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六一三章 高人的决定
    余宇点点头“这个随你的意思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和胡朗商量一下,此人老谋深算,也可以说是老成谋国,是国之柱石。[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小·说··首·发

    在朝的影响力颇深,对你又百般照顾,有事多向他求教,或许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明晚到我家,给我最后的答案!”

    李寅沉默了一下,点点头!

    禁卫军的事情,余宇是不打算再管下去了,毕竟自己此事境界已高,事情多了起来,而且还有万法门需要管理。

    日后华山神门建立起来,更需要用心打理,禁卫军他是无暇分心了。

    余宇从禁卫军离开,第二天便去了学府。

    余宇离开圣城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他来讲却是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心境大不相同,见到迟伟华,左小勇,付凌华等人,亲热非常。

    他们还在学府安心学习,自己则常常在外厮杀,这种日子余宇其实不喜欢,但却没有办法。午将众多的同学约出去,到生成最大的酒楼聚贤楼包场,大吃了一顿。

    回来之后去见了李馨蕊。李馨蕊此时正在潜修,毕竟她已经不是武者了。见到她倒是让余宇一怔。

    学府的场能更充盈,所以她一直呆在学府里修行,并不经常回家。

    两人在学府的练功场见面,余宇第一时间发现李馨蕊的真气溃散掉了,应该是散工了。

    “你散功了?”余宇问道。

    “刚见面,不问声好,说修行的事,你是不是完全成了那种只知道修炼的苦修士了?”李馨蕊淡淡笑道。

    她还是那么优雅,那么恬静,高挑的个头,简单的发髻,美目流转,顾盼生辉,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让余宇忍不住想去啃一口。

    余宇笑笑“不错,的确是散功了,没想到你真下得了这个狠心。不过也好,以后安心修炼场能。没有几天时间,到虚场境第二重了,很不错啊!”

    “跟我说说在墨家的事情,我想听!”李馨蕊盯着余宇的脸,微微笑着,像是一株亭亭玉立的荷花,让人不忍亵渎。

    “好啊,不过墨家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但这次倒是碰到了意外的事情……”余宇和李馨蕊一边走,一边讲述自己在葫芦岛的事情。

    除了一些不能说的,大概也都讲述了一遍。李馨蕊第一次听到类似事情,不禁惊异非常,但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似的,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

    这倒是让余宇愕然,本以为她会害怕的!

    两人聊了好长一段时间,太阳偏西这才各自回去,晚余宇回到家,李寅便来了,他直言相告,问过胡朗还是觉得在禁卫军较合适。

    余宇也不再多说什么,“你明天准备任,我今晚去和皇帝说说!”

    李寅走了,李馨宁来了,缠着非要听墨家的事情,余宇简单将事情讲述一遍,虽然不能让她完全满意,大概也解了馋。

    晚进皇宫,见了皇帝李肖。李肖毕恭毕敬的听完余宇的话,知道对方不会再担任近卫军大统领,也没说什么,对于李寅接管大统领,他也没意见。

    这些事情都办完,余宇觉得身的似乎轻松了不少,以后不用再去思考这些事情了,最少一些细节的事情,简单的事情他不用再去理会。

    以前是禁卫军大统领,虽然不怎么管具体事情,但虽有发生的事情,他都是过目的,都知道,对于赵元光,罗耀成二人的处理结果也偶有改动。现在这些全都不用操心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换了身新衣,带俞晴去了后山也是凤麟阁!

    让他意外的是,没见到赵无极,也没见到郑璐璐。现在后山只剩下了肖承海,倪维,两个。

    此时两人正在后山那个枣树下听余宇陈说墨家的事情,还有葫芦岛的经过。

    府主也在。

    余宇将凌白羽,以及那个神场境的神秘老人的事情都隐去了没有说明。

    听余宇说完,府主点点头“那个葫芦岛我也是知道的,当时便觉得有些怪,现在听你讲完,倒是觉得有些意思了。没想到里面还别有洞天!”

    说完,府主才将目光转向俞晴,此时俞晴站在余宇的身边,好的打量着面前这几个人,有些怯生生的,不敢出言。

    府主非常满意的说道“好,好,这孩子果然资质过人,你做的不错。能将这孩子带到我凤麟阁,也算是没白跑一趟。看来场源快要凝结成功了!”

    余宇一喜,赶紧道“这么说,师傅您老人家是答应让她拜入我师姐的门下了?”

