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兼职灵傀师 > 第两百九十章 一路人
    听到如此挑衅的威胁,白千玺整个人不由地慎重起来,别说如今的亚特兰帝国已经日薄西山,就算全盛时期的亚特兰帝国也不敢轻易对神社宣战。∽↗頂∽↗点∽↗小∽↗说,

    不过这亚特兰帝国本身就不是凌钰乔的,她只是鸠占鹊巢了尼茜的身份,而亚特兰帝国的强盛与崩溃根本不关她的事,她唯一想的事,如何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然,一直蒙在鼓里的白千玺是不可能知道事情的内幕,他只知道,尼茜已经原形毕露,成了一位疯狂的战争狂人。面对如此挑衅,她也是冷声回应道:“血侯本就是我们神社通缉榜上第三的存在,我们自然会有人去缉拿,但这用不着你们来管。如果你们真的想开战的话,我敢保证你们看不到华夏的半块陆地。”

    “那就试试吧,我会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如果神社抓不到杀害姐姐的凶手,那一切后果都由你们承担。”尼茜说完便扬长而去。

    见尼茜离开,小彤也是咬牙切齿道:“坏女人!”

    “不用这么生气。”张浩无奈道:“世界上本来就有这种人,无论你讨厌与否,她都在那里不增不减。”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叶凝冰也跟着皱眉道。

    “还能怎么办?该调查血侯下落的继续调查,同时通知各部队准备应战,明日我们就撤离亚特兰帝国。”白千玺回应道。

    “或许是该让整个华夏的人验一验基因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血侯也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余煜说道。

    “笑话?”白千玺不屑道,“你难道不知道十五亿不是个小数目,再说这样也未必能真找出血侯。更何况若是这亚特兰帝国随便死个人都要如此我们华夏兴师动众的话,我们华夏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做事了。”

    “说了这么多。你们还没说怎么救克丽丝芙呢?”张浩转而问道,毕竟他从来不在意什么战略大局,相比而言,他更在意最本质却也是最简单的人。

    “还怎么救?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而且她又是亚特兰帝国的人,我们若是去劫刑场的话。无疑是提前对亚特兰帝国宣战,这样的话我们在异能界的地位会极为被动的。”白千玺无奈道。

    “可是,我们不能就这样看着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诬陷至死。”张浩摇头道。

    “是被诬陷的吗?你确定?”余煜冷哼道。

    “至少我相信。”张浩咬牙道。

    “你相信。”余煜冷笑一声,“就因为你相信,神社就要提前宣战吗?”

    “既然人家都已经这样了,总不至于等着别人来打你再还手吧。”张浩虽然也觉得理亏,但还是忍不住嘟哝道。

    “总之我们神社不能提前动手,大家赶紧收拾东西吧。”白千玺依旧是摇头道。

    见张浩心有不甘,余煜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并说道:“的确。我们神社是不能对亚特兰帝国动手,但是别忘了我们之中有几个人不是神社的人。”

    “你说的是张浩?”刘欣叶不由地皱眉道,余煜说起来似乎在理,但实际上是让张浩去送死。

    “当然。”余煜点头道,“他刚刚不是大义凛然,义愤填膺吗?”

    听到这话,张浩也瞬间哑了,的确他就像网上的喷子一样。总喜欢让国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那个去做这个,一旦让自己动手。人就瞬间发虚了,而且这对于张浩而言完全也是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好了,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早点和城外的部队回合吧。”白千玺也根本没拿余煜的话当回事,毕竟这对于张浩而言成功率几乎为零。

    话虽这么说,张浩还是感觉脸火热的。或许是因为自己那种置身事外的云淡风轻被揭穿,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只会动动嘴皮子的隔岸观火者。

    算了,想这么多干嘛?这是别国的事情,关张浩这个小人物什么事?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于是和姒仙随意收拾了东西之后,张浩也跟着白千玺往城外撤去。

    “浩哥?你很不甘吗?”姒仙呆呆地对着张浩问道。

    “没有啊。”张浩忙装作不屑道。“别管这么多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在经过皇城的主街时,张浩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因为原本英姿煞爽的克丽丝芙已经被关在了囚车里,而那些被告知“真相”的国民无不义愤填膺,纷纷将手里的西红柿与鸡蛋扔向了囚车里的克丽丝芙。

    而克丽丝芙似乎已经彻底绝望了,她原本以为,凭她在帝国的贡献与威望,会有很多人站出来为她说话,不想这威望只是纸糊的,脆弱得经不起官方一张不超过一百字的告示。

    见克丽丝芙这么双眼无神地经受着西红柿鸡蛋汤的洗礼,张浩也愣住了,这一幕似曾相识,甚至历历在目,当初他就是在这种欢迎仪式下离开了神社。

    “张浩,走了。”白千玺也忙对着愣在原地的张浩催促道。

    张浩点了点头,他忙迈出了步子往前跟了几步,但很快他又停了下来。

    “张浩,怎么了?”刘欣叶也是不解道。

    “我想留下来。”张浩突然说道。

    “张浩,你别犯傻了。”白千玺骂道,“只是说说而已,不至于这么当真吗?”

    “我没有犯傻。”张浩苦笑道,“你们放心,我珍惜着自己的小命呢,只是我不是神社的人,万一亚特兰帝国真的和神社宣战,也不会拿我怎么样。而且,我觉得我和克丽丝芙是一路人。”

    听到张浩最后说的话,白千玺也是一愣,因为她清楚地记得,张浩曾和她说过,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在听到一路人时,白千玺的心中泛起一阵莫名的羡慕,在这种情况下,她若继续强行阻拦,那她和张浩那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那好吧。”白千玺点头道,“要不我留下一些人来保护你。”

    “不用了。”张浩环视四周,“姒仙一个人就够了。”事实上,张浩不想连累任何人,也只有姒仙是例外,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体。

    “还有小彤。”小彤不高兴道,她很不乐意张浩忽视了她。

    “别玩了。”白千玺没好气道,“你一个小孩子留在这里干什么?回去我给你弄好吃的。”

    “不!我要留下来。”小彤说着便要往张浩身边大步跨去,不想却被白千玺提了起来。

    “放开小彤,不然小彤叫非礼了。”小彤被提在空中,但双脚还是使劲摆动着。

    “马延,吕雉你们留下。”白千玺虽然带走了小彤,却让这两人留了下来。

    “我啊?”马延难以置信道。

    “怎么,你不是说要保护张浩的吗?”白千玺淡淡道。

    张浩也明白了过来,白千玺是给张浩留下了一个清儿仙子,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多了一个给自己“背黑锅”的人,有了他们两个战斗力几乎为零的人在身边,张浩也不需要有那么多忌讳了。

    “我在大陆等着你。”白千玺转而对张浩说道,“所以你一定要回来,不然你的工资我就不发了。”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并不是什么吊车尾,而是自己梦想中有担当的白马王子。的确,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劳师动众寻找血侯,还是迎接战争的到来,对于已经和魔殿打得焦头烂额的神社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现在最好的办法正是张浩所要做的,利用克丽丝芙将尼茜赶下台。

    “不会吧?”张浩苦笑道,“如果我死了,不会连抚恤金都没有吧?”

    “当然没有。”白千玺咬牙道,“你又不是我们神社的人,凭什么要我们给抚恤金,所以你必须要活着。”

    “好了,你们走吧,说着我好像去送死一样。”张浩不屑笑道,“说不定我就是留下来看看而已。”(未完待续。。)