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山神门 > 第一七四章 我去了住哪儿?
    “男女平等?”两女一怔,李馨蕊道“余公子的胆子确实不小,就是那些圣人大儒们也不曾说过这样惊世骇俗的话来。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能说出这样的话,作为女子,我不知道是该说他是女子的福音,还是该说他离经叛道!”

    付凌华一撇嘴“这人就是这样,经常说些惊世骇俗的话来!依我看,也只是说说,讨柔织你还有蓉娘欢心,没看出来这人讨女孩子欢心的本事倒是不小!”

    “不是的”一旁的小红急着道“他家里的那些侍女,都是这么说的,他从来没有真正将她们当做下人,从不曾轻薄她们,还让豆豆教她们读书识字,说不管什么人一定要读书,女子也应该这样。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是,是,是狗屁,全是胡扯!”

    一时情急,竟然连粗活都说出来的小红不禁红了脸,看看柔织没有发火的意思,才松口气。

    “教婢女读书识字?”两女倒是真愣了“你怎么知道的?”两女并不知道小红是谁,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更不知道她和豆豆有这非常的关系了。

    “她是我的婢女小红,和豆豆关系极好,有时豆豆会找她到侯爷府去玩儿,一玩儿就是半天!”柔织解释道。

    “哦”李馨蕊看着旁边的小红“余公子真的让豆豆教那些侍女读书认字?豆豆……她能教的了吗?”

    “能”小红一听有人说豆豆不行,立刻涨红了脸解释“豆豆其实很有学问,她什么都懂呢,我也在跟着豆豆认字。她很厉害,真的什么都懂!”

    小红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豆豆的“什么都懂”,说来说去只是这四个字,柔织笑着道“你们可能有所不知,豆豆是余公子一手带大的,很小的时候余公子就开始教豆豆读书认字。豆豆的学识,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我说豆豆读的书不比任何一个国子监的学生少可能有些夸张,但除了那些古板的经籍之外,豆豆文化知识让人惊叹!”

    “惊叹?”两女此时才有些真正认识到豆豆可能真的文化底蕴不错,不然柔织不会用惊叹这个词了。

    “是的,这些都是源于豆豆有一个好老师,那就是余公子。非但如此,余公子还说这世上跟本就不应该有主仆这种关系存在,即便存在某种形式的上下级关系,也不应该将一个人一生都绑在某一个人的身上,一人低贱,一人高贵。

    你们可能还有所不知,余公子经常和他家里那些婢女一起干活,包什么饺子,一起干一起吃。小红几次回来告诉我,饺子很好吃,只是我从不知道有饺子这种东西。”

    两人听的云里雾里,没见过饺子,听到也是枉然!

    “其实说这些就是想讲余公子,他并非你们看到的那样,在我眼里,他是个不一样的人,他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当然,我想我和蓉娘喜欢和他在一起喝酒,聊天,不单单因为他的不一样,还因为我们有某些地方的一样!”柔织轻声慢语,声音微微低沉了些,脸上慢慢没有了表情。

    两女并不打扰,只是静静的听着。

    “你们看到的余宇,风光而且凶悍,他现在手握大权,生杀予夺,小小年纪被封为侯爷,身边整日围着很多人听他训话,应该很开心,很快乐。但我不这么认为,我知道他其实很不开心,他很孤独。

    他的孤独,像是一种病,一种深入到他骨子里的病。他有些无情近乎冷酷的看着这个世界,难以融入进去。他的笑,他的疯狂,他的惊世骇俗,可能有不少就是源于这种孤独。我不知道他曾经遭遇过什么,但我知道,他是个孤儿,这一点,就是我和蓉娘与他一致的地方。我,蓉娘也都是孤儿!”

    柔织饮尽杯中酒,淡然无语,似乎在述说别人的故事,但却无法掩饰的流露着某种无以名状的哀伤和凄婉。

    两女沉默!

    沉默了好一会儿,李馨蕊道“现在我才知道,或者说才敢肯定余公子是孤儿!”

    “你看我,说这些干什么,小红,找两个杯子来,我和两位妹妹好好喝一杯!”柔织很快恢复了正常。

    三女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余宇死死沉睡!

