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三二九章 炼化麒麟内丹 下
    余宇的这个想法很疯狂,老府主当时的说发是尽力而为,不要勉强。[燃^文^书库][www].[774][buy].[com]///直接炼化一个内丹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是一般妖兽的内丹,余宇基本不会考虑炼化它。

    因为一般妖兽的内丹,场能一来狂暴,二来和人类修士多有不同,基本无法吸收。所以妖兽的内丹多数都用来炼制丹药了。

    他之所以想去炼化这个内丹,原因两个,一个是他看过介绍,圣兽的内丹和人类的修炼路子很接近,可以直接炼化,当然也会流失不少的场能;二来他有龙珠在体内。

    既然龙珠能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能量,余宇便认定了一个道理,那便是自己虽然没有能力将火麒麟的内丹打入气海,但这颗内丹绝对可以炼化。麒麟算是和龙差不多级别的圣兽,两者之间的相似度其实还是很高的。

    所以他看看悬浮在自己面前的火麒麟内丹,一咬牙开始炼化它。

    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才是豆豆。这才是他要去尝试炼化麒麟内丹根本。自从他知道了豆豆的身体不适之后,便已经决定学习那个古炼丹师的炼丹制药之道了。余宇希望能从这个人的一些记载获取治愈豆豆的方法。

    一直以来,他没事的时候也会看一些炼丹师留下来的东西,只是没有仔细研究罢了。让他下定决心要去研究的是他对炼丹师的认识改变,那是炼丹师,首先是一个大夫。最好的炼丹师,肯定是最好的大夫。

    炼丹不但要对各种草药,天材地宝有精深入微的了解,还要对人的身体有深刻的研究才行,对修士而言,不用破开人的身体做手术能看到内部构造,因为灵识一扫即可。这两者兼备才算是一个合格的炼丹师。

    他现在有了地火精王,但对控火之术还了解不多,炼丹制药之道他还无法取得大成。如果能炼化这颗火麒麟内丹,他便几乎能控制天地间一切火!

    因为火麒麟整以各种火属性的妖兽为食,更是可以直接吞火,它的内丹布满了各种控火法则。

    相对于内丹的场能,余宇更在乎的是间蕴藏的法则。

    余宇两只手掌心向,两道混沌色的气流隐隐出现,开始将内丹包裹,慢慢将内丹蕴藏的能量以及法则炼化,成为他的能量和法则。

    当他开始试着将这股能量吸收如丹田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同时也才明白老府主那句不要勉强的真正含义。

    五级巅峰大圆满的内丹,根本不是他能炼化的,也不是他应该炼化的。

    如果不能,余宇并不泄气,也不会觉得遗憾,现在的问题是,他能将能量引导进入气海,但却无法炼化。

    当这个过程开始,余宇的身子猛的一阵,一股对他而言好像是涛涛江水般的场能铺天盖地的进入了他的气海之内。

    这次没有任何人为他守关,是靠自己炼化,吸收。这种狂暴甚至狂野的能量,他根本无法承受。

    但开始之后这个过程似乎便不再受他的引导了。因为阴阳鱼在主动这一切!

    气海内,阴阳鱼像是一头睡醒了的狮子一般,开始发疯的吸收来自火麒麟内丹的狂暴能量,昨晚刚刚经历的那种疯狂的转动再次开始,余宇根本无法停止这种激烈的运转,他想大叫一声,引来赵无极或者是其他的师兄,切断吸收的过程,但他无论怎么尝试,怎么努力,嘴巴始终都无法张开。

    因为这个过程太过骇人,他全身痉挛,面部肌肉不断地抖动以至于开始抽搐,通红的脸开始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双眼慢慢变红。

    虽然才过了没多一会儿,余宇便开始觉得自己的气海像是升腾起了一个小太阳,只是这太阳的确是在燃烧。

    一团巨大的火焰像是在炙烤着他的气海,从身体里面烘烤着,他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和炉子里的烤猪相仿。只不过烤猪是从外往里烤,而自己则是从里往外烤。

    如果单单是火焰的炙烤还罢了,除此之外,那种狂暴,霸气,源源不断,犹如长江大河的场能让余宇很快产生了幻觉。

    他觉得自己此时成为了一个被吹的很鼓,很胀的气球。而气海是气球的嘴,从火麒麟内丹吸收进来的场能便是“气”。

    他觉得自己这个“球”在不断的变大,他万分恐惧的感受到自己的身子在不断变大,不断变大,虽然他明显能看到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但脑子里产生的幻觉是那样真实,让他根本没有办法不相信。