    府主捻着胡须淡淡道“当然了,我这些年在外游历,也没能找到一个单一场源的孩子,今天见到,怎有不答应的道理,现在我先带璐璐将这孩子认下来,等到璐璐回来,再让她行拜师之礼吧!”

    余宇连忙点头,赶紧冲俞晴道“快,给这位老爷爷磕头,叫太师傅!”

    俞晴一怔,但赶紧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口说道“太师傅在,晴儿给太师傅磕头了!”

    邦邦邦便是三个响头,府主脸的笑容堆在了一起,显得非常开心。

    俞晴起来,他对肖承海道“你先把这孩子带走,和小浩南住一起,然后再交代一番!”

    肖承海赶紧一躬身道“是!”

    余宇安慰了俞晴两句,肖承海便带着她离开了,时间不长,肖承海自己单独返回,余宇这才问道“师傅,大师兄他们是不是去了古道场,现在是不是已经去夺命海了?您老人家为什么没去?”

    “小师弟,你有所不知!”肖承海淡淡道“前段时间那些宗门的人都想从我学府借道,我们自然知道这是有人在针对我学府,师傅亲自出手震死一个界场境修士,他们这才作罢!”

    余宇听到这儿,不禁舔舔嘴唇,道“师傅真猛!”

    “不然有什么办法,他们还有以为我老头子真的可以欺负呢!”府主淡淡笑道。

    “离去之后,师傅让大师兄带着几个师弟还有璐璐去了古道场,从传回来的消息看,现在他们还没有去夺命海那边,应该是在做最后的准备!”肖承海继续道。

    “师傅认为这次是福是祸难说,所以不愿让我们都去冒险,故此我和三师兄留了下来!”倪维补充道。

    府主也眉头微微皱皱道“是啊夺命海本身危机四伏。是为师,也不曾真的去过里面。听闻那里有八级大妖,实力非同小可。

    同时,如果那个墓地真的是息隐前辈的,我想一个神场境修士的大墓,应该很难进去,危机说不定较之夺命海更大!对于我们这次去的修士而言,这一趟到底是机缘,还是劫数,其实难说!”

    余宇心一顿,这话他前几天刚听那个神场境修士说过,现在府主又这么说,看来高人都对这次探墓之行抱有很大的忧虑。

    “我和几个老家伙商量了一下,决定我们都不去了,是云霄子,也没去。”府主继续道。

    “为什么?”余宇不解“如果大墓真的危机四伏,您老人家和那些高人一起去,不是可以大大减少其他修士陨落的概率吗?”

    肖承海接口道“师傅和其他几个老前辈的意思很简单。师傅他们的境界很高,如果进去,第一个担心引起夺命海大妖的注意。可能还没有找到大墓的位置,人类修士先要和夺命海的妖兽决一生死了!”

    余宇点点头“这话有道理,如果去的人境界太高,目标的确有些大了。也很容易引起那些大妖的怀疑。”

    “这第二点,师傅和其他人认为,如果他们去了,可能会破开一些很难的禁制,但也容易触动更大的禁制,毕竟神场境修士的神通,大家都不清楚。

    万一他们触动了这些禁制,对于其他境界稍低的人来讲,可能是灭顶之灾,而他们自己去,包括大师兄,可能破不开一些厉害的禁制,但也应该不会触动太厉害的禁制。

    而且他们如果真的碰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会立刻出来。其实这次他们去,算是打前站的!先摸清里面的大概情况,如果真的是息隐前辈的大墓,大概还是需要师傅他们这样的高人出面。但那时不需要带其他人了!”

    “哦!”余宇恍然大悟。

    仔细想想,这大概是最稳妥,也最安全的办法了!

    “但是人心难测,尤其是如果真的发现了那里是息隐的大墓,说不定那些低阶修士有硬闯的想法,到头来结果如何,现在其实还真难预料。

    毕竟你让他们拱手将东西让给其他人,估计很多修士不会那么做的。我师兄以及其他宗门的一些弟子应该没问题,见到实情,可能会回来,让自家的前辈过去。

    但这次去的,应该有散修高人,他们怎么可能眼看着好东西让别人拿去,是死,我估计他们也会放手一搏的。”

    余宇接着道,明显对刚才看似稳妥的做法,有些疑虑。府主点点头“这个看他们自己的了,如果注定要有劫数,那没办法了。毕竟如果那真的是息隐前辈的大墓,我想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进去的!是硬来,也没办法!”“对了,剑神前辈是界场境修士,他去了吗,按理说他的境界应该是可以去的!”余宇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