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一一六四章 我就不明白了
    正端着茶杯,悠然品茶,面色漠然的凌志品听到那紫衣女子的话后,脸的表情立刻僵硬在了那里。[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复制网址访问

    他不是没去看余宇。当余宇走进来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便集在了余宇的身,而余宇真的走到他面前后,他才装着丝毫不在意对方,慢悠悠品茶的,仿佛余宇连让他看一眼的资格也没有。

    但他对余宇是观察过了的,一点也没发现余宇有所谓的易容迹象。

    这尼玛不是说自己看走眼了吗?这怎么可能,不科学啊,我怎么能走眼?

    短暂的僵硬过后,凌志品的脸色从刚才的悠然便冷漠了下来,变成了阴冷的样子,眼眸深处一丝浓重的杀机若隐若现。

    其实非但是他,在场几人,除那紫衣女子除外,全都未看到余宇有易容迹象,包括在场的那个洞场境初期的修士。

    此人脸色复杂的看着余宇,默然不语。

    余宇微微一怔,马便淡然一笑,并未去看其他人一眼,冲那女子点点头,道“阁下的眼光确实高明。我刚才进来的时候还在想,为何这个季节,这个地方会出现如此异的梅花,而且木属性的场能如此充沛,见到姑娘,我才明白个缘由!”

    “哦!”

    那紫衣女子还挂在脸的浅浅微笑,一下僵在了那里,愕然的看着余宇,“阁下想说什么?”

    余宇微微一笑“我想说,你不请我过去坐坐吗,来都来了!”他看了看亭子里面给自己预备好的位置道。

    “哦,小妹倒是失礼了,先生快请坐!”那紫衣女子恍然之后便赶紧请余宇进入亭子里面,余宇坐下,正好和那凌志品对面,旁边便是那个洞场境的老者。

    “在下简凝,先生可以当我是如今皇朝家族的外戚,不知先生如何称呼,刚才所言何意?”紫衣女子,也是自称简凝的那个女子请余宇入座后,便似乎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

    “姑娘是天生的木灵之体,难怪能种植如此多的花异草。”余宇抬头看看这个由木藤缠绕而成的“凉亭”,缓缓道。

    “你,你能看到我的木灵之体?”简凝眉头微微一蹙,眼的神情颇为复杂。而余宇身边的老者此时的面色更加复杂,灵识不断的在余宇的身扫来扫去。

    他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没发现境界!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是对方的境界他高太多,他无法发现。但让他觉得诡异而愕然的是,他竟然也没能在余宇的身发觉到什么场能波动。

    也是说,他甚至到现在还不确定余宇是修士还是个凡人。但余宇身散发出来的那股强大的气势和本能的威压,看他一眼都让他有些浑身不舒服的感觉又让他极为笃定,对方是个高明的修士。

    但为什么会这样?

    余宇扫视了一圈亭子里的几个人后,目光定在简凝的身一会儿,随即才道“小把戏,不值一提。”

    “简姑娘,你休要被一些鼠辈装神弄鬼欺骗了!”凌志品此时脸色冷漠至极的喊声道“说不定他早认识你,或者了解过你,这才知道你的身份。阁下,你认为在下所说是否合理?”

    凌志品的眼睛此时终于对了余宇,和他直视了起来。

    余宇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笑了笑道“也有这个可能!”

    “你……”凌志品脸色一滞,阴沉了下来,眼神不由得凌厉了几分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我皇城出现,不以真面目示人,藏头露尾,意欲何为?”

    余宇好的看着他道“你管得着吗?”

    “你……说什么?”凌志品怒极反笑,竭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双目死死盯着余宇。

    “我说,我爱怎么样怎么样,你管的着吗?你不会连这句话都不明白什么意思吧?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这么笨?我看你是该回家吃药了!”余宇道。

    “找死!”凌志品彻底翻脸了,他身的衣袂飘起,眼看便要发作。还未等他动手,只见一个金灿灿的手掌,初期不意思,闪电般一掌按在了对方的胸口。

    砰

    一声不大的闷响,凌志品的身子像是一块被弹射出去的石子般,嗖的一下,从众人的眼前消失了。

    被余宇一掌震飞!

    “化场为灵!”那洞场境的老者惊呼一声,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般嗖的一下弹射而出,不但是他,其余个人也各自飞快弹射出去,那简凝也不例外。

    唯独余宇淡淡的坐在那里,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和他无关!

    “你,你……”被击飞的凌志品在空稳住身形,一个倒转掉头便飞向了余宇,头顶方那把曾经拿出来在陆阳面前炫耀的灵宝小剑飞了出来。

    余宇只是给了他一掌,并未下死手,不然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哪里还有祭出灵宝的可能。

    “且慢!”

    简凝低呼一声,脸色极为难看的制止了凌志品。

    四人各自据守一个方向,如临大敌的将余宇所在的小亭子围在了里面,除简凝外,其余三人均亮出了法宝。

    那洞场境的老者等人见到凌志品的灵宝出现,对视一眼之后,目光甚为复杂,有羡慕,也有震惊。

    “阁下难道不打算给我这个主人一个交代吗?”简凝一改刚才的温和之色,脸色阴沉的看着余宇,语气颇为冷漠。

    “给,肯定给!”余宇笑了笑,仿佛随意至极的说道“你是不问,我也会说的,不然憋在心里也怪难受的。”

    他从座位站起来,背着手看了一眼四面的几人,接着道“其实呢,大家都是明白人,心里都非常清楚,为什么会有几天这个所谓的交流会。可是呢,你们心里清楚,但你们认为我不清楚?呵呵,你们看看,我像是那么傻的人吗?”

    “阁下未免想的太多了吧?”那洞场境的老者脸色一直复杂非常的看着余宇,谨慎的低沉说道“我等相邀,不过是为了论道而已!”

    “哈哈”余宇瞥了他一眼“我不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搞阴谋诡计的人,到了事发,还是没胆量承认。你能告诉我吗,这尼玛到底是几个意思?”

    “阁下到底想说什么?”背剑的蓝袍修士开口问道。而简凝此时却不开口,只是死死的盯着余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