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一五七一章 交代
    牧天最后一句话,余宇倒是从不同渠道听到过了,也就不觉得稀奇。但旁边的贝惜雪,雪舞二女的神情明显复杂了很多。

    不管是魔,还是人,还是妖,一生的目标,都是飞升进入仙界,到那个更高层次的空间,这样才算是摆脱了轮回的限制,实现修道的终极目标。

    现在听到一个半仙如此凭借仙界,这多少让人有些沮丧,或是是打击。

    牧天接着道“你母亲告诉我,你父亲早在她怀上你的时候,就战死在了另外一个人间星球。而她也在得到你服气你死讯之后,随即被仙人派往了我们这个世界。”

    贝惜雪落寞的听着,眼泪刷刷的往下落,咬着嘴唇,一言不发,雪舞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再使劲握了握。

    贝惜雪努力的冲雪舞挤出一个笑容,但脸上的泪水还是扑簌簌的往下掉。

    “你母亲告诉我这些之后,就托我照顾好她的孩子,她既然看见了你的出生,就知道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了。

    我答应了她,但她告诉我,如果可能,就不要再让她去魔界了,那里并不是个好地方,生存不易,太残酷了。你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在魔界活下来的几率非常小。”

    牧天看看贝惜雪,问道“这些年,你是否想过要去魔界?你应该很明白自己的身份的。有没有考虑过回去?”

    贝惜雪擦了把眼泪,轻轻摇摇头“没有。上古时期的仙魔大战,师傅跟我也说过,我也看过一些典籍,我作为魔族一员,感情很复杂,其实之前,我很气愤,为什么它们当时要下来欺负人类。

    现在听了你的话,知道了真相,我心里好受多了,毕竟它们也是被人逼迫的。不过即便如此,我想也不会再考虑回去了。

    一来我体内有仙灵力,不用魔气也能修行,并不影响,即便需要魔气,师傅也会帮我的,我的宗门在这个世界上,是顶尖的。”

    说到这儿,贝惜雪倒是现出一抹很自然的自信。牧天笑笑“你的宗门有你这样的人,有天场源这样的弟子,如果不厉害,我也不信。”

    贝惜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接着道“我对魔族,很陌生。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也不想知道。可是……”

    说到最后,贝惜雪还是犹豫了,她看了一眼寒玉方向,眼里的泪水再次溢出。

    “可是你不知道该将自己的母亲送入魔界,还是留在人间,是不是?”小女孩道。

    贝惜雪点点头,牧天道“我可以将魔界的入口告诉你,等你到了神场境,元神大成,就可以跨界去魔族了,至于你母亲的遗体,待会儿我也会将她取出,交给你。如何安排,就看你自己的了。”

    “谢谢前辈!”贝惜雪感激的看着牧天,轻声说道。

    看着张张嘴的余宇,牧天道“我知道你想问那些鬼物的事情。这个很简单,跟此地的建造有关系。这个地方,哦,不是这个大墓,是这片七杀殿所在地,和幽冥鬼蜮是连着的。

    其实你们来的地方,离此地很远。那些鬼物都是存在了很久的,之前那里是一个上古宗门的修士的年轻弟子历练的地方,也是个魔族宗门,到那里斩杀鬼物,锤炼自己。

    不知怎的,那几个鬼东西竟然活下来了,还成了气候。我发现了他们之后,多番狙杀,都没能成功,那里的一些环境,不太合适我,所以我也没能成功。

    后来呆的时间久了,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大墓,也发现了七杀殿开启的秘密,于是就开始找人进入此墓,找到那颗天皇珠。

    他们是取不了天皇珠的,只能让其他人代劳。这些鬼物多次来此地,每一个都被我重创过,但都很狡猾,逃走了,我一直在想着如何能将它们一网打尽,这次借着这个机会正好完成了心愿。

    刚才动手,你们可能觉得那些鬼物并不堪一击,如果他们真的靠天皇珠,冲破此地的禁制,出了七杀殿,到了外面,能制服他们的人就不多了。

    他们不是人类,而且吸收了太多的怨气,对人类,妖族,更是恨之入骨。那个叫鬼老的,主魂是一个王爷,我伤过他,发现了他的一些事情。此鬼生前曾打算犯上作乱,结果被皇帝发现,最终惹得个满门抄斩。

    而此鬼就是因为这个,一直怀恨在心,他总是觉得自己才应该是皇帝,天下人都应该臣服在他的脚下。”

    “难怪了。”雪舞道“他把我们抓去,我看他的住处金碧辉煌,一点也不像是修士住的洞府,完全是一副人间帝王的感觉。”

    “此间事了,我的事情也算是结束了,倒是出乎我预料的完美。”牧天微微一笑,看着贝惜雪道“虽然不是我将你养大,但今天能再见到你,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你们两个先出去,我还有些事情,给这个天场源讲。”

    雪舞和贝惜雪一怔,随即赶紧起身,冲牧天躬身施礼,然后走了出去。

    出来之后,贝惜雪看着寒玉的方向,呆呆的一言不发,雪舞知道此时,她的心情该有多么复杂。

    她的生,是她母亲的死换来的。而此时母亲的遗体此时还封印在寒玉中,她活了一千多年,对此事毫无所知。

    雪舞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便离她近一些,和她并肩而立。

    时间不长,一盏茶过去,余宇和牧天也就出来了。

    牧天道“此地乃是一个妖族大帝的墓葬,算是你们前辈高人的安葬之所,不要过多的在此地逗留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们太多此地的事情的。你跟我来,我将你母亲的遗体交给你,你带出去吧。”

    贝惜雪点头,牧天等人来到寒玉前,她在墙壁上接连打出数道古怪的法印,然后那寒玉竟然从中间犹如空虚了一样,好像凭空多了一个缺口般,遗体便从那缺口处,缓缓飞了出来。

    余宇和雪舞顿时都是一皱眉。

    虽然此魔王已死很久,经历这么长时间的大阵伤害,到现在为止,只是一具遗体,但散发出来的那股纯正的魔气和无匹的压力,让两人都觉得心口有些发闷,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和雪舞不禁后退好几步,避开这股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