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三四四章 一怒杀大修
    如果说余宇的情绪丝毫没有受到触动,那是胡说八道。[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复制本地址浏览%62%69%71%69%65面对李铎,他心绪有些紊乱。事实,他早在考虑一个问题,那是皇家到底有多厉害,是不是息剑真的是现在皇家最厉害的修行者,为什么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的修行势力,到今天会沦落到这个样子?

    这副外表下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事实?隐藏着多厉害的人物?

    余宇不知道,但他绝对不会傻乎乎的相信,皇家真的会那么无力!

    面对江南赵家的叛乱,皇帝真的不知道?每年不断减少的赋税,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更何况精明的皇帝陛下?眼看着他们发展壮大,但却不闻不问,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具体是什么原因余宇不清楚,但他能想到的是,皇家可能一直在看着这件事的发展,或许根本未放在心。

    如果真是这样……余宇的冷汗慢慢顺着后脊梁骨往下淌!

    “现在这个皇帝其实算是不错的,在他几十年的治理下,焱国百姓一直生活的不错,可以说是安居乐业,百业兴旺。普通百姓大多数衣食无忧,这便是好皇帝,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你还是先忍一忍再说!”宁月接着道。

    “我明白!”余宇点点头“其实皇帝现在的心思我大概能猜测一点。第一次在教军场,我和他有过一次交锋,我当时直接拒绝了他的邀请,没有去东山狩猎。

    我以为其实那是决裂了,没想到老天让他们在东山被围,给了我一个机会缝合彼此间的裂痕。不过裂痕毕竟已经出现了,是再高明的缝纫师,也不可能做到毫无痕迹。这一点,我也很清楚。

    我猜,皇家其实一直没有放松过对我的警惕,不过他们可能也发现了,我并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相反却对焱国有功,所以他们也便放任了我很多看似出格的举动。毕竟那些举动都并未违反焱律。”

    宁月点头“那些其实对于皇家来讲,都是小事。皇家对你的防备,其实可以看做是对凤麟阁的防备。我估计他们已经将你看成了学府出世的代言人,这样的话,他们不能不顾及学府的态度,所以一直对你礼遇有加。

    这次的神威王出面,我猜应该不是皇家的意思,皇帝可能事前也不知晓。所以应该不会是皇家对你的试探。但你还是回去和府主他们大声招呼,听听府主,最少是听听你大师兄的看法,这样会稳妥一些。”

    “他们……”余宇笑了“大师兄是个古板的人,其他人都很单纯,没有什么涉世经验,其实连大师兄涉世经验也不是很多。我的师兄,师姐一直都在凤麟阁里安心修炼,对这些事情不会关心的。不过宁月大人说有理,我要跟大师兄说一声!”

    离开茶馆,余宇让秦明回禁卫军,自己则径直回学府去了。

    刚到学府门口,他别人围住了!

    先是迟伟华等一些人,然后是一帮子不认识的外人。

    “你是余宇?”一个看去二十四五岁的年青人,身穿青衣,手提宝剑,面容俊秀,直接前问道。

    这年青人身边跟了不少人,余宇不明所以。

    “余大哥,这小子是来挑战你的!都叫嚣半天了!”迟伟华道。

    问明缘由,余宇乐了!

    “不能用戮妖刀,还公平交战,你当我是傻子吗?尼玛,你已经是命场境的大修士了,我才是化场境,还美其名曰公平,你脑子里进水了吗?”余宇差点没气乐了。

    “你是凤麟阁里的人,所以必须要接受我的挑战。虽然我的境界你高一些,但谁让你是凤麟阁的弟子呢?”那人面无表情道。

    “你说打打?啊呸!不要脸!”余宇转身往里走。

    众人一看傻了眼,没想到余宇竟用这种近乎无赖的方法。那年青人也是一滞,似乎也没有想到余宇这么光棍的拒绝了自己的挑战。

    但身后那些起哄的人不干了。

    “凤麟阁的人不能做缩头乌龟”

    “是,余宇,你是孬种,像以前你自己说的那样”

    “不错,果然还是那个孬种!”

    ……

    一开始还只是起哄,紧跟真便成了漫骂,余宇听明白了,这些人绝对是有人故意找来为难自己的。

    余宇来到那年青人身边,说道“你要是真想挑战我,等我到了命场境以后,那样才真正有公平可言。你现在的作为,难道我看不出是受人指使?我猜你或者是你指使你的那个人并不了解我,或者还不够了解我。

    我是个不讲究的人,所以你再敢对我出言不逊,我会立即用戮妖刀毙了你,而不会去理会天下人怎么说。我猜,他们并不会认为我杀你有多份,而你却因此丢了性命!”

