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一四八一章 办件事
    但余宇觉得颇为奇怪的是,他看不出这两条小蛇的境界,但感觉起来,都不是简单的角色。最少不是小妖那个级别的,怎么也有着堪比人类命场境修士的修为,或者更高。

    那老头很是随意的摸了一把左边那条小蛇的头,小蛇看上去很是享受般的还往他的手上蹭了蹭,好像很是得意。

    “你们跟老夫进来吧!”老头笑眯眯的看了一眼余宇几人,迈着方步走了进去。

    余宇和龙嫣菲对视一眼,无可奈何的跟着走了进去,金发男子也不例外。

    外面看,很不起眼,就是一个土丘,不过比较高,相对地面的高度,应该有五六百米的样子,而且面积也不小。

    外面看起来的凋零,土里土气,但一走进里面,差点晃瞎了余宇等人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敞而宏伟的大殿,凡人皇帝的那种金碧辉煌的宫殿和眼前这个一比,简直弱爆了。

    高有近二十米,圆形,到处都是晃人双眼的纯金打造的各种雕饰,不管是椅子,还是装饰品还是柱子,清一色的纯金。

    地面则是那种极为罕见的白玉铺成,柱子上雕刻着各种图案,腾龙,飞凤,啸虎,等等,应有尽有。整个大殿内流光溢彩,富丽堂皇。

    余宇等人几乎都同时下意识的顿了一顿,确定自己没走错。眼前这老头看上去破衣烂衫,全身褴褛,跟叫花子似的,但他住的地方,怎么这么豪华。

    当然,余宇等人奇怪的不是这里的豪华本身,最重要的是他一个境界如此之高的修士,怎么贪恋起凡人世界的黄白之物的虚华?

    这说不通啊!

    余宇自己更是奇怪,他师傅,也就是府主,本身就是神场境的修士,还有自己独立滴小世界,里面很是简朴,当然这是在外行看来,其实里面也非常豪华,但那时对修士而言,各种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在府主的小世界里可能随意就会见到。

    当黄白之物这种层面的东西,府主那样的高人,压根就不会正眼去看一眼的,有什么意义?

    不过虽然心中有这样的计较,但余宇等人还是被眼前的富贵气息给镇住了,毕竟凡人间的奢华,其实也是有它的道理的,修士心性不佳,一样会有人贪恋这种东西。的确很让人艳羡。

    里面的布局,也是有着精心布置的痕迹的,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功能,有的像是聚义之地,有的像是休憩之地,有的像是修行的地方,而有的则像是聚餐之所。

    不同的地方,高度不一,地面并不在一个水平面上,高矮错落,有台阶,台阶清一色品相极高的白玉砌成。

    虽然奢华,但却显得有些清冷,因为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老头迈步走向一个雕刻蟠龙的纯金的座椅,往上面懒懒的一座,看架势他好像是很累一般,似乎马上就要躺下去了。

    他一扬手,将那破葫芦丢向了旁边的一个小蛇,小蛇极为灵敏而准确的一身尾巴,一下将那破葫芦缠住,然后兴高采烈般的急匆匆往一个方向游去,一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身影。

    老头摸了一把打了结的胡子,伸个懒腰,打个哈欠,这才十分满意的端正了一下身子,然后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余宇等人。

    到现在为止,余宇等人对眼前的这一切完全不明所以,甚至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一点都不真实。

    老头嘿嘿一笑“几个小娃娃,别紧张,老夫难得还会对你们几个小娃娃动手不成,杀你们有什么意思。

    天场源也好,冰凤凰也罢,虽然资质不错,但到了老夫这个境界,再好的资质都没什么意义了。”

    余宇几人静静的听着,金发男子也老实至极的听着,低眉顺眼,一点之前的桀骛不驯也没有了。

    “你叫余宇!”老头指了指余宇,余宇点头,老头又指向龙嫣菲“你呢?”

    “晚辈龙嫣菲!”

    “嗯,好名字,很适合女娃娃的一个名字,不错不错,那你呢?”老头有指向金发男子。

    “晚辈金行!”金范男子一躬身,恭敬的说道。

    “哦,你是红岛金傲门的人吧?”老头掸了掸自己那一身泛着油光的衣服,看着金行道。金行不敢隐瞒,赶紧道“前辈慧眼如炬,晚辈正是红岛金傲门的弟子!”

    “好!”老头很满意的点点头,刚想说话,原本离开的那条小蛇嗖嗖的从一旁游了过来,尾巴上缠着刚才的那老者的破葫芦。

    老头极为满意的眯着眼,一招手,那破葫芦便一下飞到他的手里,打开葫芦塞子,老头神情的闻了闻,一副完全陶醉了的样子,说道

    “好酒,真是好酒啊,这些年要是没有酒,我老头子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过哦!”

    说罢,仰脖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大口,这才一抹嘴,将葫芦拿在手里,看着余宇等人,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们是这次七杀殿开启后从外面进来的年青修士,而且每个人都是各宗门中年青一代的顶尖高手,嘿嘿,这很好。

    老夫今天将你们几人带来,不为别的,也没有恶意,只是想让你们几个娃娃替老夫办件事,成功了,你们就此离开,老夫没兴趣伤害你们,失败了,嘿嘿,那就只能死了。”

    余宇等人静静的听着,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对方也没有和他们商量的意思,接着说道

    “这件事为什么要你们去办,不用多问,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在没离开之前,我会在你们的身上下一个禁制。

    一年之内,如果你们没能回来,禁制就会发作,神魂俱丧,而如果活着回来了,但事情没办成,那么也是一样的结果。只有将老夫交代的事情办妥了,还能活着回来,那么老夫到时候就会替你们解开禁制。你们有意见吗?”

    余宇等人苦笑一声,心道这老不死的真是可恶至极,能没意见吗,但有意见又怎么样,难道还真能说自己不去吗?

    老头眯着眼看着几人,嘿嘿一笑,余宇发现这老头的牙齿似乎是灰色的,隐隐带着一股子寒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