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七五八章 龙涎莲
    余宇此时已经完全无力对抗那钢片的吸引,体内的场能源源不断的被它吸收进去,余宇绝望的感觉自己此时像是个机械的场能提供者,让那个钢片尽情的吸收。[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他完全无法摆脱这种状况。

    场能吸收走了,或者是耗尽了,即便什么都不做,稍微调息几天,能自然的回来了,像是普通人那样,再累,身的力气全都耗光了,但吃顿饭,睡一觉,第二天可能又神龙活虎了。

    修士也是一样,场能修成了是修成了,不存在完全消失的情况。

    普通人可以通过吃饭快速恢复力气,修士可以用丹药等其他手段恢复,如余宇有万年雪莲髓。

    但,如果你要力竭而死了的话,那完了!

    余宇担心的,是这个。

    他担心这个钢片会将他体内的所有场能全部吸光,然后让他场能耗尽而死。但现在,即便是想到了这个可能,他也无可奈何。

    随着场能的全速运转,盘山雪在外面也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时间一点点过去,当余宇浑身的场能已经被抽空,耗尽了的时候,那个钢片一阵颤抖,似乎要破空飞去,不再吸收余宇的场能了。

    但它试了几次,都颤抖几下没能成功。此时它便调转方向对着余宇嗖的一下飞了过去,想要将余宇置于死地。

    余宇完全处于无法控制任何事情的状态,在此时,余宇感觉气海内刚才的躁动与狂暴一下子停了下来,紧跟着两道土黄色的气体冲出气海,像是两条龙一般将那钢片拘禁住,稳稳的落在了余宇的胸口前。

    那是余宇之前晋升的时候,从天而降的玄黄二气。

    从那时起,玄黄二气没入他的气海,不见在了踪影,余宇也探查不到它们到底在什么地方,刚才他才感觉到,玄黄二气,其实一直在他的内丹里。

    现在冲出气海,将钢片拘禁。

    钢品像是被人一把抓住了一般,刚才闪电般的攻击和冲天的杀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稳稳的,纹丝不动的悬浮着。

    玄黄二气俩绕着那块钢片,气体一动,钢片被带入了气海,一闪而没。

    盘山雪在外面发现,刚才那股冲天的金光此时消失与无形,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余宇脸色苍白的一挥手,万年雪莲髓飞到近前,他滴了一滴进入口,开始调息一下,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余宇面色重新回复红润。

    他一伸手,那钢片从体内飞出,稳稳的落在手。

    “连冬云刀都怕你,还真不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当钢片被玄黄二气制服,进入到气海后,余宇发现在他气海内温养的冬云刀立刻颤抖了一下,和那钢片保持了绝对的距离。

    此时钢片已经被收服,冬云刀仍旧像是见了鬼一样,远远躲着。

    余宇皱皱眉,喃喃道“煞气也没了。只是如果不是在这个戒指空间内,恐怕你已经逃走了!”

    此地时空,掌握在余宇的手里,只要他还在活着,进入此地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任何东西都要受他的控制。

    所以那钢片想要飞走,但却怎么也没能成功。

    于是它想杀死余宇,这是有了灵性的东西。在极度危险的时候,玄黄二气冲出将它收服!

    “说不定你会成为我的一个大杀器,只是不能轻易示人罢了,算了,先温养着吧!”余宇眯眼看了一会儿,将之收入体内。

    “白素青,你进来吧!”余宇对外面的盘山雪喊道。

    盘山雪这才不安的进入到洞府内,见余宇无恙,她拍拍胸口“刚才吓死我了,公子,怎么了?”

    余宇简单将刚才事情说了一遍,隐去了玄黄二气,虽然没能解释清,但本身他自己不清楚,自然解释不清。

    余宇笑道“现在没事了,对了,我一直没问你。你在和圣书院的那个女子交手的时候,用的那个手段不错啊!”

    盘山雪道“那是我们的一种天赋神通,用来困敌逃命的,如果碰无法对付的人或者是妖族,我们可以用那种神通困敌,自己逃命,只是如果不收回来的话,会伤些元气。”

    “那等你晋升到六级的时候,能不能隔断虚空,困住同境界的人类洞场境修士?”余宇问道。

    &='3'/>

    “花大价钱的话,应该可以买到!”盘山雪道。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将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收拾了一下,这才从戒指里出来,带小胖,琉璃鼠,快速的飞离了此地。

    路余宇让琉璃鼠试着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错的灵药,但一路飞过去,也没有什么发现。这也不出,此地连草都生长不易,更何况是灵药。

    算算飞了两天多的时间,走了一大半了,忽然琉璃鼠大声唧唧的叫了两声,余宇用心神联系了一下,原来琉璃鼠在不远处发现了一种不错的东西。

    余宇和盘山雪快速飞过去,发现在不远处,有一处水面,面积不是很大,不过两三百亩的样子,岸边处长着一些水草,里面稀稀拉拉的也漂浮着一些不知名的浮游类植物,还有些类似外面的那种水生植物。

    余宇没有贸然的放出灵识去查探,而是循着琉璃鼠的指示,飞到水面的空间的位置,但什么都么有。

    下一刻,琉璃鼠一张嘴,一道土黄色的气柱喷出,水波荡漾之下,余宇发现了一株不是很起眼的植物,状如水仙,七叶,内有黄色颗粒状果实。

    他一眼便认出来了,龙涎莲!

    “公子,那是什么东西?”盘山雪问道。

    “此物名为龙涎莲,其实和龙涎无关,说的是它很珍贵,是炼制一种名为天窍丹的丹药!”惊喜的说了一句,余宇一伸手,刚想去摘取那龙涎莲。

    一把长剑破空飞来,带着一道流光砍向了余宇。

    余宇大怒,身子猛的一偏,那一剑贴着他的勃颈处了过去,他一挥手将小胖和琉璃鼠收起,与此同时大声道“收了龙涎莲!”盘山自然知道是对自己说的了!余宇抽出长剑,催动战车便向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