    “余宇今天似乎有些不正常!”付凌华皱着眉头,时不时的看看床上的余宇,她似乎是自顾自的说道。

    “付姑娘也看出来了?”两人已经说了名字,柔织笑着道。

    “凌华说的不错,我也觉得余公子今天有些不太正常!”李馨蕊也是蹙眉。

    “看来两位姑娘对余公子还是很了解的。我也看出来,不出意外,余公子应该是碰到了很大的难题。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容易就醉倒了。他的酒量虽然不是很好,但决不至于这么容易就倒下了。”柔织道。

    “难题?他能有什么难题?现在禁卫军被他管的铁桶一块,父亲说禁卫军现在的战力较之以往起码提高了一倍不止。皇上前段时间还专门去禁卫军阅过兵,事后非常高兴,大大的赏了他。他能有什么难题?”付凌华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余公子的世界,不是什么人都能走进去的!”柔织摇摇头,叹口气“其实看见余公子进来时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可能是碰到什么难事了。只是他从来都不会和我们提起他自己的任何事情,我们也不便多问,其实就算问了,又能如何呢?我什么都帮不了他!”

    柔织苦笑!

    “如果真是有了什么难题,可能,可能豆豆知道!”一旁的小红蹙着眉头道。

    李馨蕊点点头“我知道,豆豆和余公子的关系不一般,她应该会知道余公子到底碰上了什么事。不过,余公子的事,我们未必就能帮上忙!毕竟如果连他都处理不了的事,我们就更办不到了!”

    “那我们也要知道他到底碰到什么事儿了吧?”付凌华有些急了“这人就这样,总是喜欢一个人把所有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非要把他自己累死他才甘心。去年底打山贼,他出去风光了,不知道害多少人替他担心!”

    柔织摇摇头“我劝两位妹妹还是不要去找豆豆了!”

    “为什么?”两女一怔,小红却是点了点头“豆豆什么都不会说的!”

    柔织道“余宇是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而豆豆对这个世界跟本连看都不看一眼!她的世界,只有余宇一个人!”

    就连小红都不知道,豆豆有小白鱼这个哥哥的事情!因为她从来不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事,哪怕是小红!

    直到第二天的早上,余宇才拍着脑袋从床上起来,看到旁边没好脸的小红,他才知道自己昨晚似乎躺在了别人的床上。陪着笑脸,要来早餐大吃一通,余宇才赶回家中。临走前才知道,迟伟华和左小勇已经付过帐了。

    回到家里无所事事的余宇指点了一会儿陆斌,萧南的武道修炼便回房继续蒙头睡觉去了,下午才起来和豆豆一起包饺子。

    “为什么今天晚上要吃饺子?”豆豆一边合面,一边问,旁边几个婢女正在忙着剁饺子馅。余宇端着水盆站在旁边嘿嘿一笑“你家少爷想吃饺子了!”

    晚上对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饺子,余宇却没有怎么吃,看着豆豆两口一个,两口一个,余宇忙不迭的给她夹过去。

    “慢点吃,慢点吃,你家少爷我现在是有钱人了!不缺这包饺子的钱,以后我研究研究别的馅儿的,看看怎么能将这饺子包的更高级一点!”余宇一边给豆豆夹饺子一边说话。

    豆豆不吭声,只是埋头吃自己的饺子!

    小白鱼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自然知道余宇此时压力很大,心事很多,这一去成功的几率只有三成不到!

    他也无心吃饭,一桌三个人,只有豆豆一个动筷子了!

    吃完饭,余宇烫了脚躺在床上,瞪着两只眼睛望着屋顶,难以入睡。豆豆忽然一掀被子坐了起来,气鼓鼓的道“余宇,你为什么瞒着我?”

    余宇一愣,看着小脸有些冷的豆豆他有些心虚道“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瞒你?对了,瞒你什么?”

    豆豆不说话,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余宇的脸!见余宇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她一把拉起被子躺了下去。

    “哎,我说,你怎么不说话了?”

    “说话啊”

    “你个死丫头,说话啊你!”

    “……”

    “好吧,你赢了!”

    “你说吧!”豆豆又坐了起来,看着余宇的脸。

    余宇也坐了起来,简明扼要的将自己避无可避的天劫说了一遍。

    两人重新躺下,豆豆的脸贴着余宇的胸口,蹭了蹭道“好舒服!”余宇拍拍她的肩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余宇,你会死吗?”

    “可能吧,毕竟剑神都没有经历过!”

    “那你死了我怎么办?”

    “钱都留给你,估计够你下半辈子花了!”

    “嗯,也是,我不用出去要饭了!”

    “余宇,你要是死了,别忘了在那边赶快挣钱把房子买好!”

    “买房子干什么?”

    “不买房子,我去了住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