    炙烤和膨胀的双重痛苦让余宇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当时龙珠进入到体内是在老龟的控制下,他只是觉得有些痛苦,但肯定在能承受范围内,而且没有这种膨胀感,也没有燃烧的感觉。

    余宇第一次生出自大的想法。他觉得自己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如果挂在这件事,说出好说不好听啊。

    处在这样的境地,余宇还不忘这样揶揄自己。

    事实,阴阳鱼的疯狂超过了余宇的想象。

    它转动的频率让余宇根本无法发现它是在动,此刻它“平静”的像是世界最安静的一份子,像是一个丝毫没有任何涟漪,平滑如镜的湖面。它稳稳的在气海内悬浮,没有任何不同。

    如果非要看出些不同,那便是阴阳鱼的面积在以几乎不可察觉的速度变大。

    余宇不知道此事一个大周天下来是多长时间,但他肯定不会超过十息时间。这样短时间的运行一个大周天,放在平时完全没有任何可能,如果真的这么快运行结束了,那是会死人的。

    虽然吸收的速度极快,但余宇面前悬浮着的那颗五级的火麒麟内丹却是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余宇太小看火麒麟了。他炼化内丹之前,本能的认为自己气海能有一颗龙珠,炼化一个火麒麟的内丹应该不算什么问题,但他忘了,当时是在老龟的主导下,他才完成这个过程,如果不是老龟在,他会瞬间的爆体的。

    他之所以会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膨胀,变大,是因为他的血脉,筋骨在场能的疯狂运行在不断被撑大。血脉像是在不断地被一股股疯狂的能量冲刷着,不断的变粗,变大。然而这种不断的变化,却无法让余宇更加好受。

    因为随着血脉不断变大,阴阳鱼从火麒麟的内丹吸收的场能也越多。当更多的场能涌进来的时候,他便倍感痛苦。如此循环!

    不远处,两双眼睛在盯着小树林余宇的一切,他们是府主和赵无极!平日里绝大多数时间里,其他人都在修行,包括赵无极和府主!今晚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余宇在炼化火麒麟的内的那。

    “师傅”看着不远处余宇痛苦而涨红了的脸,赵无极眉头微微皱着,他觉得有些不安“小师弟这个境界炼化火麒麟的内丹,会不会有些不妥。毕竟火麒麟不是一般的妖兽,内丹蕴含的场能应该非常恐怖,而且我估计还有一些法则交织在里面!”

    府主看着前面树林的余宇,第一次显出疑惑的神情,听到赵无极的发问,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缓缓说道“其实,我一直很好,你小师弟为什么会在第一次进入到古道场的时候获得那么大的机缘。你去过不知道多少次,也未能有如此机遇,难道这是天场源本身所携带的气运?”

    府主没有直接回答赵无极的话,而是疑惑的近乎自言自语道。

    赵无极似乎有些明悟,但却仍旧不能明确洞悉老府主的意思,他再次恭敬问道“师傅的意思是说小师弟的天场源惊人,潜力无限,是吗?”

    府主点点头,又摇摇头,像是在回应赵无极,又像是在独自思考。赵无极跟随府主的时间内很久,知道在这种时候不宜打扰,所以便不再多言,而是静静站在一旁,眼神再次关切的看着不远处的余宇。

    此时余宇半身的衣服全部化为了飞灰,他整个人身的肌肉和血脉犹如虬龙一般缠绕在体表,血管突出,和略显狰狞的脸色相配合,给人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当一些法则进入到余宇识海的时候,他才略微觉得似乎些好受了一些。毕竟这虽然也是力量的获取,但方式要温柔许多。

    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每一丝每一毫的能量灌注都给余宇带来的非常痛苦的感受。

    赵无极几次想出手,老府主都摆摆手制止了!

    余宇觉得自己的气海如鲸吸一般吸收来自火麒麟内丹的能量。他在坚持,咬着牙始终不让自己倒下,他知道自己一旦昏倒,这个过程便会终止。

    如果只是单纯的吸收场能其实倒不用担心,反正慢慢炼化是了,内丹也跑不了。但圣兽内丹有法则的力量存在,这个过程一旦断,余宇担心自己得到的法则不会完整,而且他担心有消失的危险。而这个力量才是他最渴望的。因为他现在有了地火精王在体内,但说起如何使用,他还不如王子阳。所以他想借火麒麟内丹之力,一举得到控火的本领。今晚既然开始了这个过程,那没有停下来的道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