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战场合同工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被迫返回
    从无线耳机内听到了策略家马克洛夫斯基的声音,林锐的心里像是被子弹击中了一样,瞬间觉得心中一痛。他知道小队成员的无线耳机落入了马克洛夫斯基手里,那么其他的小队成员肯定没有逃出来。

    “嘿,瑞克队长,你还在听吗?”马克洛夫斯基的声音继续道,“我是一个很公平的人。说实在的你的队员们,都是一些优秀的战士。但你对我的价值更大,所以如果你逃走了,我会很失望。那么这种失望,恐怕将由你的队员们承担了。”

    “你想怎么样?”林锐咬着牙道。

    “与其说我想怎么样,不如说你想怎么样?你是想当舍弃同伴的懦夫活一辈子,还是当一个拯救他们的英雄,哪怕不惜赔上自己的命。我给你两分钟选择,两分钟之后,我开始从这个大块头的印第安人开始枪决。”马克洛夫斯基冷笑道。

    “老大,别管他的话。这是一个引你上钩的陷阱!”疯马大声吼道。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一个秘社武装人员举枪砸在他的头上。这个强壮的印第安人,被几个人按着,无法挣扎,额头的血流了下来,让他连眼睛也无法睁开。

    “哦,真是一条汉子。或许我们应该女士优先,从这位美丽的新闻女主播开始。”马克洛夫斯基,转头看着叶莲娜道。“瑞克先生,该决定了。你该明白,两分钟已经可以决定很多事,包括他们的生死。”

    林锐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别动他们,我马上回来。”

    “很好。”马克洛夫斯基嘲讽道,“不愧是当队长的,你的表现很无私,这才是领袖气质。”

    林锐低下头,把手里的武器递给将岸。“精算师,你和桑德罗留在这里。等有机会,就撤!别再管我们了。”

    将岸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不是真的要回去吧?”

    “我没有选择,我是队长,这是我的责任。”林锐平静地道,“是我把全队带入了这个境地,我必须设法让所有人都尽可能的活着。”

    “废话!这是我制定的计划,如果我不是那么冒险的话,也许我们的处境不会这么糟,即便是有责任也是我的责任!”将岸厉声道,“该承担责任也应该我去!”

    “也许你们回去,只是能让秘社他们多杀几个。”桑德罗低声道。

    “所以我才让你们留下。”林锐低声道。

    “妈的,算我们欠你的!反正我这条命你也救过好几回了。”桑德罗咬着牙道,“要回去,就一起回去。死就死,好歹死在一起!”

    将岸也点头道,“桑德罗说得没错。o2小队就算是死,也得全部死在一起。我们可是没有逃兵的。况且,你一个人回去也没有用,他们早就盯住我们了。他们知道我们有几个人,你一个人回去解决不了问题。”

    林锐看着他们,沉默了半天,从牙缝里吐了了几个字。“走,那就一起回去。”

    在新闻布会的会场之中,所有人都被迫蹲在了地上。而在周围的黑衣蒙面人,依然在不断地威吓他们。林锐和将岸,桑德罗三个人缓缓走进了会场。

    他们一进来,就有几个秘社的武装分子冲上来,下了他们手中的武器。林锐等人毫不在意地走向了马克洛夫斯基。“我回来了。”林锐耸耸肩道,“你该放开我的人了。”

    “林锐!”叶莲娜忍不住喊道。疯马也是一阵无奈地吼道,“该死的,你们回来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没法无动于衷地离开,然后,却还要用一辈子来为这个决定后悔。”林锐耸耸肩。

    马克洛夫斯基大笑道,“瑞克,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真抱歉,用这种方式把你逼出来。但是很抱歉,我们非常需要你。”

    林锐冷冷地看着他道,“上一次敢用我的队员来威胁我的人,已经死了。如果我是你,最好小心点。”

    “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家伙,不过我依然看不惯这个家伙的态度。”马科洛夫斯基对身后的秘社武装分子挥手道。“你去教会他,应该如何尊重我。”

    那个黑衣蒙面的秘社壮汉走了上来,猛然一拳打在了林锐的脸上。林锐一抬手,挡开了这一拳。

    “瑞克先生,我劝你别做不明智的决定。”马克洛夫斯基用枪指着疯马、叶莲娜和玫瑰。

    林锐只能无奈地放弃抵抗,被对方一个勾拳打在腹部,痛得他当场弯下了腰。

    “把他搀起来,继续打!”马克洛夫斯基冷笑道。

    “明白!”那个戴着黑色头罩的秘社武装人员狠狠地又是一拳,把林锐打了一个趔趄。“你这个混蛋,是你杀了我最好的两个伙伴。”说完又是一脚踹在了林锐的肩膀上。林锐被几个武装分子按着,无法反抗,眉弓的位置也被这个家伙一拳打得裂开了。

    等这个家伙拳打脚踢过了一把瘾之后,马克洛夫斯基才冷冷地下令放开林锐,“差不多行了,至少现在,他们对我们还有用。”

    林锐瞪着马克洛夫斯基,眼色冰冷到让人心生寒意。站在一旁的黑衣蒙面人,走上去还想继续殴打他。

    马克洛夫斯基却摇头对这个秘社武装人员道,“我说过,别管他们了。去看看南非方面的直升机到了没有?没有的话继续通过哪些人质,给南非政府施压,那才是你该做的任务。”

    黑衣蒙面人点点头,“我这就去办。”

    马克洛夫斯基冷冷地道,“把他们全都捆起来,推到后面去。我不想让南非警方看出我们别有所图。更不想南非警方查出他们的身份。这会对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大的不利。”

    秘社武装人员点点头,押着林锐等人走到了一旁的休息厅之中,严加看管起来。而那个黑衣蒙面人,在继续和南非警方交涉。要求提供直升机以便撤离。

    会场之中的记者们简直是静若寒蝉,这些原本召开新闻布会时还能侃侃而谈的记者,现在却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出声了。刚才的处决人质,黑暗之中的开枪骚乱,,他们之中也有几个中弹的。这让他们完全认识到了目前的处境有多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