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一千一七章 质问
    经姜离竹这么一说,竹眉等人联想到刚才说了几句话的蓝凤,这才有些后怕的感觉。[燃^文^书库][www].[774][buy].[com].v.Om紫皇山乃是苍奎的道场,那里的禁制肯定不是他们能破解的,即便他们去了,以苍奎心狠手辣的个性,在面布置一些阴毒的禁制,将他们一打尽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去那个封印古魔的谷地看看如何,说不定能发现些别的端倪!”姜离竹看看竹眉等人,忽然开口道。

    “也好,老夫也想见识见识古大能的手段,只是大家切记不要乱来,万一那里还有封印的古魔,万一被我等不知轻重放出,后果不堪设想了!”

    剑老脸色微微凝重,余宇却皱皱眉道“我看还是算了吧,那里非常神秘,虽然我的境界很低,无法看透什么,但我想还是不去招惹的好。毕竟我们谁也没把握能绝对掌控局面,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冒险。”

    虽然自己境界很低,这个场合不太适宜说话,尤其是说这种驳斥长辈的话,但余宇还是觉得凭这些人的本事,还真不一定能战胜可能被封印的古魔。没有的话,一切不说,如果有,而他们无力对付,那后果难以预料了。

    “没看出来你胆子还挺小,我看你平日里不是挺不要命的吗,怎么这时候这么小心翼翼的了!”竹眉斜睨了余宇一眼道,眼神却是大有深意。

    剑老等人明白,竹眉的意思是问余宇,是不是蓝凤前辈的提示。

    余宇自然也看明白了,他淡淡摇摇头,说道“只是晚辈自己觉得这个险,似乎没有必要去冒!”

    他将自己两个字咬得很重。

    竹眉一听便明白了,咯咯一笑道“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我们去看看,老娘也想知道那些古魔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在玲珑水月天呆着,我还从来没见过魔族呢,听说你大师西欧那个去过魔稷山,有过和魔族交手的经历,我却至今都没见过邪修,魔修都没碰到几个!”

    好害死猫,余宇真想把这句话说出来。但现在他们这么兴致盎然,余宇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蓝凤也一直默不作声,似乎有默许的意思!

    他们说着话,外面有人跑进来道来了很多前辈,都在外面等着呢。

    余宇皱皱眉,再次出去迎接,这次脸木锋,雪舞也出去了。来到外面一看,宋家,唐家,隐世宗门的人,以及那个韩天化,都在,不知是怎么汇聚到一起的。

    不过看起来,人少了很多。在人群里,他没看见云龙子,徐重连两人,而且韩天化那些人更是只有五六个了,原来几十人。

    隐世宗门那边,黑水河的人只有展颜一个了,罗征也不见了,其他人都是一样,原本一大帮子人,现在只有寥寥一二十人了,几乎少了七八成之多。

    不出意外,那些人应该都死在了魔化了的苍奎手。

    “余宇,是不是你捣的鬼?”余宇一出来,罗屠,也是黑水河的那个界场境高手便死死盯着余宇,厉声喝道。

    “我捣鬼?捣什么鬼?”余宇一愣“你在说什么?”

    “还装糊涂!”罗屠大步前,来到余宇对面“为什么我们的人都死了,而和你在一起的飞雪宫,无双剑宗的人一个没少,你怎么解释?你不要告诉老夫你们运气好!”

    “哦”余宇点点头,然后看了看血婴堡那个界场境的红衣女子,道“那你要问问这位前辈了,如果不是她带来的那些后辈不知天高地厚的惹事,你们带来的那些人也不会死,我们也是差点丧命的!”

    “余宇,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血婴堡怎么了?”血婴堡那个领队的界场境女子此时的脸色所有人都难看,因为她们血婴堡一个不剩,全都死了。

    “吵什么,血芝,你们进来再说,小辈们在外面等着!”里面传来了竹眉极为不耐烦的声音。

    “哼,我看你怎么解释,这事儿如果你不说个清楚明白,老夫不会此善罢甘休的!”罗屠大步走了进去,其他人跟随着也多走进了山洞,余宇将展颜等人挡在了外面,也跟着进去了。

    来到山洞内,余宇飞快的将刚才跟姜离竹说过的话再次陈述了一遍,然后“幸亏这次你们还有没死的后辈,不然我们似乎还解释不清了,那个女魔头,他们可是看的很清楚!你看我们这几个人,谁像是修炼了魔道功法的?”

    余宇指了指木锋,雪舞,以及寒独雪道。

    “苍奎,九级大妖?”罗屠等人跟之前的姜离竹差不多,一时间似乎也无法接受这个答案。

    “我若非有天火在身,也是无法将那苍奎除掉的,最少他可以跑到紫皇山先躲起来,是你们我想也拿他没办法!”余宇道。

    罗屠等人面面相觑,那个莫老,也是隐世宗门领头的白发老者沉吟良久道“听起来,不像是假的,和我们那些后辈们的描述也颇为一致!”

    “血芝,都是你们魔修干的好事!”矮胖的唐姓老者听完之后顿时暴跳如雷“老夫带来的后辈个个都是我族内精英,这次折损了一大半,你让老夫回去如何跟家族交代?”

    “唐万冲,你给我闭嘴!”美艳不可方物的血芝气的脸色铁青,哪里还有半分美人影子,此时她浑身都在抖,“我们血婴堡的孩子一个都没活着,你们怎么不说?”

    “那是你们自找的!”宋家的老者冷喝一声“你看看你们干的什么事,一出来惹事。现在因为你们这些人,拉了我们这些人的后辈陪葬,你开心了?”

    “宋皂青,不用你来教训我!”血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她腾的起身,逼视余宇道“小辈,带我去那个封印古魔的地方,现在,马!”

    余宇苦笑道“刚才姜前辈有此提议,我还在说此事要慎重,因为我们不知道哪里是不是封印的还有古魔,万一还有被你们放出来了,而你们又无法制服,后果难料了!”

    “小辈,你也来教训我?”血芝显然是怒火攻心了,眼睛里似乎都隐隐露着一丝血光,隐隐有发作的迹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