要么境界极高,其他一般人的坟墓则只是一股孤坟,估计也无法一一理清。

    都不用猜,从碑文的简单描述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在和魔族战斗中陨落掉的。

    此地除坟墓外,再无其他。这里也有一个连接点,通过这个连接点,他赶往了下一个地方。

    小世界外!

    鹿三带着韩茗已经几个三名界场境后期的修士,看上去颇为狼狈的来到了白猿等人通过的那个石阶处。

    羽仙宗的人手,已经折损了一个界场境的修士,其他三个界场境修士看上去状态也不是很好,脸色有些难看,其中一人脸上隐隐有一团黑气,明显是中毒的征兆。

    “怎么会这样?”鹿三等人见到眼前的台阶,先是一阵惊喜,紧跟着便发现已经有人能赶在自己前面了。

    经过好几次生死大战,到最后却发现竟然有人跑到自己前面去了。这个结果不能不说有些讽刺,也极难接受。

    鹿三和韩茗的脸色铁青,极为难看,其他三个界场境的修士也是一脸失望。鹿三道“怎么会这样,难道还有其他人来?没有啊,知道此地秘密的,不过就是我们和楼外楼以及天外天的人,他们两家知道此地秘密,也不过十几年前的事情,几乎不可能查到这里。”

    “会不会是那两家人的人提前赶到了?”韩明一皱眉,脸色阴沉的说道。

    “不可能!”鹿三道“此地的打斗,虽然过去一段时间了,但多少还保留了一丝妖气,若是那两家,怎么会有这样的妖气存在,即便是灵兽出手,也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气息,保存到现在还不散去。

    他们领队的两人,老夫都熟,不管是天外天的那个星场境后期的齐远,还是楼外楼那个后期的张因,都无此等灵兽随身,其他人的境界太低,更加不可能有此等高明的灵兽随身。”

    “那会是谁?”韩茗似也知道不太可能是另外两家,但此时眼见这里被人攻打过的样子,明显是不久前造成的,最让他们恨的咬牙切齿的是,之前来的这些人,看上去,仅仅比他们早了一步而已。

    “丁隐,你的毒性发作的怎么样了,还能镇住吗?”鹿三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满脸黑气的中年人。

    中年人赶紧道“多谢师叔关心,弟子无碍,还能坚持住!”

    韩茗看了丁隐一眼,眼中隐隐闪出一抹担忧的神色,似乎对丁隐的话,并不认可,鹿三面无表情你的点点头“如此便好,虽然此时出了意外,但我等也已经来到此地了,总不能回去,纵然回去了,也是无法交代的,不管前面进去的是何许人物,我们都要跟上去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