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一四四二章 不会是作弊吧
    “今年是什么题目?”上面,竹眉看着下面,问旁边的圣母。.v.O下面已经有人开始在仔细琢磨那丹药的品质,有人甚至已经开始动笔,但有人却似乎一时间并未看出端倪,仍旧苦苦思索。

    虽然这不是太强调比试性质的一次大会,但其实还是比试。不可能让每人没完没了的看个半天,给你看一眼,闻一闻,也就完了,剩下的就是你自己想了。

    圣母看看竹眉,忽然笑道“怎么,你刚才不是对余宇很有信心吗,现在突然问起这个,是不是觉得有些没底气了。”

    竹眉瞪了一眼圣母,道“我把最后第三项给忘了,我只知道那小子炼丹不错,却忘了他未必能认出水月天自己琢磨出来的丹药。”

    “高明的炼丹师即便不能一下指出,但也能说个大概,我想余宇如果真的炼丹术很是高明,到了相当境界的话,他自然能分辨出来的。”圣母淡淡一笑道。

    竹眉气不打一处来,低声怒道“我问你个问题,说那么多干嘛?今年到底是什么题目,难道你还怕我在此地给他传音不成?我的灵识又穿不破这里的禁闭。”

    他们呆的空间,乃是神场境修士以法则之力在虚空中凝聚而成,而外界并不是一个空间概念,竹眉自然毫无办法。

    圣母并未理会竹眉,淡然看了一眼下面,道“今年的题目,和上几次都不太一样,不是新出的丹方,而是一个老方子。”

    “上古丹方炼制的丹药?”竹眉一皱眉的说道。

    府主一听上古二字,嘴角为不可查的现出一抹很是复杂的笑意。

    下面的传丹在不紧不慢的进行着,可是动笔写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了,因为之前写下内容的修士,都无一例外的将写好的内容给撕了。

    很明显他们判断失误了。看到这个情况,后面的炼丹师门自然不敢再轻易的写下自己的判断,而是苦苦在想,这到底是什么,我的第一直觉是不是错了?

    过了挺长一段时间,丹药才传到余宇这边,此时他的气息也调了一会儿,看到那女弟子将丹药倒入自己的手掌。

    一颗黑乎乎的丹药,这个颜色很少见,丹药一般都是青色,土黄色,金色,红色,这几种颜色居多,也就是说,基本上丹药都是彩色,极少有黑白两种颜色的。

    放到鼻尖处闻了闻,余宇脸上没什么表示,但心中却立时暗骂一句“尼玛”。这玩意是臭的,而且还带着一股腥臊味。

    但紧跟着他猛然惊醒,因为随着那股腥臊味吸入肚内,从他的鼻孔处开始生出一道清凉的感觉,好像是一股清凉的泉水从他的鼻子流入到了自己的心脏里。

    那种感觉十分微妙,余宇一晃神的功夫,脑子里一下蹦出三个字。

    “转灵丸!”

    闻到那股味道,然后生出那股凉意之后,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他便想到了这三个字,而是一种上古丹药的名字。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不止是因为他熟知很多上古丹药,最重要的是,此丹的一种成分,也是它的主药之一,让余宇看到第一眼便彻底死死的记住了。

    蛇卵孵化之后,尚未出卵,但却已经破卵了的小蛇!那种蛇,现在修士界已经不怎么能见到了。

    因为这个主药的要求很奇怪,所以余宇的记忆非常深刻,还有其他几位药,也都很让人难以忘记。

    因为这是一种解毒的丹药,走的是以毒攻毒的路子,所以它的药材单一看去都十分显眼,个个挑出来都是能要命的东西。

    不过针对一般的毒来讲,这种转灵丸,也足以应付了。心中对它的印象十分深刻,所以一闻之下,余宇立刻知道了此药的来历。

    倒是没想到水月天还能将这种上古丹药炼成,不过此丹倒不能说是多么珍贵,就是现在这个世界,余宇就知道有好几种丹药可以代替它,发挥解毒的作用。

    知道自己肯定不会记错之后,余宇拿起笔,刷刷点点的将相关的问题,以飞快的速度写了下来,署了名,。然后冲另外一边站着收取纸张的女弟子招招手。

    等那女弟子将纸张带走,余宇走出人群,回头看了一眼其他炼丹师的时候,忽然生出一中感觉,好像是他上一世在地球上,考完试之后第一个交卷,而且自我感觉还不错的那种爽快。

    心中,像是推开了一扇门,打开了整个世界一样痛快。啪的一下,心里所有的堵塞全都开了。爽到看见花花草草也忍不住以为它们其实为了庆祝自己而生的。

    余宇走向了一个空出来的亭子。第二场的时候,虽然有炼丹师炸炉了,但那是不妨碍继续参加第三场比试的,所以此时他们呆的亭子还是空的。

    空灵子看到那女弟子走了过来,急忙放下手中正要品鉴的丹药,说道“快,拿来我看!”

    那女弟子赶紧将东西交给空灵子,他刚接过来,一旁正忙着的天河真人以及鸠山上人同时将脑袋移了过来,仔细去看余宇的答案。

    “这字写的当真是漂亮,漂亮!”鸠山镇人眼睛发光道“对了,我还听说这个小朋友是书圣,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

    三个人飞快的看完之后,空灵子将余宇的答案放在桌上,面现沉吟之色,鸠山与天河也都同时沉默了。

    沉吟一会,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几乎同一时间,三人都摇了摇头,天河上人道“我看,这是可信的,不然他不会那么招摇,第一个将内容交上来。”

    “此事容后再议,我们还是继续品鉴第二场的丹药吧!”空灵子忽然将纸张反放,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看刚才的丹药了。

    一旁的圣女寒独雪听的没头没脑,她也想知道余宇答的如何,但三人的脸色很是古怪,看样子,好像不太相信余宇。

    寒独雪猛的一转念头,一下想到了一种可能:余宇答的太快,而且看这三人的样子,似乎他的答案超过了预期。

    这些人该不会是认为水月天和余宇这臭小子联合作弊吧?如果真的如此,水月天还真的不好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