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九二三章 交换
    众人惊骇的看着余宇,徐重连和刚才出言的云龙子下意识的再次往后退了好几步,不敢相信的看着余宇。[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

    “余宇,你,你杀了他们?”宋皂青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古道场威名显赫的宋家,竟然在短短的一会儿工夫里,连番被人羞辱,两名核心子弟被杀。这种打击,宋皂青气血攻心,简直要咬人了。

    唐家的矮老者和姜家的姜离竹对视一眼,看向余宇的眼神不约而同的闪现了一丝杀意。

    绝对不能再让他成长起来了,不然自己这边的年青人岂非又要被他压制?

    “宋老头,你看我像是那种任人宰割也不敢说话的人吗?”余宇托着浮屠印,此时的眼神早已不像是刚才那般玩笑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浮屠印“你给他们两人此印,无非是想要杀我,允许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我,不允许我杀你们?

    你觉得我是那种可以让你们这样欺负的人吗?宋皂青,如果你不服,我们不妨出去开打,我叫人,你也叫人,你看怎么样?大不了宋家和学府开战,像当年学府和羽仙宗大战那样,你敢不敢?”

    “你,你狂妄!”宋皂青铁青着脸,气的浑身发抖。

    余宇看看唐姓老者,又看看姜离竹等人,冷冷一笑“恐怕刚才有人觉得出来的可能不是我吧?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

    在圣城我说过,我余宇不是好惹的。羽仙宗掌门大弟子公明锦那丫的跑到圣城撒野,我照样敢戏弄他,幻景宫邵飞环跑去撒野,我一样打得她满地找牙,你们要是有谁不服,可以说出来,我无所谓。

    但你们记住,跟我作对的下场会让人很痛苦,我是个很记仇的小人物,睚眦必报。杀不死我,要做好被我干掉的准备。

    你们这些命场境的高手最好不要来惹我,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在哪儿带着,除非你认为自己邵飞环更厉害。

    不要认为自己身后有靠山,可以没事。你们错了,我不是孤身一人,这一点你们要牢牢记在心里,我如果要较真,你们背后的那个势力撑不了腰的,宋英道是下场!我要杀你,甚至可以直接杀到你家门口。”

    余宇冷冷的环视一圈,看着那些年青的面孔,嘿嘿冷笑。

    现场无人说话。这里唐家,宋家,姜家如此多的年青人,个个都是精英子弟,谁也不会服谁的那种,何曾在人前低头,看宋英道对雪舞的态度便可以知道。

    他们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的,刚才见到余宇那番态度,敌意十分明显,余宇这是在拿送应答两人的死敲打他们,不要对他生出敌意。否则他一旦较真,自己的长辈根本救不了他。

    事实也的确如此。不管是宋皂青,还是唐姓老者,还是姜离竹,没人敢真的出手对付余宇,别说杀了他,是出手给他点好看都没人敢动。

    他们心知肚明,赵无极是个疯子。他曾经灭过不止一个宗门,其有一个因为对方的长老打了当时境界很低的倪维,他跑到人家宗门,直接击杀了那个长老,然后让该宗门解散。

    同辈人,谁不知道,这事在谷道场不是发生一次了。

    今天如果他们出手打了余宇,哪怕是仗着自己前辈的身份出手教训余宇一番,都有可能惹怒赵无极。

    其实他们自己家的子弟何尝不是如此?剑老,沐霜长老见到三家的小辈,还不是以礼相待?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太过深厚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那是府主警告过古道场有名的所有势力高层,如果他们敢出手对付余宇,那等着他的无情绞杀吧。

    这件事,作为界场境的修士,他们是知道的。所以今天这个场合,有那么多人在,像是余宇说的,你总不能把其他人都杀了吧,不然消息会传出去。

    只能忍着,只是,忍耐的滋味真他娘的不好受!

    “好,技不如人,是他们该死!”宋皂青冷冷一哼,把手往前一递“拿来?别的东西我都可以不要了,但这个浮屠印乃是我宋家至宝,不可能让你拿去的!”

    “我呸!”余宇怒道“你丫拿着东西出来没想过会让我拿走?没想过被人抢去?我干掉了他们,这是我的战利品,你想也别想除非你杀了我!”

    “余宇”宋皂青怒击反笑“你要它何用,此宝只有我宋家人用精血才能激发,外人拿去不过是一个死物。再说,你认为老夫会真的让你将此物当着我的面拿走?是惹来宋家和学府开战,今天你也休想拿走它!”

    “呃?”余宇看看宋老头激动的表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竹眉,他有些拿不定注意了,看样子,对方似乎真的不太可能让自己将这东西拿走。

    竹眉道“余宇,此物你的确无法拿走,那是宋家至宝,外人从未得到过!”

    “那好吧!”余宇有些不舍的摸摸浮屠印“宋老头,东西我可以给你,但这样给你,我岂非很没面子?丢死人了!你把东西送出去要我命,我现在还要双手给你送回去,这种贱兮兮的事情我干不了。拿东西来换吧,否则免谈!我也不可能退步了!”

    “你要何物?”宋皂青似乎也发下余宇下定决心了。

    “我要玄钢髓,或者是融鑫精,两者选其一!”余宇坚决说道。

    “你要炼制剑胆?”宋皂青一愣,随即有些不信的看着余宇,出声的并不是他,而是站在旁边的姜离竹。

    剑老也有些不信的看着余宇。

    余宇知道隐瞒没有意义,一扬手,一道金色光辉在空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形,紧跟着金光一闪,轰的一声,在不远处的地轰出了一个大坑来。

    他再次一招手,金光电射而回,问问的落在了他的头。

    “你学会御剑术了?”宋皂青瞳孔微微放大,眼神复杂的看着余宇。“不错,不然我要那东西干什么?”余宇收起逐雷“给东西吧,我们交换,如果现在没有,我可以等,无所谓,什么时候你有了,什么时候去学府找我,我会将此物放在凤麟阁寄存的。”“哼,给你!”宋皂青一扬手,一快黑乎乎的东西射向余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