    “你不能这样,你是凤麟阁的弟子,不能对前来和公平挑战你的人无礼,这是对公平一战的尊重,也是对凤麟阁名声的尊重!”那年青人颇有些慷慨的说道。后面便有人跟着起哄。

    余宇有些恼了!

    他退后好几步,和来挑战的年青人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人拉开了些距离,然后冷冷说道“如果你们觉得我不会在学府门前动手,那你们错了。一旦你们越过我的底线,一切的准则将不再有任何意义!”

    说完,余宇身便开始金光大作。

    迟伟华左小勇等几人知道,余宇这是要释放出自己的武灵了。

    果不其然。

    吼

    一声震天的龙吟之声响起,山谷震颤了几下,一条黄金巨龙从余宇的身后冲天而起,紧跟着一把放着紫芒的小刀在他的头顶悬浮起来。

    龙是五爪金龙,刀是戮妖刀。金龙在半空盘旋,一对硕大的龙眼冷冷的俯视着学府门前那些闹事起哄的人,戮妖刀则无限放大,对准了那命场境的大修士。

    不管是那命场境的修士,还是那些起哄的人,此刻都忍不住战栗起来。他们分明感受到了来自余宇身散发的浓浓的死亡气息,没有人喜欢去死,但此刻他们却被笼罩在了死亡的阴影之下。

    余宇冰冷的声音响起“要么,立刻滚;要么,我留下你们的人头。自己选吧!”

    他们不想死,所以选择了立刻滚!

    那刚入命场境的年青修士,脸色铁青,牙关紧咬,沉声道“余宇,这是凤麟阁的作风,你还配做一个凤麟阁的弟子吗?依靠法宝取胜,算什么本事?”

    “你一直挑衅,我的耐心非常有限。而且你这般境界,跑来挑战我,竟然跟我说什么公平”余宇冷笑“我知道你身后有人,但我不在乎。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身后的人是谁,也不想知道。如果你们认为我在圣城不敢杀人,在学府门前不会杀人,你们大错特错了!我说了,一旦越过我的底线,一切规则将不再有任何意义!而且,我今天的心情有些不好,所以,留下你的命吧!”

    “你不能!”那年青人显然见余宇嘴角浮现的那一抹冷笑便知道余宇真的对自己动了杀心。

    他惊骇的大叫一声,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冲去,想要离开这个死亡阴影笼罩的地方。不过他的速度究竟是慢了一些。

    青衣修士身后留下的青色流光被一道紫光追,然后砰的一声,不远处的半空传来一声炸响。

    紫芒大作,白色的光华大作。

    余宇知道,那白色光华是青衣修士的定场珠,此时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祭出自己的定场珠了。

    戮妖刀虽然已经残缺,不再具备完好时的威力,但对付一个刚入命场境的大修时还是绰绰有余的。扬城时,那命场境巅峰的修士用自己的定场珠格挡戮妖刀才勉强成功。

    此刻,这个年青人的定场珠显然没有那个命场境大圆满的修士威力大,戮妖刀只是微微一顿,速度稍微慢了一些。

    祭出定场珠后,那青衣修士拼命向前飞行,但戮妖刀还是追了去。

    啊

    众人看的清楚,不远处砰的一声传来,紧跟着一道血雾在空炸开,那年轻修士被戮妖刀劈成了肉末。

    这便是戮妖刀的威势,命场境修士,如果没有同样的法宝在手,必死无疑。不过赵无极说过,这刀对洞场境修士没有任何威胁,但能帮些忙!

    那些起哄的人并未走远,此刻也看的清楚。见余宇杀机毕现,他们不敢再稍作停留,一阵风般没了踪影!

    余宇收回戮妖刀和金龙,自始至终,他没有用金龙对付那些前来起哄的人,只是将为首的修士击毙。

    跟迟伟华几人回到学府,聊了一会儿才知道这些人来了很长时间了,迟伟华,左小勇,罗立等人看不过去,同时他们的叫骂声也愈发的难听,所以这才出来。

    毕竟这是学府的大门前,那修士再厉害,也不敢对学府的学生动手,所以他们也出手教训了几个叫骂最为厉害的起哄之人。

    余宇谢过众人,离开前面,去了凤麟阁。

    来到茅屋前,豆豆正坐在一个小板凳弄些蒜头,辣椒一类。已经到冬天了,豆豆开始准备年货了。小胖抱着一块晶石,在豆豆旁边滚来滚去,像是个肉球一样,唧唧叫着,很是兴奋。小胖每天最大的乐趣是抱着晶石玩儿。见余宇回来,它嗖的一声一道烟般窜到了余宇的肩头,抱着晶石,唧唧叫个不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